笔趣库 > 我的绝色女皇 > 第75章:幕凌风
    妖月拿着包好的烤鸡直接走了,刚刚想要英雄救美的少年,退后了几步。

    这里每天都死人,可是每次死的人,双方都是有仇恨的,只是因为嫌对方烦,就杀人的,妖月是第一个。

    妖月一出生,从小就跟着叶心尘,不喜欢与外人接触,店老板调戏妖月的话,妖月根本就听不懂,鸭子能有什么歪意?她杀人只是因为嫌店老板废话多。

    如果叶心尘在旁边,妖月杀人,会询问一下叶心尘的意见,可叶心尘没有在旁边,妖月杀人就肆无忌惮了。

    妖月来到叶心尘身边的时候,叶心尘正在修炼,小不点蹲在叶心尘肩膀上打瞌睡。

    当妖月把烤鸡和烧饼拿出来的时候,叶心尘顿时睁开眼睛。

    小不点那小小的眼睛也瞪在烤鸡上。

    小不点发出欢快的啼叫,直接往烤鸡上面扑去。

    可悲剧的是,却被妖月一掌拍飞了。

    “这是给公子吃的,你一边去。”妖月十分不满意,如果不是因为这只臭鸟是公子的宠物,妖月早就拔刀了。

    叶心尘拿到烤鸡后,美滋滋的咬上一口,还不忘记分一半给妖月。

    可妖月却不吃。

    “公子这烤鸡是给你吃的,我吃烧饼就行了。”妖月说道。

    “又不是穷的吃不起烤鸡,我一个人怎么吃的了这么多,给你一半。”在叶心尘强烈要求下,妖月也只能拿着一半烤鸡,喜滋滋的吃了一口。

    这烤鸡上面有公子咬的痕迹,妖月故意要这块烤鸡,上面有公子的味道。

    叶心尘和妖月啃着烤鸡,只有小不点一脸悲愤,一脸委屈吃着烧饼。

    这两个万恶的帝国主义,就会欺压自己这么温柔,又可爱的小小鸟。

    等天色黑下来的时候,叶心尘和妖月这才发现,周围的人都有帐篷,而妖月和叶心尘没有想这么多。

    “去买个帐篷吧。”叶心尘说道。

    妖月看了一眼钱袋里面的钱,还剩下几十个金币,应该可以了。

    妖月刚要站起来去买帐篷,叶心尘一下拉住妖月的手。

    妖月被拉了一个踉跄,直接倒在叶心尘怀里。

    妖月没有感到什么不妥,因为小的时候,妖月就喜欢躺在公子怀里睡觉。

    可是叶心尘却十分难受,妖月以前躺在他怀里睡觉,那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女孩,他没有其他想法,可现在妖月身体已经长的玲珑有致,该凸已经凸起,现在抱在怀里,那种欲罢不能的感觉多次让他悬崖勒马。

    赶紧推开妖月,叶心尘怕自己会控制不住自己,变成大灰狼。

    妖月有点奇怪叶心尘狼狈的样子,却也没有说什么。

    “我们去买帐篷。”叶心尘赶紧掩饰自己的心虚。

    可是这天色已经黑了,许多客商也没有准备这么多帐篷,几个银币的帐篷都卖光了,剩下的那些帐篷都是经过炼金术改造,上面还有玄晶灯,撑开后,宛若一个小别墅。

    可是这种帐篷要几百个甚至上千个金币,如果小不点不这么守财,再多贵的帐篷,叶心尘也能买到。

    可是除了小不点永远不拿出来异空间里面的钱,就剩下妖月手上十几个金币了。

    难道今晚要露宿这荒山野的?在蚊子的亲切问候下,过上一夜?

    虽然叶心尘不在意,可是他心疼妖月啊,他已经把妖月当成自己妹妹一样了。

    “兄台,你遇到什么困难了吗?”今天上午想要对妖月英雄救美的少年再一次出现了。

    “没有帐篷。”叶心尘索然无味,对陌生人他还是有点戒备的,这里可不是地球,这里是异世界,这里强者为尊,法律是给弱者制定的,对修炼之人没有太大的约束,杀人放火,在这个世界上,随处可见。

    “我这里正好多一个帐篷,兄台不介意的话,这帐篷给兄台用吧。”少年说道。

    “你这么好?有什么事情先说完。”这个世界居然有这样的好人,叶心尘诧异啊。

    “兄台不要误会,我叫幕凌风,也是一重天巅峰,是一个召唤师,兄台身后的姑娘,刀法凌厉,我也自愧不如,如此强大又年轻,你们也应该去天元学宫吧?”莫凌风说道。

    “哦,都是天元学宫的,那我就不客气了。”叶心尘一乐,真是累了有人送枕头。

    “这帐篷多少钱?我直接买了是了,啊,这么便宜,只要一银币?这个钱给你。”叶心尘随手扔了一个一银币给幕凌风。

    把幕凌风手上的帐篷拿走了,剩下幕凌风站在风中凌乱,这个家伙真不会尊重人,我话还没有说完,就把我帐篷拿走了。

    还有这一银币是什么哭?这帐篷明明是我花了五十个银币好吧!

    幕凌风深深一叹,感叹叶心尘的脸皮厚。

    考虑了一下,幕凌风跟在叶心尘身后。

    “咋啦,后悔了?不想把帐篷卖给我了。”叶心尘露出一副鄙视的表情,这个家伙真是小气。

    “我只是为这位姑娘画一幅画。”幕凌风赶紧说道,如果不把这要求提出来,他肯定又没有机会说了。

    “这个要求我拒绝,而且这帐篷是我花一银币买的,可不是你送给我用的。”叶心尘都有点佩服自己的脸皮了,其实他也是故意的,从开始,他就注意到这个家伙目光一直放在妖月身上。

    叶心尘只坑了他一个帐篷,没有打他就不错了。

    当天夜里,叶心尘和妖月睡在一个帐篷里。

    妖月睡在公子身边,嗅着公子的气息,她睡的十分安详,平时冷漠的脸孔也带着微笑。

    叶心尘却一夜都没有睡着,小的时候,妖月经常做噩梦,叶心尘作为一个穿越过来的人士,虽然只有几岁大,但是他的内心已经二十几岁了。

    每次妖月做恶梦的时候,都喜欢躺在叶心尘的怀里,她感觉那里是全天下最安全的地方,也只有在公子身边,妖月才睡的最舒心。

    那时候都小,叶心尘完全把妖月当做自己的小妹妹,睡在一起不会胡思乱想,可是现在叶心尘和妖月都十几岁了,都有了成人该有的情绪。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