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绝色女皇 > 第17章 赵岩守擂
    想要点评赵岩诗句的男子越说就越说不下去了,前面还好,后面简直太霸气了。

    当叫青帝常为主,莫遣纷纷点翠苔。这语气直接号令掌管春天的神,保护那娇艳的花朵。

    这娇艳的花朵不用问也知道是谁,那就是李师师。

    求爱都这么霸气,让很多人叹服。

    但是更多人心中五味杂陈,对李师师这种绝代佳人,他们每个人都想一亲芳泽,可是李师师乃是群芳阁的花魁,背后又有强大的后台,无人可撼动,他们只期望有一天能被李师师看上,成为座上宾。

    可是现在出现了一个赵岩,他们都知道自己没希望了。

    赵岩说罢,居然直接提起笔墨,挥洒而下,把这首诗写在纸上,要让李师师收下。

    全场沉默,都等待李师师的表现。

    坐在大殿之上的黑袍人,自从赵岩到来,他就没有开口说过话,看到赵岩如此作为,他看起来平静,可是从他暴露的青筋来看,这个人已经在爆发的边缘了。

    跟在黑衣人身后几个侍卫打扮的人一个个把手放在刀柄上,就等着黑衣人一声令下,就算是赵岩,他们也有胆量乱刀砍死。

    “哈哈哈...”安静的场面,顿时被一声笑声给打断,让紧张的气氛瞬间瓦解掉。

    很多人都下意识的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

    所有人都把同情的目光放在笑呵呵的叶心尘身上,他们都知道这个家伙肯定会被赵岩给弄死。

    叶心尘也很无奈,如果可以的话,他也不愿意做这个出头鸟,可是如果李师师被这个家伙带走,自己的百两黄金找谁要?

    万般无奈之下,叶心尘也只能打破安静的场面了。

    “赵公子这首诗写的真好,小子有感而发,也想到了一首诗。”叶心尘拱手说道。

    “洗耳恭听。”赵岩看起来并没有生气,其实他已经把叶心尘当一个死人了,没必要和一个死人计较。

    “鸡叫一声撅一撅...”

    所有脸色古怪,这也叫诗?

    “鸡叫两声撅两撅....”

    说道第二句的时候,很多人都忍不住笑了,甚至有人笑的眼泪都出来了,这也太没有文化了,看来此人也就是对对子厉害,写诗真是烂的一比。

    就连赵岩也忍不住莞尔。

    甚至认为自己没必要和一个山野村夫计较。

    “三声唤出扶桑日,扫尽残星与晓月。”

    当叶心尘说完最后一句的时候,众人沉默了片刻,顿时一声声叫好,响彻整个群芳阁。

    赵岩脸色难看,看向叶心尘的眼神充满了冷笑。如果认真说起来,赵岩的诗句更得女人心,可是叶心尘的诗句只有霸气,没有儿女情长,经过叶心尘这么一打断,人们都会忽略掉赵岩诗句的柔情,只是想到那霸气外漏的语气。

    孔文才在赵岩耳边耳语几句,赵岩眼里闪过一丝精光。

    “听闻这位公子对对子技压群雄,我这有一上联,只要你对的出,这文试第一,我就让给你了。”赵岩说道。

    “请少将军出题。”叶心尘无所谓,反正把这个河南城万千少女心目中男神给得罪了,这一切都是为了系统任务啊。

    “天作棋盘星作子,谁人敢下?”

    赵岩上联出来,许多人都傻眼了,这上联知名度十分大,并不是没有人对不出来,下联早就有了,不过这对出下联的人也早就死了。

    因为这个人人被出上联的人给杀了。

    赵岩说出这上联意思很明显了,叶心尘敢对,赵岩就敢杀!

    “这上联的故事我也听过,据说当时那秀才对出的下联是地作瑟琶路作弦,哪个能弹?

    而我的下联是地为踏板峰为阶,有何不敢?”

    叶心尘一语落下,整个场面安静如针落,虽然很多人都想为叶心尘叫好,可是他们都明白这个家伙活不到明天了,也不必为他得罪赵岩了。

    柳飘飘更是笑的如小狐狸一般,好像已经看到叶心尘被赵岩大卸八块了。

    “好,先生大才,本官佩服。”坐在一旁的黑袍人终于忍不住说话了。

    赵岩脸色阴沉的能滴出水来。

    “李大人,别来无恙。”赵岩对黑袍人行礼道。

    看到黑袍人露出真面目,很多人都震惊,这个一直穿着黑袍的男子居然就是河南城的城主,李长存!

    听到周围的议论声,叶心尘眼睛都亮起来了,自己正好想要去河南城,而眼前这位居然是河南城城主。

    如果这么说来,赵岩那就是河南城的统兵大将了?这是文官与武官之间的纷争。

    “赵岩,你不在河南大营待着,跑这里作甚。”李长存冷笑道。

    “我早就慕名师师小姐大名,有幸一见更是惊为天人,茶不思,饭不想,夜不能寐,如果有幸得师师小姐垂青,我愿意以正夫人迎娶。”

    前面赵岩用诗词表达,还比较含蓄的话,那么现在的赵岩直接把话给挑明了。

    在河南城有多少权贵都想把自己的女儿嫁给赵岩而不得,可今天赵岩在这里居然要娶一个青楼女子为正妻,这事情如果让外面的花痴知道,要碎了多少女儿心。

    可是李师师并没有领情,反而悠悠的说道:“奴家早年说过,文萃会没有结果,奴家终生不嫁。”

    赵岩脸色难看,站在原地十分尴尬。

    李长存看到赵岩那尴尬的表情,他顿时忍不住乐了。

    “这位小先生,如果不弃的话,请到这里凑一桌吧。”李长存的意思很明显,他要保下叶心尘。

    叶心尘当然不会推辞了,他还想去河南城呢,可惜找不到路,如果李长存这个河南城城主能带他去河南,那岂不是更好。

    “文斗叶公子乃技压群雄稳第一,小将叹服。”看到李长存在此,赵岩说话也小心起来,脸色和悦,没有丝毫暴戾。

    “文斗结束,下一场可是武斗,小将不才,愿意守擂。”赵岩说完就直接站在中间高台之上。

    整个场面瞬间安静下来,赵岩之所以能年纪轻轻就成为统御一方的大将,他的军事才能是一回事,更重要的是他是一重天巅峰的强者。

    在整个河南城能与赵岩一战,那是寥寥无几,就算有几个人能和赵岩一争长短,但是这些人都是河南城的大人物,而且都是上了年纪的,来参加文萃会的都是青年才俊,他们根本就来不了。

    这里只是一座普通的小城,能找出一个修炼出天纹的家伙都难。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