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绝色女皇 > 第10章 被占便宜了
    “这一个少年,他有什么能耐价值万金?”柳飘飘迷惑的问道。

    “少年?你可不知道,就是眼前这个少年,一个人差点把整个新叶城的军队给打残了,更是秒杀了二重天的强者,那可是二重天的强者!”郑阳说起这句话的时候,心有余悸看了一眼房间,想到这少年已经晕了过去,也就松了一口气。

    “那你还不赶紧去领那万金,还留着他做什么。”

    “你懂个屁,那可是大王子和新叶圣女指名要的人,如果真是他的话,我们就发财了,反之,我们弄一个假的过去,我们还有命能活吗?所以这事情没有确定下来,还不能把人送到官府,不过我已经联系新叶城的朋友,他可是见过叶家公子,只要他能确认,这百分百就是叶家公子,我们一辈子就无忧了。”

    郑阳大笑声,让叶心尘摇了摇头,自己前世就是因为太讨厌勾心斗角,一直无所事事,浑浑噩噩活了二十多年,当了二十多年的宅男,今生又是浑浑噩噩渡过这么久,他还真没有看出来郑阳对自己的想法。

    “这个小男人,怎么可能逃过你的手掌心,你今晚就和他睡一起,第二天我借顾发怒,让他帮我去河南城做一件事,我救了他的命,他又睡了我的老婆,我就不信他能不帮我做事?”郑阳冷笑。

    “你要让他做什么?”柳飘飘问道。

    “做事只是幌子,我新叶城的朋友目前在河南城,我们前往那里,只要能确认下这小子的身份,就行。”

    果然没有多久,柳飘飘就来到了叶心尘房间。

    叶心尘可是装睡,当柳飘飘脱光衣服,躺在床上的时候,叶心尘心跳动的十分快,他前世纯粹是一个**丝,没有女人,到了现在他依旧没有碰过女人,这么国色天香,千娇百媚的女子脱光衣服躺在自己身边,叶心尘没有一点反应是不可能的,除非他不是男人。

    “你都听到了吧?”柳飘飘附在叶心尘耳边,吐气如兰。

    “叶心尘点了点头。”

    柳飘飘开始轻吻叶心尘脸颊。

    叶心尘想要挣扎。

    “你不要动,他肯定在看着我们,如果我不做点什么的话,我们都要死,他可是一重天五星的实力,你就算是能秒杀二重天的存在,你现在还有力气吗?”

    叶心尘汗颜啊,什么秒杀二重天,那被自己秒的二重天强者,纯粹是倒霉撞在自己剑气上。

    如果正面打,那怕自己能看出二重天强者再多的破绽,也不是自己这个还没有修炼出天纹小子能对付的。

    柳飘飘正大光明占叶心尘便宜,叶心尘却不能动,搞的他心火难耐。

    逐渐,柳飘飘那修长如白葱一般的小手摸到了下面,一把抓住.........

    “你出去,你在这里我做不来。”柳飘飘突然喝道。

    “你怕什么,老子又看不见你们,这还隔着一层墙呢。”郑阳大嗓门在外面传来。

    “你不出去,我就不做了。”柳飘飘语气坚定。

    “好好,老子出去就出去。”一阵骂骂咧咧,很快开门声音传来,郑阳的脚步声也逐渐变远。

    “这个死变态。”叶心尘咬牙切齿,如果自己实力恢复,如果自己能打得过这个家伙,他定要把他斩于剑下。

    “小哥,你现在相信姐姐说的话了吧。”柳飘飘附在叶心尘身上,跌声爹气说道。

    “他不是好人,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叶心尘说出自己心里话。

    这那里是脱离苦海,被人救了,这明明是掉入魔窟中。

    “带我离开这里,我会报答你的。”叶心尘只能把希望寄托在柳飘飘身上。

    “别看这里只有一间房子,他能这么安心离开,那是因为整个院子也只有这里最安全,他根本就不怕我们逃走,我也无能无力。”柳飘飘如实说道。

    “你要做什么。”柳飘飘突然开始脱叶心尘衣服。

    “当然是完成我们没有完成的事情了,放心,那王八蛋已经走了,我们好好享受下我们二人世界。”柳飘飘说完,就要脱叶心尘衣服。

    叶心尘紧紧抓住自己的衣服,叶心尘虽然被柳飘飘勾的心火难耐,可是柳飘飘如此品性,如果和她在一起了,以后头上绿色的帽子肯定少不了。

    她现在是黄花大闺女,那是因为她被困在这里出不去,而唯一能见到的郑阳又是个太监,见到自己,都这么热情似火,没有女人一点矜持,以后有幸出去,还不知道是怎样的水性杨花。

    “我们不做点什么的话,会被他发现的。”无奈的柳飘飘大声说道。

    叶心尘因为今晚没有喝过鸡汤,身上已经恢复了一点力气,弄了半天,柳飘飘也没有达到自己的愿望,只能大声说道。

    叶心尘闭目不说话,他体内的真元不断运转,准备踏天。

    神魔阴阳眼已经逐渐恢复,只要给他时间,他就能突破,演练出第一道天纹,以他的实力,就算面对二重天强者也敢与之一战,到时候收拾郑阳,还是轻而易举?

    柳飘飘十分恼怒,找出一把匕首。

    就在叶心尘以为柳飘飘要杀自己,他暗暗防备的时候,却看到柳飘飘直接划破了自己手指头,滴出几道血,放在床单上。

    看到叶心尘惊愕的表情,柳飘飘没好气的说道:“早就和你说过,奴家还是个冰清玉洁的身子,如果不这么做,他肯定会怀疑的。”

    叶心尘点了点头,没有说话,继续运转真元,准备踏天。

    柳飘飘十分恼怒,这叶心尘真不懂得怜香惜玉。

    柳飘飘做梦都不会想到,叶心尘会在这个时候,准备踏天。

    每次踏天,修出天纹,那可是十分神圣庄严的事情,不能有一丝一毫的打扰,那里像叶心尘,这么轻易的开始突破,中间还能注意周边的情况,甚至能开口说话,这简直打破了常识。

    叶心尘在突破,而柳飘飘依旧说着自己的话,想要和叶心尘聊天,很快,柳飘飘就发现不对了,因为叶心尘身上的气势在逐步强大,很快凝而不散。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