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绝色女皇 > 第9章 身价万金
    “来,姐姐我熬了一锅鸡汤,喝几口吧。”柳飘飘亲自把鸡汤端在叶心尘面前,挖了一勺鸡汤,吹了几口,才放在叶心尘嘴上。

    叶心尘有点尴尬,这位姐姐真没有点眼色,你一个有妇之夫,在自己男人面前,对其他男人这么殷勤,这真的好吗?

    “姐姐我自己来。”叶心尘赶紧推辞。

    “什么自己来,你眼睛看不见,我来喂你。”柳飘飘啧怒道。

    “是啊,小兄弟,你就让你姐姐喂你吧。”更让叶心尘奇怪的是,自己老婆在其他男人面前表现这么亲密,郑阳居然一点都不吃醋,听声音还是十分期待。

    叶心尘总是感觉这里很诡异,可是这对夫妻救了自己,如果他们真的对自己有想法,在自己昏迷的时候,直接杀了自己,不是更好?

    虽然想不清楚这对夫妻要做什么,叶心尘也懒得理会,正好肚子也饿了,在柳飘飘的帮助下,把整碗鸡汤都给喝了,甚至鸡汤里面的整只鸡也被叶心尘给吃光了。

    如果放在以前,再饿的叶心尘只要几口饭就饱了,可是今天有点异常,吃了这么多,居然还饿得慌。

    不过叶心尘已经不好意思说自己还饿了,吃掉整只鸡后,只能唯心说自己吃饱了。

    不知道为什么,喝完鸡汤后,叶心尘感到自己十分困乏,打了一个瞌睡,两只眼睛都睁不开了,很快就陷入沉睡中。

    以后这几天,叶心尘也就呆在郑阳的家养伤,不过郑阳经常不在家,说是出佣兵任务,也只有柳飘飘陪伴着叶心尘,还时不时的挑逗叶心尘,搞的叶心尘十分尴尬。

    也只有郑阳回来后,柳飘飘才收敛了许多。

    每当郑阳兴冲冲离开后,叶心尘总是心惊胆战,好几次想叫住郑阳,把柳飘飘的事情和郑阳谈谈,可是想到这会破坏他们之间的感情,叶心尘只能憋在心里,什么都说不出口。

    当柳飘飘当着叶心尘的面,打上一桶热水,直接脱光衣服要洗澡。

    “我先出去一下。”叶心尘眼睛最近已经逐渐恢复,虽然看的不是很清楚,却能看到一个模糊的影子。

    “不用,反正你眼睛也看不见。”柳飘飘娇笑一声,直接把身上的衣服全部脱光,那修长的美腿,放在充满雾气的木桶中,好一副美人沐浴图。

    “我好像能看清楚一点。”叶心尘十分尴尬,躲在旁边的小屋中,不敢出来。

    柳飘飘笑颜如花,那怕叶心尘告诉她能看到一点了,她也丝毫不为所动,好像根本就没有把叶心尘当一回事。

    “小公子,你还害羞啊,奴家都快要三十的人了,哪里有的那些小姑娘漂亮。”柳飘飘笑道。

    叶心尘摇了摇头,虽然柳飘飘总是说自己快要三十了,可是这种女人最娇媚,已经是熟透的水蜜桃,比那种青涩的姑娘更加有味道。

    三十岁,那是女人人生中最有味道的年纪。

    “你这么做对得起郑大哥吗?”叶心尘质问道。

    “他?一个性无能的窝囊废,老娘嫁给他十几年了,我都不知道做女人是什么滋味,我天天守着活寡。”

    没有想到,叶心尘一说起郑阳,柳飘飘反而更加愤怒了,双手青筋暴露,一副咬牙切齿的表情。

    狠狠的瞪了一眼叶心尘,柳飘飘直接从木桶中站了起来,就这么光着身子,露出那完美的酮体,直接推开小门,走了进来。

    “你要做啥。”叶心尘吓了一跳,他现在身上的伤势还没有好利索,实力十不存九,身上更是有气无力,那怕一个小孩都能推到他。

    柳飘飘没有说话,直接冲上了就要脱叶心尘的衣服,吓的叶心尘拼命挣扎。

    “哎呦,小哥,你还和姐姐害什么羞,你还是处男吧,也正好,姐姐也是黄花大闺女,姐姐让你知道做男人是什么滋味,肯定十分美妙。”

    “滚!”叶心尘大怒,用尽全力一脚踢了出去。

    不过位置十分尴尬,那一脚正好踢在女人身上最柔软的地方。

    好半天没有动静,叶心尘隐隐听到哭声。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叶心尘有点手足无措了,别看他能在新叶城杀伐果断,一脸狠厉,可事实上,他前世因为身份特殊,很少能与异性接触,可是说就是一个**丝。

    今生身边虽然有了几个异性,可是他的内心全部被小雪给站满,容不下其他女人,对于女人,对于感情,他完全就是小白。

    “郑大哥,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不能做对不起他的事情。”叶心尘说道。

    “也就是你把他当成好人。”柳飘飘冷笑一声。

    “他救了我。”叶心尘坚持己见。

    “哈哈哈,你真以为他会这么好心?我太了解他了,他就是无利不起早,你也不会天真的以为他就是我相公吧?我相公就是在和我洞房花烛夜那晚,死在他手上,他还想玷污我,却被我割下命根子,这么多年来,他把我养在这里,就是不断的折磨我。”

    叶心尘沉默。

    “他本来是一个土匪,怎么可能这么好心的救你?其他我不知道,可是你每晚喝下的鸡汤都有软骨散,就是防止你恢复实力。”柳飘飘冷笑。

    “娘子,我回来了。”人还没有到,大嗓门先传来。

    “你要是不相信我的话,今晚的鸡汤千万不要喝。”

    柳飘飘提醒了叶心尘一句,娇媚白了叶心尘一眼,直接穿上衣服。

    刚刚把衣服穿好,郑阳推门走了进来。

    “哎呀,娘子,你刚刚洗完澡吗?怎么不等为夫回来一起洗。”郑阳淫笑道。

    “死鬼,你真讨厌。”柳飘飘娇媚的白了郑阳一眼,丝毫不像是有矛盾的夫妻。

    晚上吃饭的时候,果然柳飘飘又端了一碗鸡汤。

    有柳飘飘的提醒,叶心尘根本就没有喝下鸡汤,最后装模作样躺在床上“睡着”了。

    “贱人,是不是趁老子不在,勾引这个小白脸了。”很快房间里就传来郑阳的声音。

    “讨厌,你瞎说什么。”

    “你以后老子不知道,这么帅气的小伙子,你会不勾引他?”

    “郑阳,你嘴巴给我放干净一点,别忘了,你还是我的仇人。”柳飘飘咬牙切齿的声音。

    “哈哈,就你这两三下,你的小命可在我手上,我告诉你,你要是不老实,我就杀了你的弟弟,让你柳家彻底绝后。”

    “记住给老子看好他,他可是价值万金啊。”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