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DNF侵入漫威 > 第14章 音波枪(为舵主影_流水加更)
    正文

    于是目前局势变成了,要想见到克里斯蒂娜,要进攻九头蛇大厦,拦在面前的是黑蜘蛛和九头蛇队长。

    为了对付这两个人,需要声波武器,于是要先去救出尤利西斯·克劳。他被关押在地狱厨房的另一座集营内。

    反抗军车间内,卢克正在对托妮的钢铁战衣做着最后的调试。

    虽然托妮一直不肯说出她的胸围具体是多大尺码,经过多日的不懈努力观摩,拆解另一部战衣,再根据自己经验判断,卢克认为36d绝对是有了。

    什么?你问多大是36d?想象一下25个荷包蛋挤压在一起……

    卢克重新为托妮锻造了两块胸甲,为什么是两块?这种问题不要问了。

    托妮一直坐在旁边关注他的进度,好几次都欲言又止。

    尤其当发现卢克把两块胸甲弧度做得相当夸张时,她终于忍不住开口说道:“太大了。”

    “不大,要相信我的眼光。”卢克手动作丝毫不停,大言不惭说道。

    托妮脸一阵绯红。

    卢克飞快已经把两坨儿重新装好,叫托妮当场试穿一下。

    托妮脸色古怪的把钢铁战衣穿好,感觉了一下,确实很合身。

    但她还是说道:“这样战斗会很麻烦。”

    “麻烦?哪里会麻烦?”卢克疑惑。

    作为一个知识积累与实践不成正的新世纪宅男,卢克当然不知道女性日常生活的诸多困扰。

    托妮其实很想给卢克普及一下亚马逊女战士的割乳礼。不过觉得两人关系还没发展到适合谈及这种私密话题的地步,只好作罢。

    可托妮也不得不承认,经卢克这番改制,这套钢铁战衣穿起来的确她以前舒服多了。

    托妮很好卢克以前是做什么的,像他这种水平的机械师,根本不可能是小角色。

    她的智慧曾被她引以为傲,认为自己是这世数一数二的天才,像她父亲霍华德·斯塔克。其他人也是这样认为的。

    但是现在,和眼前这家伙一,她那点儿成荡然无存。

    而且卢克还这么年轻。

    有时候她甚至在想,正常人类,真能达到像卢克这种程度吗?

    “卢克,你是变种人吗?”

    “变种人?不是啊。”

    “哦。”

    托妮为自己那点儿可怜的自尊心感到羞愧。

    托妮连忙说道:“我有几个变种人朋友,大多牺牲了。也有一些是被关押起来了。有你帮助我们,反抗军一定能恢复到以前的规模。”

    卢克笑。他更在意的还是赶紧找到改变使徒命运的方法,让这一切回到正轨。虽然托妮什么的,的确托尼什么的顺眼多了。

    和托妮交流了一些技术的心得,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不知不觉间拉近了不少。

    卢克从一堆垃圾里居然翻出了一部照相机,经过他简单维修之后,抓起照相机对着自己和托妮分别照了几张。

    相片的托妮笑容灿烂,芳艳动人。

    卢克却是嘿嘿心想,拍几张照片,放进储物空间,不知等将来拿回去给托尼看,托尼会作何感想?

    “这妞很靓。我要他的电话号码。”他猜托尼八成会这样说。

    营救尤利西斯·克劳的行动由托妮带队,卢克留在了反抗军营地,并没参与。

    他打算趁这个时间,给自己也搞一套钢铁战衣出来。

    正好还剩下一套空壳战衣,被他三下两下倒腾好了。

    这神乎其神的修理技术,看的门外站岗的反抗军战士眼珠发直,一愣一愣的。

    卢克望着修好的这套钢铁战衣,却并不满意,喃喃自语道:“凑合穿吧。”

    其实他储物空间里有一些未加工的屎合金,但是反抗军这车间的条件,无法加工屎合金这种硬度的材料。

    “需要一些更先进的车床冲压设备,加工温度现在也不达标。不知道能不能抢些设备回来。”

    缺少什么抢什么,这是卢克的一贯思路。

    营救行动展开的同时,整个营地内气氛都稍显紧张。奥托博士坐镇后方却是坐立不安,在会议室内的战术台前来回踱步不止,愁容不展。

    反抗军失败的次数太多了,这位反抗军领袖早失去了信心。

    整个营地里,也许只有卢克自己现在还能老神在在的坐在车间里,捣鼓着各种机械。

    卢克对自己改良后的钢铁战衣有信心,对托妮更有信心。那毕竟是托妮·斯塔克,即便是娘化版。

    到了第二天早,托妮终于回来了。

    这次行动只损失了一名反抗军战士,这个运气不佳的反抗军战士被一颗子弹射穿了脑袋,尸体留在了纳cui集营。

    反抗军根本没有替同伴收敛尸体的能力。

    一同回来的,还有一个被从集营救回来的大胡子男人,尤利西斯·克劳。

    这个大胡子男人一脸沧桑,甚至看起来有点疯疯癫癫。

    “地狱厨房的纳cui集营是我见过最像地狱的地方。”托妮敞开面罩,俏脸疲惫,心有余悸对卢克道。

    尤利西斯·克劳摇头瞪眼:“你无法想象,甜心。”

    尤利西斯在路被告知了他被救出来的理由。他一点都不介意反抗军只是因为他有利用价值才把他捞出来。

    只要能离开那座地狱,叫他做什么都行。

    第二天,尤利西斯克劳主动投入进了工作。

    不过他也很快提出了自己的问题。

    尤利西斯把大家喊来说道:“我不知道你们对超声波了解多少,超声波是一种频率高于两万赫兹的声波,但我听你们形容,估计了一下,你们要的,必须是30兆赫兹以的超声波。”

    他瞪着牛眼看着众人,一副神经兮兮的模样。

    “有什么问题吗?”奥托博士问。

    “现有材料不够。”尤利西斯摊开两手说道。

    “缺什么?”托妮问。

    尤利西斯说道:“在振幅相同的条件下,一个物体振动的能量与振动频率成正,超声波在介质传播时,介质质点振动的频率……”

    “停停。”托妮赶忙打断她:“只要说你需要什么?”

    “钛酸钡晶体。”尤利西斯说道:“我得说,你们这里条件太差了。”

    “我来想办法,你继续你的工作。”托妮唰的一下放下钢铁侠面罩,雷厉风行的向外走去。

    尤利西斯瞪眼一耸肩,捅了捅旁边的卢克说道:“我欣赏这小妞。”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