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DNF侵入漫威 > 第266章 第八使徒,降临!
    起初只是一条褐色触手,从异次元裂缝中的黑暗漩涡里徐徐探出。

    旋即,整条长达数十米的粗壮褐色触手穿过了裂缝,伸入了海底。褐色触手表面分布着一排排白色倒刺。粗壮的触手卷曲着搭在裂缝边缘,试图把裂缝撑得更开。

    紧接着,又有几条同样大小褐色触手进入了异次元裂缝的这一侧。随后,是这只庞然大物的主体部分。

    硕大无朋的脑袋,颚下布满黑色倒刺,口中两排参差不齐的锋利牙齿咬合着,额头上一只巨大的海蓝色竖眼占据了十分之一面部,巨大眼睛两侧,是四颗大小不一的眼睛。

    伴随这只整体长达百米的怪兽出现的,是一股无与伦比的庞大精神力。

    这股精神力一经出现,当即扩散开来,将原本影响到了月球范围的精神控制,迅速扩大到星系之外,继而席卷到了宇宙当中,阿斯加德管辖的九界全部受到了这股影响。

    九界之内,无数人脑海里回荡着同一个声音:“我是长脚·罗特斯,海洋的统治者!你们听我号令,成为我的仆从,为我献出生命吧!”

    随着长脚罗特斯完全降临在了海底,它身后的异次元裂缝突然肉眼可见的急速缩小。好似玻璃般破碎的次元壁正在自我修复。异次元裂缝只在短短的眨眼间,就缩小到几乎快看不见。

    海底恢复了平静。

    和长脚罗特斯恐怖的巨大身躯相比,短脚罗特斯那丁点身躯,在其面前是那么的不起眼。

    两者正在精神层面进行着交流。

    “我的分身,你做得很好。现在没有什么能阻止我们了。”

    “我欺骗了宿主。”

    “有趣,你在同情他。”

    “他和我们不一样。”

    “是的,他只是一件工具。现在,他也完成了他的使命。”

    “不,他是个不会轻易服输的人。而且潜力无限。”

    长脚罗特斯淡淡说道:“我的分身,你的使命已经完成了,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只见短脚罗特斯的身影忽然化作了一团光点,转眼即逝的投入到了长脚罗特斯最大的眼睛当中。短脚罗特斯的记忆,立即被长脚罗特斯分享与融合。

    半晌后,长脚罗特斯才喃喃说道:“有趣……”

    克里斯蒂娜传来消息:“主人,发现罗特斯啦。可是,它变得好大一只呀!”

    卢克闻言,心中猛的一动。

    他看向了被绯红色的混沌魔法能量包裹得严严实实的旺达,稍稍有些迟疑。他希望立即赶去去见罗特斯一面。可他又放心不下旺达。

    “我没事的。”旺达声音从绯红色的能量茧里传了出来。她看上去已经镇定了下来:“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是我的魔法!它在不受控制的想保护我。不过我没事。”

    卢克知道,这八成是因为罗特斯那边造成的变故。

    此时他还不知道,整个世界,乃至九界的人都已经被罗特斯精神控制了。

    “我很快就回来。”卢克也没婆婆妈妈,立即对旺达说道。

    “嗯。”旺达冲他点头。

    长脚罗特斯硕大无朋的身躯出现在海面之上时,他这上百米的体型在卫星监视下想不引起注意都困难。

    然而,地球上此时还清醒的人寥寥无几。

    在路上卢克从克里斯蒂娜口中了解到了情况到底有多严重。

    卢克赶到时,长脚罗特斯的巨大身躯正在从海面下浮起,扬起的涛浪高达百米,水帘远远看去像瀑布般簌簌洒落。

    “罗特斯!”卢克是乘坐战争领主赶来的。

    长脚罗特斯抬起头,五只眼睛齐齐盯住了空中的机甲:“你就是宿主?”

    “……是我。”卢克脸色微微一凝,“你是……长脚罗特斯?”

    “我必须感谢你,年轻人。你的努力不会没有回报,当所有使徒全部实现降临时,在新世界里会有你的一席之地。”长脚罗特斯声音沉稳地说道。

    卢克一阵沉默。

    长脚罗特斯继续说道:“过来,帮我拓展异次元裂缝。次元壁正在自我修复,暂时只有我成功降临在了这个世界。我们要在它彻底关闭前,重新让裂缝扩宽。”

    卢克没有动。

    眼前这是长脚罗特斯,是真正的第八使徒。那么,短脚罗特斯又在哪儿?卢克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卢克沉声问道:“我想知道,使徒是为什么入侵这个世界?”

    “为什么?”长脚罗特斯看向卢克:“为了生存。”

    “生存?使徒接下来会怎么做?”

    “你是想问,为了生存,我们会拿这个世界怎么样,是吗?”长脚罗特斯忽然反问。

    卢克微微皱了皱眉。

    “是的,就是你这种表情。”长脚罗特斯不喜不悲地哼了一声,说道:“我曾经就问过你们,我邪恶吗?我被转移到天帷巨兽上,远离我赖以生存的海洋。不得已我才用精神控制了gbl教徒,在我身上建筑神殿,替我遮挡阳光。我只是想生存下去。”

    长脚罗特斯声音变冷:“但是你们,‘勇士们’,你们不辨是非,却任凭赫尔德的教唆,跑来杀死了我。”

    卢克再次沉默,无言以对。

    dnf里每个使徒都以悲剧收场,罗特斯只是其中之一。其他使徒或多或少也有着同样遭遇。这背后固然全是第二使徒赫尔德的阴谋,但赫尔德的出发点也是希望恢复她自己的世界,泰拉星球。

    游戏中每个玩家扮演的勇士,都是在赫尔德摆布下的棋子。被玩家们杀死的每个使徒,都是赫尔德通盘计划的牺牲品。

    在过去,在游戏时,卢克就很同情使徒。但那只是游戏设定。

    现在,事情真正摆在了他面前,他发现自己忽然茫然了,无法判断谁是谁非。

    “究竟谁才是邪恶的?在我看来,邪恶的是你们!愚蠢的凡人!你们的愚蠢,不分青红皂白,才是邪恶!现在,你又一次想与我为敌?”

    长脚罗特斯五只海蓝色的眼睛,全都盯着卢克。

    面对罗特斯的质问,卢克摇头说道:“我从来不想和使徒敌对,但也不想这世界被毁灭。”

    “没有两全其美的事情,年轻人。”长脚罗特斯淡淡说道。

    卢克苦笑,他又怎会不知道。

    摆在他面前的两种选择,不论他选哪一种,结局都会是悲剧收场。

    要么他站在使徒一边,与整个漫威世界为敌,帮助所有使徒在漫威世界生存下来。这无疑是异常艰难的,并且,其实现后,势必会带来巨大的破坏。

    要么他站在漫威众人一边,与十三位使徒为敌,利用短脚罗特斯留给他的办法,尝试阻止使徒的进一步入侵。这样一来,这个世界就可以保住了。

    然而,这对使徒们公平吗?

    正如长脚罗特斯所说,使徒们也只是希望生存下来。虽然不清楚dnf世界发生了什么状况,以至于使徒们不惜跨越次元阻隔也要尝试来到这里。但是,任何以生存为出发点的行为,都不该被定义成邪恶一方。

    人类为了生存杀死动物,人难道就邪恶了吗?

    假若有朝一日,更高级的存在为了生存,消灭了全人类,难道就是邪恶的吗?

    使徒也只是为了生存。

    “我十分好奇你会怎么选择。是成为我们的敌人,还是成为他们的敌人?”长脚罗特斯饶有兴趣地打量着卢克:“谨慎选择,年轻人。你的选择,会给这个世界带来截然相反的命运。”

    在长脚罗特斯的注视下,卢克沉吟了半晌。卢克的目光闪烁着,眉头时而紧蹙,时而松懈,似在权衡和挣扎,在做这最终抉择。

    不过渐渐的,卢克好像忽然想明白了什么,眼中逐渐不再有彷徨和犹豫。

    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毅然决然的坚定!

    就在长脚罗特斯快要不耐烦时,只见卢克忽然摇了一下头。

    “我选择……第三种选项。”卢克毅然说道。

    “没有第三种选项。”长脚罗特斯冷声说道:“要么你选择继续帮助我们,我承诺,使徒会在未来给予你想要的一切。要么站在你的同类一边,如此一来,你与我们使徒就是敌人了,我会现在就杀死你。”

    卢克却依然摇头:“别忘了,我是个穿越者。有句话你可能没听过:不想改变命运的穿越者,跟咸鱼又有什么分别?”

    “改变命运?”长脚罗特斯微微一怔。

    卢克忽然笑道:“我可不能给穿越者大军丢脸啊。我相信一定还有某种折中选项,可以让使徒和这个世界和平共处。这,就是我的选择!”

    “年轻人,你太异想天开了!”

    长脚罗特斯对卢克竟然如此乐观嗤之以鼻,它说道:“你认为我们不曾想过?火焰吞噬者·安徒恩,黑色瘟疫·狄瑞吉,它们的存在形式,本身就是威胁。安徒恩要一刻不停地吞噬能量,直到把所有世界吃光,然后它会饿死在虚空里。而狄瑞吉是一切疾病的根源,无时无刻不在散布着瘟疫,会将它周围所有生物化为尘土。连我都厌恶它。”

    长脚罗特斯说道:“我们是卡洛索阴暗面的化身。在经历了无数次的轮回,事实证明使徒无法与周遭世界共存,这个结果从未改变过。我已经厌倦了。”

    “那就从我这里开始改变!”

    卢克一下握紧拳头,眼神坚定不移,久违的中二之魂开始了熊熊燃烧。只听他不屑地哼了一声:“嘁,命运?命运就是个小婊砸!小爷我从来就不信命运这种鬼东西!使徒们的命运,就交由我来替你们改写吧!”

    望着一脸认真之色,全然不像开玩笑的卢克,长脚罗特斯目光里写满惊讶。随后它沉默良久。

    半晌,长脚罗特斯忽然哈哈大笑道:“你的口气听上去像暴龙王巴卡尔一样大。想改写命运吗?唔姆,年轻人,我的分身说的对,你是一个不愿轻易服输的人。我欣赏你!”

    “你同意了?”卢克露出几分喜色,没想到自己能说服第八使徒。

    长脚罗特斯目光牢牢锁定着卢克:“我很期待你描述的这种世界。那么,我就给你一次机会。在我的世界里,你会保持清醒。”

    “你的世界?保持清醒?”卢克一愣。

    “年轻人,去证明你是对的。但在这之前,你说的这一切并不能改变什么。”长脚罗特斯语气恢复了沉稳和淡漠,说道:“拓宽异次元裂缝不会因为你停下来。假如你敢阻挠我,我会毫不犹豫的立即杀死你!”

    卢克心头一沉,皱眉问道:“你打算做什么?”

    长脚罗特斯淡淡说道:“拓宽异次元裂缝,需要将使徒之名深深烙印在这个世界的次元壁上。我会让更多的使徒降临在这个充满活力与希望的世界。我只是探路者和先驱者。”

    随它话音落下,卢克忽然感觉到,自己面前所有一切都在凭空自旋转动,世界仿佛一瞬间颠倒了过来。

    周围景色一阵模糊,海洋逐渐在他眼前消失。下一刻,卢克就惊讶无比地发现,自己正身处在一个陌生的地方。

    在他脚下是陆地。确切的说,他身处在一座广场里。四周景观既陌生又有几分熟悉。楼群林立之间,行人三三两两的穿行在广场上。

    怎么自己突然来到这里了?

    卢克心中无比困惑地四下打量着,忽然,他的目光定格在了一栋建筑上,再也无法挪开。

    这是一座足有五十层高的摩天大楼,在它一侧墙壁上,赫然悬挂着一副巨大“条幅”。或者说,本应挂着巨大条幅的地方,悬挂着一面巨大的红底旗帜。

    望着这面红底旗帜,卢克情不自禁的把眼睛睁大,心头无比愕然和困惑。他失声喃喃道:“这里……究竟是什么鬼地方?”

    那竟是一面nazi***。

    随后他把视线放开,一眼望去,触目所及之处,只见不知多少座摩天建筑上,俨然都挂着这种红底nazi旗帜。

    除此之外,卢克很快又发现了另一种他十分熟悉的标志掺杂其间:九头蛇的标志。

    只是这些标志有了些许微妙的变化。

    原本九头蛇的骷髅和触手形象,变成了触手上布满狰狞倒刺的章鱼……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