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DNF侵入漫威 > 第245章 劳拉的专访
    美联社:“毋庸置疑,这是纽约人和全世界值得欢庆的事。使徒已经证明他是地球的守护者。时至今日,使徒激励了许多年青一代,让年轻的超级英雄们知道了什么是责任。”

    路透社:“使徒归来是地球人的幸运。当外星人虎视眈眈,当世界危机重重,上帝以此来证明,他站在人类一边。”

    法国新闻台:“刚刚结束的统计数据显示,使徒得票率为67%,远远超过了托尼·斯塔克,成为‘最受女性欢迎的超级英雄’。女性当中认为使徒很可爱的比率超过了89%,让我们祝贺使徒!本台将沿袭与使徒的良好关系,稍后为大家呈现使徒专访!”

    “漫威穿越者千千万,唯有本座最可爱……”

    卢克此时已经回到了使徒岛。正在惬意的喝着茶,躺看各家新闻媒体大肆炒作。

    据克里斯蒂娜统计,公众在接受采访时,一致认为他是超级英雄当中形象最正面的一个。不像托尼是花花公子,绿巨人是个大怪物。并且他的年龄替他加了大量的分。

    尤其是女性公众,在接受采访时,往往在镜头前会表达出一些夸张情绪。

    用克里斯蒂娜的话来说,他现在已经是老少通杀的明星了,年龄从5岁到95岁,不分种族,不分肤色的通杀……

    对此,卢克唯一评价就是:“无稽之谈,谈个屁!”同时还伴随着蛋蛋的忧伤……

    与此同时,在纽约。

    金发碧眼,一身职业套装白衬衫的劳拉刚刚下飞机。她从英国结束假期,由于得到了这个惊人消息,被法国新闻台台长亲自委派来纽约,寻求第一手素材。

    台长要求她,尽快拿到一起使徒专访。

    考虑到使徒很少接受媒体采访,而仅有的两次专访,都是被劳拉采访。法国新闻台台长对她寄予了厚望。

    劳拉在飞机上的时候,整个人晕乎乎的。

    她感觉到莫大的惊奇,她没想到,自己居然采访了使徒“两次”!魔术师竟然就是使徒!

    劳拉认为卢克当时一定认出她来了,这才会选她。劳拉觉得自己实在太幸运了。

    这一次,自己还能得到采访使徒的机会吗?

    劳拉心里有点打鼓。

    她对此实在没什么把握。毕竟,她连使徒的联系方式也没有。所有两次采访,都是意外因素。

    她不敢肯定使徒还会再次接受她的采访。

    而且,现在最关键的问题是,她甚至不知道使徒在哪儿。

    下了飞机,劳拉拖着行李箱,一脸茫然。

    作为外派记者,她不是第一次来纽约。可她现在完全不知道该去哪。

    去找使徒?开什么玩笑。现在全球各家媒体,都使出了浑身解数的在寻找使徒。

    一些媒体甚至开出了上千美元悬赏,希望公众能提供消息。

    可是,自从几天前新闻发布会上露过一面后,使徒紧接着又消失了。就像他过去的风格,只有出大事的时候才会再出现。

    若是换个真正熟悉卢克的人,比如托尼,知道劳拉现在这种想法的话,一定会说劳拉图样图森破。

    应该说是,但凡使徒出现,肯定会伴随大事。因为那根本就是卢克搞出来的事。

    劳拉很快理清了思绪。她在纽约有线人,于是立即给线人打了电话,希望能得到有用的线索。至于去宾馆下榻,那些都是小事情。

    台长要求她不惜一切也要拿到专访。

    劳拉知道,如果自己不能拿到这次的使徒专访,她在法国新闻台的位置可能会动摇。毕竟,连续两次专访使徒,台长现在都以为她和使徒私交很好。

    想到此处,劳拉美丽的脸庞上露出了一抹苦笑。

    她觉得这次自己很可能过不了这关了。毕竟,幸运女神不会永远眷顾同一个人的。她这次恐怕没这么的好运气了。

    事实反馈,很快证明了她的猜想。

    到了晚上,她在纽约的线人答复了她,结果是,最近一无线索,几乎没人见到过使徒。

    甚至就连使徒的养父母家,有人都去看过,结果发现,那里在一夜之间已经人去楼空了。使徒似乎不希望被打扰。

    劳拉很失望。

    没有使徒的专访,她什么也不是。在此之前,她只不过是个默默无名的小记者。她对自己的相貌有自信,可她不愿凭借这种“特殊”方式上位。因此一直以来她在电视台的处境很不好。

    是那次使徒专访成就了她。可现在,她即将失去这一切……

    法国新闻台的台长,劳拉再熟悉不过了,是个中年秃顶的糟糕老男人,既好色又利益至上。劳拉已经能够想象到,当得知她不能再采访到使徒,她就会在对方眼中失去价值。

    劳拉足足在纽约呆了一个星期。

    每天都想尽办法寻找使徒,结果和其他记者一样,她也一无所获。

    期间,她每天都会接到从法国打来的长途电话,询问她是否已经采访到了使徒。劳拉只能一次又一次带着苦笑,回答没有。

    终于,在一星期后的今天,台长不出意外的失去了全部耐心。

    现在大家都在密切关注使徒,每个人的眼睛都紧盯着各大媒体头条,看是不是有使徒的最新消息。

    法国新闻台对使徒的专访迟迟没有放出,此前电视台还放出了大话,现在彻底沦为了媒体同行的笑柄。

    台长亲自打来电话:“劳拉,我很敬佩你曾经的业务成就,可是,如果你不能有所作为,不能继续替电视台注入新的活力,我不得不遗憾的告诉你,也许该有一个更有进取心的人替代你的工作。现在你可以回来了。会有人去接替你。”

    通话结束后,劳拉并不吃惊,可是她感到很失落。她感觉受到了背叛!

    法国新闻台原本也不是什么著名媒体,是第一次使徒专访的独家资源,让它扶摇直上成了炙手可热的媒体界新锐。

    劳拉不敢说这是她一手促成的,可她的功劳不应该这么容易的被抹消。

    也许,是时候离开了。

    “我不是你的碧池,说扔就能扔!”劳拉摔飞了枕头,一气之下,提出辞职。

    电视台方面提出了挽留,可劳拉心意已决,她就算当不了电视台记者,一样可以做自己的媒体。至少不用再去看那个老男人的脸色做事。

    劳拉毫不犹豫的拒绝了电视台挽留。然后拨打了一个电话号码,给自己在纽约的线人,也是她在纽约最信得过的一位朋友。对方名叫埃迪·布洛克。

    “埃迪,我需要你的帮助。”劳拉可怜兮兮说道。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