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DNF侵入漫威 > 第86章 释放
    第二天,卢克终于腾出了时间,来解决仓库里他那位房客的问题了。

    走进仓库的时候,他看见斯凯正静静的蹲在玻璃囚室里,低头摆弄着她的手机。

    斯凯在来这里之前,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被使徒囚禁,而且一囚禁就是整整五天!

    这五天以来,使徒对她都不闻不问,任她喊破喉咙也再没再见着使徒。

    除了每天定时定量给她递进来食物的一只自动机械手臂,在这里她没见着一个活动的物体。使徒在哪,外面发生了什么,她都一概无从得知。

    起初斯凯是兴奋的。

    她没料到自己这次顺着不相干的线索,居然发现了使徒!

    原本,她已经准备了几十个上百个问题,就等着使徒回来她要问了。

    可结果那天晚上,那台巨大机甲自己飞回来了,使徒本人没跟着回来。

    又过了几十小时后,依然没人走进这间仓库,她猜自己准是被忘在了脑后……

    唯一的安慰就是,她从不离身的手机没被对方收走。可这也毫无用处。

    她试过了。在这里她连网络都连不上。

    有信号,但是,就是死活上不去网。即使以她的技术都不行。手机信号也有,是满格,但就是挂不出去。

    她居然还被关在这样一间牢不可破的钢化玻璃囚室中。这里什么都没有,包括床。只有那该死的盆。

    该死!斯凯这几天嘟囔最多的就是这句了。

    这种该死的环境对她这样一名黑客而言,简直是判了死刑。彻底走投无路了。

    她怕自己再待几天会疯掉。

    “咳咳。”

    囚室外面传来了一个声音,斯凯立即抬头。

    当她看见,一个矮个子亚裔小男孩儿,居然走进仓库时,斯凯顿时就像是发现了救星一样。

    她立即起身,拍着钢化玻璃:“嘿!快来帮帮我!把我放出去,我被坏人关起来了!”

    卢克小脸上表情古怪,走过来说:“我就是你说的坏人。”

    斯凯动作僵住,嘴巴微张,满脸的都是不可置信。

    “你……”

    “我就是使徒。”

    使徒,居然是小孩子?!

    斯凯站在那里,愣了半晌,忽然笑了起来:“别开玩笑了……你怎么可能是……”

    只见卢克打了一个响指。

    一旁,静默矗立的战争领主眼睛亮了一下。

    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斯凯心里“哗啦”一下子破灭了。what the **,使徒竟然是个小孩子!!

    她直勾勾盯着卢克。

    最近像这种表情,卢克都已经看习惯了。

    他淡声吩咐了一句:“克里斯蒂娜,开门。”

    “咔嚓”,紧闭了五天的囚室门开启了。

    卢克有意无意扫了一眼里面地上的不锈钢盆。

    满的。

    斯凯惊讶的张着嘴,她脸上写着震惊过后的迷惑,和突然被放出来的困惑。她从囚室里走了出来。这时,叮咚一声。她的手机终于能联网了。

    卢克转身,走去一旁的茶柜。

    他随手指了一张椅子:“请坐下吧。想喝点儿什么?我这里有牛奶,矿泉水,茶。抱歉买不到咖啡。虽然现在是晚上,不过我建议你喝茶,因为接下来我们有很多很多事情需要谈。”

    “呃,好,都可以。”

    斯凯先是拿余光瞄了一眼仓库大门,接着老老实实的坐下了。

    她估计自己现在逃走的成功率,差不多大概是……嗯,零。

    他想干什么?想对我说什么?斯凯心想。

    太意外了,使徒居然是个小孩子!她望着卢克小小的身影,内心再一次感叹着。

    “茶里要加糖么?我这里有方糖,冰糖,麦芽糖,你要哪一种?”卢克看向斯凯。

    “不用放糖,谢谢。”

    斯凯说,然后默默偷拍了一张卢克的近脸照片。

    “要加奶么?我这里有脱脂牛奶,全脂牛奶,半脂牛奶。”卢克又看向斯凯问。

    斯凯无语:“……”

    她心想,使徒原来这么喜欢说话?大家竟然都不知道。

    卢克若是知道她所想,一定会说:今天症状已经轻多了好吗。

    斯凯两根修长拇指灵活的在手机上一阵点,片刻后,她把手机屏幕展现给卢克:“卢克·尼尔森?我能不能叫你l.n.?还是,继续叫你使徒?”

    上面是卢克的公民档案。

    这是她用手机在这一会儿工夫完成的。

    l.n.是卢克·尼尔森的缩写。

    “哦。看来你查到我的资料了。不过没什么用。”

    卢克丝毫不以为意,更不惊讶,“人口档案这种东西,都是给警察和外行人看的。”

    斯凯点点头,表示赞同:“说得也对。”

    谁能想到,照片上的这样一个白白净净,人畜无害的小孩子,居然就是外面疯传的使徒机甲驾驶者。

    “黛……斯凯,我可以叫你斯凯吗?”卢克说。

    他端着茶放在了斯凯面前。又端着一杯热牛奶坐下,这是他自己的。

    现在他几乎每天都得喝十几公升牛奶,才能在三餐照常的情况下,维持他身体夸张的新陈代谢。

    每多掌握一项dnf技能,这种问题就会越严重。卢克怀疑自己将来是不是终有一天会这样饿死。

    斯凯耸了耸肩,对于卢克能知道她的名字,她丝毫不感意外。

    “是涨潮组织派你来的吗?”卢克直接问。

    “你知道涨潮组织?”斯凯叹气:“看来你什么都知道了。其实,我只是涨潮组织的外围成员。”

    “哦。”卢克两只小手捧起杯子,慢慢喝着牛奶,放下杯时嘴唇上还挂着白痕。

    对于斯凯这种回答,他不置可否。心里对于怎样展开后面这场谈话,他在来前早就心里有数了。

    “涨潮组织是一个庞大的全球性黑客组织,我劝你最好不要去招惹他们。”斯凯说。

    她这句话听起来像是出于善意的提醒。

    卢克听了后,表示不屑:“不过是个黑客群体,只要我想,我能迅速摧毁他们,让他们在一星期内全都进监狱。”

    让人工智能捏死一帮黑客实在太简单了。

    斯凯撇了撇嘴,笑了笑,她显然不信这种话。

    “这次的事情和涨潮组织无关,只单纯是我的好奇心。我对我贸然的闯入向你道歉。”斯凯端起茶水看了看,并没敢喝。

    她把茶杯放下,郑重地说:“这是一场误会。我不会把这里的事说出去的。我希望你能放我走。”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