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DNF侵入漫威 > 第81章 损友是怎样炼成的
    摄影棚里。

    导演:“道具,你被解雇了!你怎么把无影剑拿上来了,这是把史诗!”

    道具师:“导演我错了!我上有八十老母,下有……”

    编剧:“为了剧情需要,姑且就这样吧。”

    罗特斯:“算你狠,我赔大了!”

    卢克:“嘿嘿嘿,要不咱换一把?”

    ……

    为了蜘蛛感应,卢克下定了决心。

    他要提前八年,让彼得帕克变成蜘蛛侠!

    这个任务难度不小。

    想让彼得帕克变成真正的小虫,就得想办法让彼得帕克被蜘蛛咬一口。

    为此,他需要回忆起关于蜘蛛侠诞生的所有更详细、具体的情报。

    在事情尚未发生的现在,这些都装在他脑子里。

    可很多细节,他都想不起来了。

    卢克敲了敲自己脑袋:“脑容量有点小啊这具身体。”

    他严重怀疑,自己最近老忘事,就是这具身体的锅。

    穿越一年多了,前世林林总总看了十几部漫威电影留下的记忆,都越来越模糊了。

    重点剧情还好,一些小细节,他记得就不太准了。

    比如,他清楚记得蜘蛛侠是在高中时代诞生,在一次课外活动时,彼得帕克被一只受过基因实验的蜘蛛咬到,随后拥有了能力。

    但他忘了具体是在哪儿被咬的。

    他脑海里有两种模糊、截然不同的记忆。

    其中一种,他记得彼得帕克是在参观什么展览的时候,在一处室内被咬。

    另一种记忆则更加模糊,他记得好像还看过一个版本,彼得帕克是在户外活动的时候,在草丛里被一只从实验室逃跑的蜘蛛咬的。

    到底哪一种才是漫威正史?

    漫画他没看过。他记得蜘蛛侠第一次在复联系列电影登场是在《美队3:内战》里,那会儿彼得帕克已经长大了,而且已经是蜘蛛侠。

    电影中并未交代他具体是怎么被咬的。

    卢克有点糊涂了。

    想把年龄仅有7岁的彼得帕克,现在就变成蜘蛛侠,那么,他需要尽量复刻正确的过程,找到问题关键。

    他隐约还记得,就连彼得帕克被蜘蛛咬到的身体部位,也有两种版本的……

    一种是咬了手,另一种是咬了脖子。

    这更让他糊涂加糊涂。

    记忆全错乱了。

    “嗯……嗯……嗯……”卢克一对小短手抱着脑袋,皱眉苦恼的坐在那儿,目光牢牢锁定对面鱼缸里的罗特斯,在他久远的记忆海洋里徜徉了半晌。

    罗特斯:“哦豁,完蛋。”

    ……

    第二天,在学校里。

    卢克少有居然没上课睡觉,他继续抱着脑袋,盯着黑板,苦思冥想。

    这让他们班教工惊呼,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尼尔森先生居然听讲了。教工颇感荣幸,讲课更加卖力。

    下了课,卢克立刻跑了出去,到隔壁班喊出了彼得帕克。

    “嗨,伙计!我次啊普?”彼得帕克伸出小拳头,找卢克对了对拳,小脸笑容灿烂。

    卢克搂上了小蜘蛛脖子,两个小豆丁沿着走廊走去,找了个没人的地方,然后深入交流起来。

    一路上,美国小朋友们纷纷退避三舍。不论男孩还是女孩。

    卢克是这所小学有名的“卢克大魔王”,连暴力鸟三人组都被他一人暴揍过好多次。威震道森小学整个小学生界!

    暴力鸟三人组,就是那个堵在扫帚间欺负彼得帕克,被卢克用寸拳揍了的黑人小孩与两只小狗腿。

    打那以后,三个家伙老实了一阵子,但凡学校里只要遇到卢克,立即绕着走。

    不过,小孩子总是忘性大。

    在这小半年期间,小黑人长高了不少。身高蹿到了1米5几,明显营养充裕,加种族优势。

    比起卢克这个到现在仍然才1米刚出头,过去七年长期在孤儿院营养不良,基础没打好的瘦小体格,简直像是两个成长阶段的儿童。

    某一天,忽然发觉两人身高差异的小黑人,重新找回了自信心。

    于是在某一天下午,暴力鸟三人组又被揍得屁滚尿流。从此以后又老实了好一阵子。

    “伙计,你老爸老妈出差这么久了,还没回来吗?”卢克拉着彼得帕克问,两人并肩蹲在墙角。

    “本叔和梅姨说我父母在国外,他们两个工作都很忙。”彼得帕克显得有些失落地说。

    他都两年没见到自己父母了。自从那天晚上他们离开,把他寄养在本叔和梅姨家,就再也没回来过。

    卢克若有所地思想了想,又问:“我记得你说过,你爸妈叫理查德·帕克,和玛丽·帕克?”

    “没错,伙计。”彼得帕克点头说,“为什么要问这个?”

    卢克耸了耸肩说:“只是忽然好奇。”

    “嘿,伙计,这周末有什么安排?你还要不要再去……你懂的。”彼得帕克小脸兴奋的站起来,挥了挥手臂,做出几个挥剑劈砍的动作。

    那天晚上,他被本叔叔从现场带走离开后,回家就在电视里看见了新闻。新闻里巨大的使徒机甲正在与钢铁侠大战。

    彼得帕克兴奋得不得了。这个世界上只有他一个人知道使徒的真正身份,是他最要好的朋友!

    小帕克全然没意识到他身边这个最好朋友,正想方设法想让他被蜘蛛咬一口。

    “理查德·帕克,和玛丽·帕克……”

    卢克皱着眉,“说起来,小蜘蛛身份也不普通啊,父母两个双双是神盾局卧底特工。尤其他老爸理查德·帕克,更是基因生物学博士,研究出了蜘蛛毒素。后来正是携带这种毒素的蜘蛛咬了彼得帕克。”

    彼得帕克父母这个时间点,应该已经受害死了两年了,不会再回来了。

    卢克替小朋友感到抱歉。但这就是彼得帕克的命运,没什么好讲的。

    事情起因,还是彼得帕克他老爹研究出了能改善人类基因的蜘蛛毒素,被有心人窥觑。

    卢克想到了这个问题的关键。

    “既然蜘蛛只是这种毒素的载体,也就是说,不应该只有彼得帕克一个人注入过蜘蛛毒素,以前应该还有其他人受过实验。那为什么只有一个蜘蛛侠?”

    卢克习惯性的摸着下巴想,“蜘蛛侠诞生的关键,是什么呢?是基因?”

    他点点头。

    从结果逆推过程,不难判断,应该是只有彼得帕克被注入蜘蛛毒素后,基因稳定了下来。而其他注入的人,要么估计八成死了,要么变成怪物,反正都是失败品。

    “没错了,蜘蛛侠会诞生的根本因素,是彼得帕克体内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基因。”卢克打了一个响指,“毕竟是他老爹研究出的毒素。他老爹肯定对毒素做了手脚!”

    卢克心头豁然开朗,他知道该从哪入手了。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