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DNF侵入漫威 > 第44章 吹波Q!
    天气晴朗,无风。

    “长官,前面就是情报显示的那座仓库了,目标可能就藏身在里面。但是热成像似乎坏掉了,无法显示出里面的具体状况。”

    距离仓库一条街的位置,停着几辆货仓车。车内全副武装的神盾局外勤特工数量达到了三十多个。

    这些人荷枪实弹,戴有头盔,有的手持电击枪和防爆盾,身上和装备上没有其它标识,只有手臂有一枚盾形徽章,上面是一只展翅的鹰。

    两支队伍接到卤蛋的指令,全都听从梅特工的指挥,配合接下来她的行动。

    “你们在这里待命。我先去和对方尝试接触。”梅特工说着,跳下了车。

    “是,长官。”

    小队长立即向队员们打手势,一群人四下分散开去,各自埋伏准备。

    梅特工身上穿了一套黑色作战服,材料是凯斯拉夫纤维。在大腿上左右各插着两把特制的手枪。

    她来到仓库门前时,把两支手枪拔出来,藏到了后腰处。

    然后,她敲了敲仓库大门:“有人吗?”

    ai报警系统早就把这些人的到来告知了卢克。卢克正在监控屏上看着这张熟悉的华裔面孔。“温明娜?不对,梅特工。”

    卢克端着下巴想了想,忽然诡异的一笑。

    仓库门打开,一个黑色短发的亚裔小男孩出现在门口,他天真地问梅特工:“你找谁?”

    正预备随时动手的梅特工一下子愣住了:怎么是个小孩子?

    她一只手不易察觉的松开后腰的枪。

    难道是情报有误?还是找错地方了?梅特工心里疑惑着。

    出现在她面前的,正是又在装嫩的卢克。

    自从穿越以来,他发现这招简直是屡试不爽!人的思维是很固定的,谁都不会没事特别去在意一个小孩子。

    更何况,是像他这样天真无邪,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激萌小正太。

    见到他的人,敌意都会瞬间降低三分之二。

    “你的监护人呢?我想和他说话。”梅特工微微挤出了一丝笑容,对卢克说道。她不是很擅长笑。

    在养父母面前演了一年多乖孩子的卢克,早就已经熟练掌握了该如何在人前装傻的技巧。他演技纯熟,天真烂漫中带着几分警惕地问:“你是谁?”

    “我……我是路过的。我的车子坏了。”梅特工指了指路边停的一辆雪佛兰,“我能和你的监护人说话吗?”

    “只有我一个人在。”卢克回答说。

    “你家大人呢?”

    “他们不在这里。我能帮上你什么忙吗,女士?”

    梅特工微笑了一下,想了想说:“我想问问,最近,你有没有注意到一些不太正常的事?”

    “不太正常的?”

    梅特工点头。

    卢克假装在仔细回想,然后,他异常认真地说:“我昨天看见过一只猫,它在拼命地骑着一条狗,这算不算不太正常的事?”

    “算,算是吧……”梅特工汗颜。

    难道真的是情报出错了?

    梅特工心里想着,是不是去找找附近其他地方看看。

    正在这时,小男孩身后的仓库里,传出了几声细微的动静。声音听上去有点可疑。梅特工立即敏锐的捕捉到了。

    “刚才那是什么声音?”她看着卢克问。

    卢克稚嫩的小脸上阳光的笑着,他说:“没什么,前几天闯进来了两只松鼠,最近我都在给他们喂食。美国这里松鼠有很多的。它们经常不经我同意,就跑进我家里来。”

    他心里则在说:马上就要变成三只松鼠了。

    梅听了,脸上没有表示,但常年的特工经验,还是让她心中已经狐疑了起来。

    她默默思索了一阵。

    “这间仓库里只有你自己?”她问。

    “是的,女士。”

    “能给我口水喝么,我走了很长的路。”梅特工笑着对卢克说。

    卢克耸了耸肩说道:“当然。请在这儿稍等。我去拿水来。”

    梅特工微笑着点点头:“谢谢你。”

    卢克转身进了仓库。

    他在转身后,嘴角边立刻诡异的微微上浮起来。

    而在卢克身后,梅特工脸上的笑容也即刻消失不见了。

    她微微低头,在耳机旁低声下了一道指令:“各单位注意,随时准备行动。能控制,尽量避免交火。”

    “野鸡收到。”耳机传来回报。

    旋即,梅特工迈步毅然走进了这间仓库。

    眼前的景象随着采光的变暗,瞬间转换。

    梅特工走进来后就站在了原地,仓库里的景象让她看得呆住了。

    与其说这是一间废旧仓库,到不说,这是一间运作当中的工程组装车间:巨大的车床和流水线,遍地的线缆和插座,一大排电脑,还有最醒目的地方,那半台尚未制造完毕的大型机械造物。

    这一切,都出乎她的意料。

    不,应该说,眼前这一幕,才是在预料中应该出现的。那么,刚才那个小孩……

    这时,梅特工已经看见了仓库当中的那座透明玻璃囚室,以及关在里面的两个人,黑寡妇和鹰眼。

    只见囚室当中的黑寡妇在一个劲的对她使眼色,示意她转身。

    惊异当中,梅特工刚拔出了后腰的手枪,尚未来得及转身。

    地面轰隆作响,一台1.2米高的银白色机甲就从她身后冲了出来。

    卢克透过扬声器说:“放下武器,双手抱头,跪在地上。”

    卢克直接把狂风开出来了。

    四挺每秒能发射上百发子弹的高速机枪对准了梅特工:“这玩意儿可是扫爆过一架达索阵风的。”

    梅特工翻了个白眼。

    二话没说,她丢掉了枪,果断的双手举起来投降……

    在美国战争文化里,可没有负隅顽抗,宁死不屈这两个词。栽了就只能认栽。老老实实投降吧。

    卢克操纵机甲来到了梅特工身边,从她身后搜出了另一把枪,然后又上上下下把梅特工搜了个遍。最后四挺机枪指着她,让她自己走到囚室前,把她一同关了进去。

    又抓一个……

    奇怪,为什么要说又?

    机甲舱门向上打开,卢克身手灵活地跳下机甲。

    看着这个刚才还对她露出过阳光般笑容的小男孩,此时从这台机甲里跳出来,囚室当中的梅特工表情愣愣的,站在原地呆滞了好半晌……

    半晌后,她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然后咬着牙咒骂了一句:“菲尔·科尔森,法克油!”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