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DNF侵入漫威 > 第32章 接受采访
    作为这场战斗的主角之一,这台原本现身在摩纳哥f1大奖赛上,帮助了钢铁侠制住恐怖分子的白色机甲,后来不知出于什么原因,竟然和钢铁侠打了起来。

    心中万分好奇的记者们,此时有一万个为什么想问问当事人。

    托尼不愿意回答,那就只好问另一个当事人了。

    可从刚才的战斗状况看来,这位手撕战机的当事人貌似不是很好相处,超凶的……

    然而,哪都有胆大包天的人。

    还真有不怕死的记者上来采访卢克了。

    “请问,天上这位先生,我能采访您一下吗?”

    一名天真的女记者拿着扩音喇叭,朝半空中的卢克挥手问。

    看在这名女记者很漂亮的份上,卢克决定下来接受采访。

    空战机甲以一个华丽的姿态降落在了地面上。迅速引来了众多记者和摄影机。

    女记者赶紧对身后搭档示意,让摄影机就位。她笑容洋溢的快步来到卢克面前,说:

    “谢谢您接受我的采访。我叫劳拉,我是法国新闻台的记者。首先,我想表达我的个人观点,我认为,您这台机器人很可爱。”

    “你好,劳拉。谢谢夸奖。”

    “请问,我该怎么称呼您?”女记者问。

    卢克对着镜头,煞有介事道:“我曾经有过很多称号。”

    “哦?”

    “他们叫我冒险家,虚弱的勇士,开罐之王……后来,他们又叫我卡妮娜的希望,神圣的守护者,不灭之王波罗丁……再到后来,所有人都拥护我,尊称我为安徒恩征服者!不朽之王·海伯伦的君主!兽人守护神!龙之威仪!天选之人!”

    女记者擦了擦汗:“那么我应该……”

    “不过这些都是过去的荣耀了,不值一提。现在,你可以叫我使徒。”卢克说。

    “……好吧,‘使徒’先生。”女记者说:“请问,我是在同您面对面对话吗。我是指,您是像钢铁侠一样身在战衣中,还是远程操控这台机器人?”

    卢克说:“当然。”

    女记者等了一会儿下文,不见卢克说话。

    她疑惑地问:“当然……什么?”

    “当然是下一个问题。”卢克说。

    女记者有些无语……

    “好吧……请问,您和钢铁侠本人有什么恩怨,或者是误会吗?”女记者换了一个问题。

    “没有。”

    “那你们为什么会在这里产生冲突?在不久前的摩纳哥赛场上,是你们联手制服了那名恐怖份子。能给我说说你们反目的原因嘛?”

    这个问题十分关键,不光是记者,也是全世界许许多多电视机前的人想知道的。

    网络上,甚至有人对这个话题展开了激烈讨论,众说纷纭,什么样猜测都有。

    有人说白色机甲只是路过,和钢铁侠并不认识。

    也有人说,钢铁侠和白色机甲同属一个秘密组织,他们只是在切磋较劲。

    甚至还有人说,因为托尼给白色机甲的主人带了一顶绿帽子,得知真相后的白色机甲前来报复了。还别说,以托尼的风格,这种事不是没有可能。网上还真有不少人支持这种观点……

    女记者预感这里会有个大新闻。

    卢克的回答是:“因为他手贱。”

    女记者眼睛一亮,话筒伸过来:“哦?能详细说说吗?”

    卢克接下来的话石破天惊:“他摸我的脚。”

    女记者:“……”

    “他还抱住我。”卢克又说。

    “……”

    一旁的托尼脸都绿了。

    也不知是不是钯中毒又加深了……

    “我抗议!他是在抹黑我!”托尼说。

    钢铁侠发声,立刻周围所有摄像机都对向了托尼。

    卢克不咸不淡的哼了一声,他看向托尼说:“你是想否认你摸了我的脚,还是否认你抱住了我?你敢对天发誓,这些你都没做过?”

    “我……没有。”

    托尼一张脸已经黑成了尼克色。

    这绝对是钯中毒的症状了……

    托尼仔细回想了一下,似乎这些,还真是自己刚才做过的。他拽住机甲的脚,又抱住机甲把对方拉了下来。

    但为什么要描述得这么猥琐?为什么要用“摸”?!

    “看吧,女士。他自己都承认了。”卢克操纵机甲,耸了一下肩说。

    “我没有!”

    “没有什么?没有否认还是没有摸过我的脚?”

    “你别在说这个词了,ok?”

    “哪个词?脚?”

    “……”

    托尼从没像此刻这么想打人,“你是想打架吗?嗯?还想打吗?”

    “你以为我怕你了?刚才是谁被揍得找不着北?”

    “找不着北?你是在说你自己吗?”

    “我说的就是你。”

    女记者扶额,这两个人怎么像两个大孩子一样?

    “嗨嗨,先生们!要打的话,请让我先把采访做完。”她制止道。

    托尼对着镜头说:“我必须澄清,我的性取向是正常的。这个人说的话完全站不住脚。我认为我有必要做出证明。”

    他义正言辞的看向女记者:“这位漂亮的女士,我诚挚的邀请你,今天晚上我们共进晚餐,以及晚餐之后的运动。”

    女记者嘴巴张大:“……”

    卢克在机甲里品评,点点头,他赞成这位法国美女记者的确相当正点。

    金发碧眼,肤白貌美,穿衣品味极佳。托尼眼光确实老辣。

    “跨国约,还明目张胆的约,不愧是托尼。”在这一点上,卢克还是挺佩服托尼的。

    女记者脸庞上红一阵紫一阵。

    她其实是想说:这是现场直播呢,你邀约不能换个场合?

    女记者心里很乐意与著名的托尼·斯塔克共度一个美好夜晚。哪个女人不想?

    可惜……

    “抱歉,咳咳。我认为,我应该先做完这个采访……”

    女记者觉得自己有点喘不过气来,松了松本来就很松的领口,露出一大片雪腻。

    她不是头一次遇上像托尼和卢克他们两个这样麻烦的采访对象了。

    她相信以自己的专业素质,能够应付得来。

    稍稍平定一下心情,女记者接着向卢克提问:“请问,您如何解释,您刚才击落了一架法国空军阵风战机这件事?”

    “很遗憾,在那种情况下,我只能自卫。”卢克回答。

    “自卫?”

    “是战斗机先对我开的火,我才反击的。我有行车记录仪做证明。”卢克义愤填膺地说。

    他说的的确是行车记录仪没错,是他从报废汽车上拆下来的。

    “能提供给我们吗?我是指,您的证据。”女记者说。

    女记者心里在想:行车记录仪是什么鬼?语法错误吗?

    “没问题。我想,大家在看过之后,一定会同意我的话的。我真的是一名受害者,我的反击是出于自我保护。”卢克说道,“另外,我强烈谴责法国空军这种不专业的碰瓷行为!”

    “碰瓷?那是什么?”

    女记者一头雾水,她头一次听说这个词汇。

    法国新闻台导播间里,总导演命令道:“快!快去查查什么是碰瓷?我要在1分钟内知道答案!”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