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DNF侵入漫威 > 第14章 后续影响
    卢克从窗户爬进自己房间,悄悄打开门缝望了几眼。养父母似乎已经去休息了,楼下客厅里很安静。

    关上房门,卢克躺倒在床上,很快就睡着了。

    这一整晚他多次施放念气罩,发现这样很耗费精力。现在他非常的困,眼皮已经完全睁不开了。

    整个晚上卢克睡得很香。天亮前似乎还做了一个美梦。

    他梦见自己成了欧皇,恍惚b套完美毕业,在团本里秒天秒地秒空气,一群小弟在身后喊“666”。

    一觉醒来,已是早上九点多钟。

    可以想见,昨晚闹出了那么大的动静,外界应该已经吵翻了天。

    卢克起床,洗脸刷牙,然后下楼吃早餐。

    走进客厅,他发现昨晚受伤的夜魔侠大叔马特已经不在了。只有那张沙发上隐约还残留一些尚未清理干净的血迹。卢克当作没看见。

    “早上好,凯伦。”

    “早呀,honey!”正在准备早餐的凯伦,一把搂住卢克,在他脸上宠溺的亲吻了一口。

    卢克装作不在意的抹了抹脸颊,这种事情至今他还不怎么习惯。

    心理上毕竟是个成年人,凯伦虽然名义上是他养母,但她年龄也就三十岁出头。

    被一个比自己大不了多少,没有真正血缘关系,容貌八十分的女人每天早上亲一口,这感触,嗨,别提了。

    桌上摆放着标准的美式早餐,面包牛奶,培根煎蛋。

    看见桌上只有两套餐具,卢克问:“福吉又没吃早餐?”

    凯伦神情顿了顿,然后笑着说:“亲爱的,福吉还有工作要忙,早上他已经吃过了。”

    “哦。”

    卢克不说什么。他知道,福吉是在处理马特受伤的事。

    想必是趁一早,把盲人律师送回去对方住处了。看样子夜魔侠的伤应该并无大碍。

    电视里正在播放着早间新闻。播报员一脸打了鸡血的在播报昨天晚上,那场吵醒了半个纽约的帮派混战的消息。

    画面上,镜头出现了地狱厨房昨夜交火地带的情况,早上已经被大量警察封锁了,警车遍地,警灯交相闪烁不停。

    据报道,在昨晚的交火当中,纽约警察有五人殉职。现场遭受到穷凶极恶的帮派份子的重火力洗地,画面中出现了一片狼藉的现场:

    碎裂一地的玻璃,混杂着鲜红未干的血,尸体已被送走,地面上随处可见一道道焦黑的爆炸痕迹。整条街区宛如在地狱中。

    用播报员的话来说:“如您所见,这片街区的惨状,就像是被深渊恶魔蹂躏了一遍。”

    “哦,上帝啊。”正在吃早餐的凯伦用手捂着嘴,难以置信的看着这幅惨相。

    画面切换到现场采访,可以看到周围那些楼里的居民都在忙着搬家。一个老妇人对着采访镜头控诉说:“以前,这里就是地狱。可这一次?撒旦刚刚来过这里!”

    报道披露了本次帮派火并的参与者:俄罗斯黑手党,纽约本地帮派,以及日本极道组织。

    最后,画面上还出现了一张模糊照片,是当时在夜晚环境下拍摄的。照片上是一个神秘人,个子很矮小,隐约可见脸上带了一副钢铁侠面具。

    照片上被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下面标注:他不是钢铁侠。那么,他是谁?

    望着电视画面,卢克叉子上的半块煎蛋掉了下来。这不就是自己么?

    自己居然被人偷拍了!魂淡!

    看照片模糊程度和角度,应该是附近住户当时用手机拍到的。这些人还真是不怕死,敢于冒着枪林弹雨,用生命去偷拍。

    卢克心说幸亏小爷当时带着钢铁侠面具。

    下次务必要更加小心。宗瑞门徒真是无处不在啊魂淡……

    重新叉起煎蛋,卢克一口吃掉。

    他不认为任何人有可能找上门来。昨晚他已经做得够隐蔽了,侏儒的假象,变声器,加上钢铁侠面具,都给了他完美的伪装。

    想必这场乱战带来的后续影响,还会持续发酵一阵子。

    可就算那些帮派掘地三尺,追查昨晚的事,追查的也是那个侏儒。而他现在,只是一个7岁坐在桌边乖乖吃早饭的小孩子。谁都不会怀疑到他头上来。

    ……

    此时,斯塔克大厦顶层豪华办公室里,望着贾维斯呈现出来的新闻图像,托尼有些错愕的张了张嘴,半晌才说道:“原来我都已经这么受欢迎了……”

    连帮派份子火并都带着他的面具?

    “先生,需要我查出这个人的来历吗?”房间里响起一个没有感**彩的男声。

    “没这个必要。”托尼想了想,摇头,“这种事情与我无关。好了贾维斯,告诉我,马克5的便携化,准备得怎么样了?”

    “一切都已准备妥当,先生。”

    “那么,开始测试吧。”

    ……

    地狱厨房,轮盘赌场。

    一个戴着黑边框眼镜,西装笔挺,年轻英俊的白人男子,迈着稳健的步子走进了赌场。赌场经理闻讯后慌忙赶出来迎接。

    “韦斯利先生……没想到,您亲自来了。很荣幸能见到您……”赌场经理语气里充满敬畏,对这个年轻男人低下了头。

    “查到了什么?”韦斯利声音低沉,正是昨晚电话里的声音。

    “还,还没有确切的消息……那个侏儒,就像凭空蒸发了一样。不管是我们的人,还是俄罗斯人,都找不到他。”经理磕磕巴巴地说,“其,其实,那人赢走的钱,并不多。您看,这件事情,是不是……”

    “不是多少的问题。”

    韦斯利打断对方的话,淡淡看了经理一眼,语调不变说道:“我说过,没人能像这样拿走金并的钱。先生还不知道这里发生的事,你希望他知道?”

    “不不不。”经理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冷汗大滴大滴的往外冒。

    他知道,眼前这人的身份,不仅仅是大老板金并的助手,实际上更像是官家,深得大老板的倚重。

    韦斯利的话,一定程度上可以代表金并。

    韦斯利伸出手,略微整理了一下西装和领带:“搞定这件事。”说完,他就转身走出了赌场。

    “是,是!我会继续派人追查的!”

    直到韦斯利的身影消失在门口,赌场经理这才终于抬起头来,长松了一口气。然后他立即叫来几名手下,安排继续追查昨晚的始作俑者。

    “该死的侏儒!”经理恨某人恨得牙根痒痒。

    ……

    “阿嚏——”卢克揉了揉鼻子。

    经过昨晚的帮派混战,他可以确定一件事:至少目前的金并,还不是那个最鼎盛时期时,掌控了全美七成犯罪的地下皇帝。

    目前的地狱厨房,还处在帮派乱战,各方争抢地盘时期。光是昨晚出现的,就有三方势力。

    在这三方当中,俄罗斯黑手党和日本极道半斤八两。金并的人明显表现出比这两方更有魄力,占据地狱厨房是迟早的事。

    卢克把这些暂时搁置在了脑后。

    今天是周末,他不用去上学。想来自己也是苦逼,自己一成年人,整天要跟一帮小屁孩坐在同一间教室里上课,学习1+1=2,真够丢人的。

    把房门锁上,卢克掏出了那张银行卡把玩着。他在计划该如何花销这7万5千美刀。

    忙活了一整晚,现在是收获时间。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