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DNF侵入漫威 > 第10章 俄罗斯轮盘
    “法克鱿,侏儒!”

    阿纳托里爆了句俄语腔粗口,语气中充满了轻蔑,丝毫不留余地。

    罗特斯大怒:“法克白皮猪!”

    一片更大声的哗然。这可是地图炮。

    “法克your bloody mother,侏儒!”阿纳托里反击。

    在周围一大群人看热闹不怕事大的起哄声中,只见卢克活动了几下肩膀,扭了扭脖子,故意在罗特斯身上用力一捶,借着咳嗽声掩饰了罗特斯的惨叫,然后卢克缓缓走到桌前,回到了座位上。

    “你想怎么赌?”

    盯着阿纳托里,卢克声音淡淡地问。

    现在即使没有罗特斯挑拨,他也不能忍了。这句问候他要还回去。

    卢克心想,既然这俄国佬这么期望输得干干净净,那他今晚就成全对方好了。反正今晚他就是来搞事情的,不妨,再搞大点。

    从一开始,他就准备好面对今晚无法善了的情况。别忘了这里是什么地方。待会儿少不得要动手。

    阿纳托里显得很得意,他似乎觉得,把卢克激怒回来,是一件值得夸耀的事。

    他点了一支粗大的雪茄夹在手里,另一只手拦腰搂住了身边金发女郎的柳腰。阿纳托里扬起下巴,语气轻蔑的对卢克说:“骰子我玩腻了。我们来玩二十一点,怎么样?”

    卢克十分干脆地摇头:“不会。”

    “什么,你不会?”阿纳托里脸色讽刺说,“来赌场玩,居然不会二十一点?行吧,那你说,你能玩什么,侏儒?我是不会输给你的。”

    阿纳托里弹了弹烟灰,眉毛一挑,补充说:“除了骰子。”末了又加上一句:“这破玩意儿,我玩腻了。”

    这话说的漂亮,可是在心里面,阿纳托里其实是对卢克刚才在这张赌桌上所表现出的运气给吓到了。他不想再跟卢克玩骰子是真的。

    先前围观的赌客此时一个都没离开,全都在兴致勃勃的等着围观这场好戏。

    这时,有人提议说:“玩轮盘怎么样?别忘了,这里可是叫轮盘赌场。”这个提议立即引来人群的附和。

    “轮盘?”

    卢克和阿纳托里互相对视了一眼。

    “我没意见。”阿纳托里笑呵呵的摊了摊手,秀了秀肌肉上的纹身。

    卢克略一皱眉,沉吟了几秒钟后,也点头说:“可以。就玩轮盘。”

    轮盘也是一种赌场里风靡全球的常见项目。

    通常在轮盘上会有37个投注格子,轮盘会随着顺时针转动,由作为庄家的荷官,负责在转动的轮盘上打珠,珠子落在哪一格的数字上,就代表得奖号码。

    闲家可以提前投注多个号码。一般来说,投注方法有单丶双丶红丶黑丶大丶小,以及前期丶中期丶后期丶一线丶二线丶三线,甚至三边,四边,五边等等多种玩法,每个押注的赔率各不相同。

    总的来说,轮盘规则要比骰宝复杂的多。

    不过好在,这个项目,同样也只是需要运气。

    但凡只要是运气占大头的项目,卢克就有十足信心自己能赢。他安然的靠坐在座位上。个头虽小,但气势十足。

    “你好像很有信心?”阿纳托里瞥了一眼卢克说。

    “还行。”卢克使用变声器发出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奇怪,既低沉又沙哑:“我想,今晚在这里的人,都应该知道,我今晚赢了很多。”

    随着他的话,周围赌客门顿时一阵整齐响亮的欢呼:“赌神!赌神!”

    二人确定准备接着对赌轮盘,这些赌徒显得异常兴奋,眼睛都在冒光。一些家伙甚至怂恿赌场开赌,他们要赌卢克和阿纳托里二人谁能赢到最后。

    阿纳托里从鼻子中发出了一声嗤笑,目光盯着卢克,冷笑道:“你知不知道,轮盘叫什么?叫俄罗斯轮盘。你觉得,你凭什么能赢我?”阿纳托里口音带着浓重的俄罗斯腔。

    其实从名字就能听出他是俄罗斯裔。之前也有人介绍他的身份,是地狱厨房臭名昭著的俄罗斯黑手党的人。

    卢克懒得回答对方。心中在冷笑:“凭什么?就凭运气,我就能赢到让你跪下唱征服。”

    很快,一群赌场工作人员就把面前的这张赌台,改造成了轮盘赌台,上面摆放了一张标准俄罗斯轮盘。

    赌场方面也更换了一名新荷官,来负责二人的赌局。

    像这种双方不服气,互相对赌的情况,在这种地方显然并不少见。赌场处理这种争端显得十分老练。

    不过,由于今晚情况比较特殊,卢克之前的骰宝战绩,实在有些过于惊艳了。换的这个新荷官似乎有点不一般。

    卢克注意到,这名荷官手指的特定部位上有厚厚的老茧。除非玩牌玩出老茧,卢克估计这人应该不是善茬。荷官腰间衣服下略微凸起,也可以印证这一点。

    荷官微笑着自称是持有自拉斯维加斯正规赌场证书的专业荷官,请参赌双方相信他的技术是一流的。

    “我相信你枪法也是一流的。”卢克心说。

    在周围一大群兴奋的赌徒们围观注目下,对赌开始了。

    等亲眼见到俄罗斯轮盘这种赌具后,卢克就更加确信了,轮盘并非是像影视剧里演的那样,荷官能够暗中操纵出老千。

    要想指定一枚小球准确无误落入一个那么小的空格,那简直是天方夜谭。除非荷官是个变种人,拥有意念控物的超能力,否则是不可能这样精准操控结果的。

    而轮盘上格子的交错布局非常合理,小球差之毫厘,便是谬以千里。

    因此可以说,这几乎也是完全凭借运气的赌局。卢克彻底放心了。

    开赌场的当然不是傻子。既然全世界的赌场都设有轮盘项目,说明这个项目是能为赌场赚到钱的。大多数赌场项目其实大同小异,在规则上会对庄家有利。

    就像骰宝的1点和18点判庄家赢,围骰判赌场通吃一样,轮盘也大致如此。

    这也是“十赌九输”的原因所在。

    身为闲家,投注的窗口其实是非常狭窄的,只有命中在窗口之内,才有赢的机会。而与输面相比,赢面的几率实在小的可怜。

    然而,还是那句话,这些都对今晚的卢克不适用。

    他现在运气翻倍,今晚想不赢都不行。

    这场对赌的结果可想而知。

    第一局,卢克押注单数。阿纳托里立即反着押,押了双数。

    结果,小球最终停在了轮盘上的17号格子内。是单数。

    卢克继续延续了骰宝不败的神奇,一下子就点燃了周围那些围观赌客的兴致,一时之间,“赌神”的欢呼声浪再次响彻赌场当中,吸引来了更多人来观看赌局。

    阿纳托里冷哼一声,铁青着脸说道:“再来!”

    他就不信了,这世界上真有运气好到这种程度的人?他不信对面卢克还能持续保持这种运气,以他的经验,运气这东西总是风水轮流转,也该轮到他阿纳托里赢了。

    然而,结果,却让阿纳托里大失所望。

    今晚他注定无法获得运气女神的眷顾。因为今晚卢克已经把运气女神包养了。

    第二局,卢克还是押注单数。阿纳托里继续反着押,押双数。

    总之不管怎样,他铁了心要跟卢克对立到底。

    结果,小球再次停在了单号格子内。

    31号,单数。

    阿纳托里心底压抑着一股怒火,整个人像要喷发的火山,猛捶了一下桌面,他从牙齿缝中挤出了三个字:“再来!”

    卢克面不改色心不跳。面具下,他嘴角微微一笑,淡定的笑容让他此刻颇有一种高手风范。正所谓,一切尽在掌握中!可惜没人看到。

    第三局,阿纳托里先一步抢着押了单数。

    卢克一阵好笑,他也没说什么,拿了几个筹码押了双数。

    轮盘开始转动。荷官按下电子开关,将小球嗖地弹射进去,小球以肉眼几乎无法观察的速度在轮盘上飞快转圈。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包括阿纳托里,和围观的其他人。

    最终,随着轮盘上的小球停止了滚动,小球终于落在进一个格子中。

    所有人定睛一看,2点,好“大”一个双数啊!

    阿纳托里气得几乎要吐血,他的脸色黑得像鞋底,脸皮抽搐,看上去颇为狰狞。周围人群爆发出了一阵欢呼,为谁欢呼不言而喻。这更令阿纳托里几乎当场就想爆发。

    他身旁的金发女郎似乎出言安慰了一句,被阿纳托里一脸不耐烦的一巴掌甩开。

    “再来!”

    阿纳托里目光死死的盯着卢克,露出了狰狞而疯狂的冷笑,像一匹来自西伯利亚的饿狼。

    卢克一语不发的重新下了注。钢铁侠面具下,他的笑容逐渐隐去。环视一下四周,他在想:“今晚一共带来了163颗感电手雷,嗯嗯,应该够用了。”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