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DNF侵入漫威 > 第9章 去死吧俄国佬!
    按下摇骰子开关时,荷官的手都在发抖。

    随着三枚骰子开始在玻璃盅内快速跳跃,周围人群全部屏住了呼吸,人人都死盯着玻璃盅,眼睛眨都不眨一下,仿佛生怕会错过答案揭晓的那一刻。

    一些赌客手心更是出满了汗。这些人见卢克这一把居然罕见的玩了一把大的,这些人于是在经过短暂考虑之后,也全都跟着玩了一把大的。

    要知道,围骰赔率之所以这么高,有150倍赔率,正是因为三颗骰子点数一样的几率实在太小了。

    平时那些押围骰的人,要么是纯粹的赌徒,妄图一夜暴富,结果往往是输得连内裤都不剩。而要么,就是随便玩玩的人,而这种人说不定还真就中了。

    赌博,从来都没有定数。

    然而今晚,这些人却仿佛找到了信仰一般,几乎都不怎么考虑,就全都追随卢克下注。

    有的人,甚至把身上所有的家当,一股脑都疯狂的押上了赌桌,追随卢克押围骰。

    这是今晚最为疯狂的高朝时刻!

    卢克也在目不转睛的盯着三颗骰子,他此时心中隐隐也有些兴奋和躁动。体内的血液,也在此刻仿佛沸腾的热水,肾上腺素飙升起来。

    一百枚筹码,输了的话,1000美元就打了水漂。而假如他能赢的话,按照150倍赔率,赌场方面就要给他1万5!

    毫无疑问,这是他今晚最大的一次豪赌!

    赢了就可以收工了。而假如不幸输了,也没关系。一晚上到现在,他差不多已经赢了5万美元。今晚他来的目的之一的已经达成了。

    一时间,赌桌周遭安静异常,落针可闻。

    所有人的耳朵都竖了起来,耳中都只有三颗骰子在玻璃盅内不断跳动,发出的“叮叮当当”一声声清脆的魔音。

    就在这万众瞩目当中,三颗骰子终于失去了动能,逐渐的停了下来。

    第一颗停住,正面是3点。

    所有人眼睛眨也不眨。

    第二颗也停住,正面居然也是3点!

    这时,只听到赌场里所有人都长长地猛地吸了一大口气,他们的眼睛全都不约而同睁圆睁大。现在就看第三颗的点数,究竟会是多少……

    仿佛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又仿佛只是一瞬之间。

    第三颗骰子也停住了。

    3点!

    竟然真的是围骰!!

    毫无预兆的,人群一瞬间就爆发了。

    无数男男女女全都疯狂了!不可思议的惊呼声,歇斯底里的尖叫声,捶胸顿足的呐喊声,瞬间达到高朝,一浪更高一浪,连绵不绝,仿佛就要把这赌场的顶棚给掀开!

    这一次,这些人,真的彻底疯狂了!

    围骰!

    赌神说押围骰,就真的出围骰!

    这位不是赌神,又是什么!?

    所有人亲眼见证,亲身经历,整个过程,有目共睹!

    “赌神!赌神!赌神!”

    卢克整个人被包围在了一片欢呼的声浪中。

    各种语言,各种口音,参杂喧嚣,状若疯狂。

    此刻,任何话语都已经失去了表达这些人激动心情的功能。许多人已经语无伦次,疯狂吼叫着“赌神万岁!”目睹卢克的最终胜利,仿佛赢的是他们自己!

    在一片喧嚣的膜拜声中,卢克收起面前一大堆筹码,点头示意荷官,让赌场给他结算。

    荷官终于哭了……

    足足150倍赔率,这荷官也算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可是今晚光是这一局,赌场要赔的,就不只是卢克一个人,还有这些一起押围骰的所有人。这数字可就大了去了。

    荷官仿佛已经看见,自己被愤怒的幕后老板派人打断手脚,丢进臭水沟里的一幕了。今晚这一桌诡异的赌局,给他十张嘴,他也解释不清啊……

    卢克起身要走。

    围在他身后的人群,立即自发地让开了一条通道。

    此时此刻,无论哪种肤色,什么样的身份,所有人都在向卢克,这位今夜当之无愧的赌神,致以他们最崇高的敬意!

    在这座赌场里,在今晚,他就是神!

    别看他是侏儒,但此刻,他无穷高大!

    周围人掌声雷动!

    卢克要说心里没一点变化,那是不可能的。现在他还真有点自己赌神在世,天下无敌的感觉了。他在心中暗乐:“不得不说,系统实在太给力了!”

    就在他刚迈开脚步时,身后却传来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声音有些高调:“刚赢了就要走?该死的侏儒!敢不敢跟我再赌几局?”

    瞬间,所有人目光齐刷刷地朝说话之人望去。

    发现是那个浑身纹身的白人肌肉男。

    好戏似乎还没结束?所有人眼睛又开始发亮。

    卢克微微皱了一下眉,转身望向对方。

    他记得这人。

    这人是唯一不学他押注的人,自始至终像是铁了心一样跟他反着押。于是这人自始至终都在输。

    然而,这人似乎还偏偏不信邪,硬是跟他杠上了。偏偏每一把都玩的很大,一晚上输了不知多少钱。卢克也不知道这家伙到底是怎么想的。自己和对方肯定无冤无仇。

    这时,卢克听见有人在身后小声议论:

    “嘿,这不是阿纳托里吗,俄罗斯黑手党的双子,这里的常客啊。”

    “你来的晚,没看见。阿纳托里今晚一直在桌上。可惜,运气女神今晚没站在他身边,他一直都在输。”

    “狗屎,和赌神对赌,这太愚蠢了!”

    “不过看样子,阿纳托里似乎居然想挑战赌神?不放让他离开。这下子,可有好戏看了!”说话之人声音很是兴奋。看来哪儿都有爱看热闹不怕事大的人。

    能在这地方厮混的,就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周围人群顿时开始纷纷起哄。

    阿纳托里仿佛顺应了民意般,得意一笑,眼睑上的疤痕让笑容显得狰狞,他伸手,对卢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说:“坐下吧,侏儒。再跟我赌两把。除非你没种?我不清楚,侏儒是不是下面也有种?也许,和太监一样?你证明给我看,怎么样?”

    周围人群全都一阵放声大笑。

    卢克面具下冷笑不语。

    今晚他闹出的动静,已经足够吸引到赌场背后的人注意到他了。他现在正等对方出来现身。

    “怎么,你不敢吗?”阿纳托里语带不屑的嗤笑一声。

    在阿纳托里身边坐着一个打扮妖艳,身材火爆的金发女郎。他一把搂住身边妖娆的金发女郎,肆无忌惮的在女郎身上揉捏起来。

    周围人群发出一阵怪笑和口哨声。

    阿纳托里咧开嘴,疤痕狰狞的冷笑道:“这样好了,你继续跟我赌,不多,再赌十把。然后不论输赢,她,今晚就给你用,怎么样,侏儒?尝过女人的滋味吗?”

    周围人群又是一阵哄笑。

    阿纳托里得意的扬起头,目光中带着戏谑。

    金发女郎在听了阿纳托里的话后,脸上表情丝毫未变,反而饶有兴趣的打量起卢克,还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

    卢克刚要回绝“抱歉,没兴趣。”(怕有毒)

    这时就听他肩膀上罗特斯大声骂了一句:“去死吧!愚蠢的俄国佬!”

    卢克愕然。

    周围人群一片哗然!

    旋即,这些人起哄的更厉害了。大家都认为,这就是卢克身为赌神,为了维护赌神的尊严,答应接受挑战的挑衅回击!

    一时间,口哨声此起彼伏,赌场里气氛异常火爆……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