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萌兽掌控者 > 第112章 小偷阿哲
    秦少陵感觉到自己这段时间以来的运气真的是很背,先是被无缘无故的丢了一个小强,然后去追杀的时候居然还遇到了吸血鬼的老巢,弄得他是溅了一身的畜生血回来,再之后,他这边的生意就无比的惨淡,就好像所有人遗忘了他这个店,这里再一次变成了之前的铁匠铺一般,这到底是怎么了?

    这似乎还不是主要的,等了几天都没有客人之后,秦少陵也感觉到有些不对经了,想要去一探究竟的时候却发现有魔法骑士团的人过来封店,美其名居然还说他们是没有按照正常的规定路径进行的操作,把秦少陵给气得,差点当成就想把这群人都给丢出去了。

    好在总算是现在也没有生意,而且这群人似乎也没有太过分,只是随便的罚了一些金币也算是了事了,只是看到那些金币被带走的时候,秦少陵多少还是有些肉疼,这就是活生生的想要把他的命带走啊,这些家伙,真的是太没人性了。

    当我走在这里的每一条街道,我的心,似乎从来都没有这么平静……秦少陵似乎现在就是有这样的感觉,没有了生意,店还没有开始推向市面,也没有好好的赚钱,就直接被勒令关门了,秦少陵那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让边上的岳心美都有些好笑,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秦少陵的郁闷之上,岳心美这也是很皮啊。

    看着这街道上面一个个摆摊位的大叔大婶,都是一些没有魔法感应,也没有成为骑士剑士的人,只是作为最普通的人成为这个城市的一部分,虽然离王国的国都也不是很远,却只能远远的看着国都,而秦少陵,似乎感觉自己也成为了这些人的一份子。

    ‘刷’

    一声轻微的声音传来,只看到,一个少年缓缓从一个正在买水果的老人身前走过,而秦少陵分明就看到这个少年的手中多了一个东西,是那个老人的钱袋,这是时迁啊,这顺手牵羊的能力,还真是让秦少陵大开眼界了!

    “大爷,又给大娘买水果过去了,大娘的病怎么样了?有没有好转一点了?”

    商贩似乎对于这个老大爷还是挺熟悉的,看着老大爷的眼神多少也有些同情,就算是那称好的水果,也给多放了一些,似乎这些水果本来就是不要钱的一样。

    “哎,趁着她现在还能吃,就尽量给她买点她平时喜欢吃的东西呗。”

    这话说的,多少有些萧条跟落寞,甚至于秦少陵听到了都有些伤感,当看到自己的爱人在自己面前慢慢的等死,这种情况,或许他宁愿等死的他,但是,这老大爷依然还是能够不离不弃的去照顾,这也算是那老大娘的一种幸运跟恩赐了吧。

    “咦?我的钱袋呢?”

    老大爷摸了摸自己的口袋,似乎他明明就记得自己的钱袋是放在自己口袋里面的,但是现在却根本就没有,一时间他都有些慌了,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让秦少陵吃惊的事情出现了!

    只看到,本来走出了两步的那个少年,很突兀的转了个身,又将那钱袋塞到了老大爷后面的袋子里面,而老大爷这个时候似乎也正好摸到了后面的口袋,发现原来钱袋是放在这里的时候,也是心有余悸的松了口气,最终在跟商贩的告别中离开了。

    “少陵,看什么看的这么认真?女人?”

    岳心美现在是不是有些太疑神疑鬼了,秦少陵随便看看周围,就觉得他是在看女人,难道他就是色鬼投胎,随便逮住一个女人就会上的男人吗?他又不是田伯光!

    “我只是看到一个比较有意思的小孩而已,他身上的味道,跟之前来我们店里面的那些人有些类似,但是我却感觉他跟那些人又有着巨大的差别,怎么说呢,有种出淤泥而不染的感觉,刚才……”

    秦少陵简单的跟岳心美说了一下刚才的事情之后,就算是岳心美都有些诧异了,已经到手的钱,谁还会去管别人的死活,这应该就是一个称职的小偷应该做的事情,显然,那个小鬼就是一个不称职的小偷了。

    当然,或许就是因为他的年级还小,心里多少还有着不少的良知,所以听到了老人的话之后,他最终的选择是成全了老人的心愿。

    继续闲逛,秦少陵似乎也没有去管这个少年之后的作为,这只是他生命中的一个一闪即逝的过客,难道每一个跑龙套的他都要记住?那不烦死他了吗?

    …………

    虚度时间似乎总是显得那么的快速,当秦少陵反应过来的时候,天色居然都有些晚了,明明秦少陵只是感觉过去了没多久,但是这没多久的时间,让本来应该还在半空的太阳,已经接近落山了,或许就是因为他是跟岳心美一起来的,现在他终于体会到女人逛街的时候时间是多么的不值钱了。

    “说吧阿哲,你今天到底偷了多少钱?”

    这绝对不是秦少陵故意偷听的,他还没有这样的嗜好,也不是他好奇,或者真的如他自己想象的一样,是他倒霉,最近总是遇到各种麻烦的事情,就算是跟他没有关系,他都觉得到头来火很有可能会烧到他身上来。

    非礼勿视,非礼勿听,人人各扫门前雪,别管他人内出血,嘴里不断的念叨着这种不知名的经文,秦少陵加快了自己的脚步,他最好就是不要有人不看到他,然后他可以好好的回去睡大觉了,只是岳心美却并不是这么想的。

    “没有偷到,以后我也不会再去偷了,跟你们借的钱,以后我会打工还给你们的!”

    这么倔强的口气,让秦少陵也都有些动容了,偷钱,多么容易来钱的一种手段啊,但是这稚嫩的声音却放弃了这样的手段,宁愿自己辛苦也不想去偷钱,这是个汉子,秦少陵不由朝着这边看了过去。

    这不就是白天的那个小孩吗?秦少陵似乎有了一些兴趣了,当时他明明就看到这个少年的手段,那种技术,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够达到的,或者用神乎其技来形容也不为过了,以他的手段,以后成为盗神也不为过,但是他却放弃了这么一个大有钱途的职业,这真是不应该啊,什么人性之类的,能值多少钱?

    “打工,哈哈哈,你这辈子,只能给我不断的去偷钱,借的钱,你还真的天真的以为我之前说的话是真的,什么借你母亲钱让她去埋了你父亲,真是笑话,一个快死的女人,你觉得我们会借钱给她吗?要不是她还算是有几分姿色,连那些钱,也不会得到!”

    说到这个的时候,说话的男子一脚狠狠的踢在了阿哲的肚子上面,紧接着再一拳打在了阿哲的脸上,然阿哲整个人都倒飞了出去,只是那不甘的眼神,依然还是紧紧的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

    有几分姿色?而听到这个的时候秦少陵似乎一下子就将所有的线条都理清楚了,这个小孩,是受骗了,而原因,只是为了他以为的母亲去世前借下的钱,然而他母亲得到的钱,却是以自己的**得到的,根本就跟这些人没有任何的关系,也就是说,小孩这些年来,根本就是蒙在鼓里给这些人赚钱!

    但是,听到这个人的话,再看到这个人脸上的那种得意洋洋,秦少陵突然有了一种很强烈的冲动,他要杀了这个说话的光头,即使这个人他并不认识,但是就刚才的话,让秦少陵想起来当初他没有能够救下的柳梦儿,即使现在时间过去很久了,愤怒依旧。

    ‘哒哒’

    秦少陵脚下一动,在原地溅起了一片尘土,再一次出现的时候,已经在这说话男子的前面了,一副出头鸟的样子让男子也有些奇怪,秦少陵是从哪里冒出来?这么多双眼睛看着,居然不知道秦少陵是哪里出现的,这还真是……

    “出头鸟啊,不怕死就往前一步,看我不打得你牙齿都只能往肚子里面吞!”

    这货说话,怎么就没有学到精髓了呢?这是吓唬人的方式吗?怎么听起来是一点都不可怕,而且还有种很自卑的感觉。

    “不要再让我说第二次,不想死在这里的,就给我滚蛋!”

    秦少陵的声音,无比的冷酷,那种神情,还有那种气势,就像是从千军万马的尸体里面走出来的一样,让本来无比嚣张的男子都难以再开口说出第二句话了,张了张嘴想要让其他人上的那些话,却根本就没有胆子说出来。

    “你,你……”

    除了你你之外,他的脑子,已经完全的短路了,即使秦少陵最终出现在他的面前而后将他刚才在阿哲的身上实行的那种动作斗转星移了,这男子居然依然还是没有任何的反应,一二三木头人吗?

    “你,你死定了,得罪了我们三合佣兵团的人,你就等死吧,不管你走到哪里,我们也一定会举团来灭了你的,洗干净脖子等着吧!”

    放狠话谁不会,被秦少陵一脚踢飞了之后的男子似乎也终于醒过来了,只是他留下的话,却似乎根本就没有给秦少陵留下任何的心理负担,这胆儿,是不是有些太肥了,还是无知到,以为以一人之力可以对付一个佣兵团?

    (本章完)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