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262 你的身世
    白思渊有些头疼,他揉着太阳穴,想着这应该是他们吵架的场景,可是他想要再想起来一些的时候,头疼欲来的几乎要炸裂,他无法用心去想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事情。

    此时此刻的白思渊才知道,关于过去他曾经爱着的人,的确叫孙颖晨,但是曾经为了她占为己有的那种情感,却不知不觉间发生了变化。

    “白思渊,不管你信不信,只要你好好的,我们可以没有未来,你一定觉得很可笑吧,可是我不觉得这可笑,因为我爱你啊。”

    白思渊一个人静静的坐在沙发上,他摸出手机,屏保上面赫然跳出一个人的屏保,上面孙颖晨笑眼弯弯而她的一旁就是自己,他侧头在她脸上落下一吻,两个人同时笑的很甜蜜。

    白思渊想,曾经的自己一定非常爱她吧。

    这个时候屏幕上面的相片突然一变,欢快且有节奏的铃声打乱了他的思绪,是一个没有经过保存的电话,他好奇接了起来。

    “喂。”一个清脆的声音传进手机里面。

    白思渊唇角溢出一抹笑容,说:“小萍。”

    沈萍的呼吸声在电话里面清晰可闻,她沉默良久才缓缓开口说:“真不知道现在叫你陈离还是白思渊。”

    白思渊也跟着叹一口气,说:“小萍,我只是希望你知道,我们之间并没有变。”

    沈萍对着电话,自己一个人在空旷的大房子里面,虽然有保姆和阿姨照顾她,但是这样的生活让她非常的不自在,她爱白思渊不假,可是她也知道,一旦他想起来了,那么她就什么都不是了,甚至落得一个难看的地步,可是她却鬼使神差的跟着白思渊一起回国了,只是因为他的一句:“小萍,不要离开我。”

    白思渊有些慌了,说:“小萍,你怎么不说话了,你在听吗?”

    沈萍立刻回归到现实,笑了笑说:“我没事的,只是来到一个陌生的环境,让我有些不适应,之前我们过的苦日子,虽然每天紧巴巴的,可是依旧还会幻想一下将来的生活也许通过努力会达到一个富裕的生活状态,现在眼前的一切都发生了,我住在大的房子里面,可是心里面却依旧不安,陈离,我爱你,但是我的爱不希望给我们相互彼此带来毁灭。”

    “你现在在哪里,我去找你。”白思渊现在十分担心她,他知道沈萍其实是一个没有安全感的女孩子,自己的身份突然间的转变,一定会给她带来极度的不安,他必须过去照顾她,陪在她身边才行。

    沈萍却摇头:“算了,你明天还要去公司熟悉业务,我不想让你太辛苦,只是一点,陈离,我希望你可以好好照顾好自己,等你一切都稳妥了,我们找个日子好好聚聚。”

    沈萍挂断电话,她一个人住在空旷的大房间里,这里一切都有,还有佣人照顾她。

    曾经沈萍想过陈离或许会是不一样的人,毕竟在他们之间的生活里,她还是可以感受到陈离气息下的高贵,可是她做梦都没有想过,他居然还有这样的身份。

    桌子上面的杂志每一本都有写关于海澜集团独子白思渊的报道,杂志封面上面他依旧帅气,放荡不羁的样子,和之前在巴厘岛认识的白思渊却是截然相反的,她甚至怀疑曾经自己到底有没有真的拥有过他,还是说只是失忆给她的生活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

    那么如果,他将来有一天回复了记忆,那么她是不是真的要彻底放手了。

    可是沈萍依旧抱着不切实际的幻想,总有一天,她爱着的陈离会不顾一切,冲过来抱紧她,然后说,留下来,或者,我跟你走。

    在她的存在的幻想里依旧极度不安,她确定的是现在的白思渊爱着她,但是她无法肯定是将来的某一天,他是否会极度厌烦自己这张脸。

    毕竟在爱过后才知道,其实自己无法承担失去他的后果。

    其中一本杂志上面赫然刊登的白思渊的秘密女友,虽然对方脸上打了马赛克,可是只要见过她的人自然就知道那个马赛克后面的女人到底是谁,孙颖晨很漂亮,他们曾经一定非常相爱。

    沈萍将自己缩在沙发上,抱着一个抱枕,想着见到陈娟时候的一幕幕,她不得不承认陈娟的气场非常大,她甚至带着厌恶的眼神看着自己,可是却依旧愿意为了心爱的儿子平心静气的坐下来聊天。

    依旧是在这个房子里面,陈娟坐在沙发上,而沈萍就恭恭敬敬的站在她对面,沈萍上下打量她的眼神就像是扫描仪一样,让她局促不安。

    “不用这样怯生生的表情,你到底是谁,不用任何人说,只要略微打听一下就知道了,或许你身上还有就连你自己都不知道的身世,如果你愿意的话,不妨坐下来,我们聊聊。”陈娟端起桌子上面的咖啡,轻轻的抿了一口,然后将包里面的一份资料放在桌子上。

    沈萍不知道那厚厚的一打资料里面到底是什么,可是看着陈娟好像没有特别讨厌自己的意思,当然,或许她也意会错了。

    陈娟看了她一眼,继续说:“你应该是二十年前从上海被拐走的,说实在的,你也是一个值得心疼的姑娘,话说辗转被卖到巴厘岛,应该是你人生的新开始,但是新父母好像对你并不是很上心,在你四岁的时候你又被拐走了,虽然你的新父母还是通过警方找了你三天,之后就不了了之了。”

    沈萍,有些错愕,的确,这些事情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毕竟她年纪那么小,从小她被灌输了太多的思想,很多东西不是偷来的就是抢来的,她从来都不知道自己的身世如此波折。

    “再后来,你被一个偷盗团伙的人盯上,四岁的你想必生活的一定很艰辛,不难想象你也应该是一个要强的女孩子,很快,十三岁你就有了人生的第一个案底,接下来的未来每一天,想必不用我说,你自己也心知肚明。”陈娟的语气淡淡的,听得出来,陈娟对于自己曾经的生活轨迹以及点点滴滴都调查的清清楚楚。

    沈萍明白,不管自己曾经的哪一件事情摆出来,都是人生的一个污点,而且永远无法抹去。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