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261 可以没有未来
    下午两点,孙颖晨准时出现在人事部,销假之后,她就回到办公室了。

    路过前台的时候,看见前台小姑娘贼眉鼠眼的看着自己,孙颖晨心里一跳,之前前台出现这样的眼神的时候,那是因为陆恒来了,而这一次,恐怕……

    果然,陆恒坐在沙发上,翻看着杂志,瞧着二郎腿,简直当这里是自己的地盘。

    孙颖晨直接将毛呢外套脱了下来,直接挂在门口,说:“我说陆少,不管怎么说你也算是一个成功的商人吧,平时不要老往别人的办公室跑,传出去了,你不做人,我还想做人呢。”

    陆恒直接放下杂志,走到她的桌子前,摆弄她桌子上面的水晶球,说:“我听说你找到了白思渊,把他带回来了。”

    孙颖晨一怔,随即问:“这件事情不过是今天才发生的,你这么忙,怎么知道的。”

    陆恒反而一笑,说:“你的事情,我哪一件不关注了,在说了,机场媒体那么多,周垚又是晴天的老总,这样劲爆的新闻,你以为周垚会控制情绪让底下的员工压制下来,自然你在巴厘岛的时候,国内就已经有了关于白思渊的新闻,只是没想到,你从来都是反派人物,第一次正面形象出席啊。”

    孙颖晨不懂了,反问:“这话是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啊,作为白思渊的前女友,面对现女友这样的狗血桥段下,你还可以十分理智的将前任和前任的现任接回国,你的形象简直高大。”陆恒这句话说的是十足十的中肯,毕竟孙颖晨做的一般都不是其他女人可以做的出来的,所以他是真心的夸赞她。

    孙颖晨叹了一口气说:“知道吗,通过这件事情,我想到了曾经的自己。”

    陆恒很认真的听,说:“说来听听。”

    孙颖晨想了想,说:“那是多久的事情了,只是通过这件事情,让我突然想到曾经自己很难过的一瞬间,我和喜欢的男人在聊天,他说不聊了要先吃饭,当时的我只是一怔,因为我自己正在一边打字一边趁着他回复的间隙胡乱吃口饭,那时候我才觉得自己方寸大乱,他不过就是有条不紊的生活出现间隙的时候,和我打发时间聊天罢了,而我用全部的时间去爱他,抽空才生活。”

    陆恒没有想过孙颖晨会和自己说起这样的一件事情。

    孙颖晨笑了笑说:“所以啊,我一直都很爱白思渊,任何人都知道,以至于现在他还在我的心里,但是他已经不是从前的他了,我如果还停留在从前,依旧当那个傻傻爱着他,永远去做伤害自己的事情,那我才是真的傻,现在爱情不是我的全部,金钱才是。”

    陆恒突然笑了,然后宠溺的摸着她的头,说:“所以也是你提议要给海澜做一次专访?”

    孙颖晨连忙点头和稻米一样,说:“是啊,所以你要赏脸,接下这次的专访,也让我好好露个脸。”

    陆恒连想都没想,直接说:“什么时候安排,你提前和我说一声就行。”他笑着看着孙颖晨,其实她能放下,他是真心的替她高兴。

    其实陆恒自从知道白思渊没有死的时候,还让孙颖晨找到了他,他是担心的,毕竟他也知道白思渊没有死,只是不知下落了而已,可是没想到他却是失忆了,忘记了关于过去的一切事情,原本他以为孙颖晨会很难过,可是看着她现在这个样子,他才真正的放下心来。

    孙颖晨快速的在电脑上敲击着什么,然后在本子上记录着,随即抬头看着陆恒,迎上了他的目光,孙颖晨微微眯了一下眼睛说:“陆少,这个时间你还在我的办公室,有点不太合适吧。”

    陆恒沉思了一下,点头:“如果我听不出你这是赶我走的话,那我也太没有格调了。”

    孙颖晨直接摆摆手,说:“出门左转不送,顺便帮我把门带上。”

    陆恒直接在她额头敲了一下,说:“好,但是这次的专访,你记着,欠我一顿饭。”

    孙颖晨直接比了一个ok的手势,然后说:“没问题,陆少慢走,陆少不送。”

    白思渊的房间。

    忙忙乎乎的他被拉着在房子里面转悠了好久,就连地下室也看了一遍,陈娟不厌其烦的说着,任何意见家具摆设,时不时的问他有没有想起来,可是白思渊都是摇摇头,陈娟也知道,强逼迫他没有任何效果,所以才放他回到房间休息的。

    白思渊一个人在房间里面坐着,虽然知道这是自己第一次回到这个房间,可是说不上为什么,他总是觉得这里十分的熟悉。

    不知道为什么,他脑海之中突然闪现一个片段,好像是因为一个男声,或许应该叫情敌的人,他居然才吃一个情敌的醋。

    脑海之中闪现的画面就像是碎片一样,一点一点无法拼凑,但是里面的人物除了自己还有孙颖晨。

    “送我回家吧。”孙颖晨语气显然有些累了。

    白思渊看向她,问:“不是说去看电影吗?”

    “你刚才是故意的吧,其实你大可不必,我和陆唯一已经没有什么了,我对你怎么样,你完全了解,何必把事情做的这么难看呢?”孙颖晨有些生气,全程她不是没有看出来,白思渊在处处针对陆唯一。

    白思渊依旧将车子开的四平八稳。

    “如果你不在意他,何必向着他说话,你对我怎么样在没有遇见陆唯一之前,我都可以心平气和的感受,可是他一处新,你就不一样了,你说话的语调和神情完全就是另外一个人,孙颖晨,你心里心知肚明,你对陆唯一并没有放下的那么干净。”

    “停车!”

    孙颖晨彻底怒了。

    白思渊有些头疼,他揉着太阳穴,想着这应该是他们吵架的场景,可是他想要再想起来一些的时候,头疼欲来的几乎要炸裂,他无法用心去想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事情。

    此时此刻的白思渊才知道,关于过去他曾经爱着的人,的确叫孙颖晨,但是曾经为了她占为己有的那种情感,却不知不觉间发生了变化。

    “白思渊,不管你信不信,只要你好好的,我们可以没有未来,你一定觉得很可笑吧,可是我不觉得这可笑,因为我爱你啊。”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