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260 送你回去
    平静两个月的海澜集团再次回归大众的视野之中,海澜集团的独子白思渊重新回归的消息再次引起轰动。

    白家别墅。

    白震天扶了扶眼镜,再次确认看见的是自己的儿子,不由眼眶微微湿润。

    陈娟则是无法平静下来,眼泪双双掉落:“儿子,真的是你,真的是你,你回来了,这真是太好了。”

    白思渊看着两个陌生的人,他刚开始是抗拒的,可是身后的孙颖晨却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说:“过去吧,就算你真的没有为人子女的情感,你也看在他们这么大年纪的份上,过去给他们一个拥抱吧。”孙颖晨全程很镇定。

    白思渊回头看着她,终于走了上前,拥抱了陈娟和白震天。

    他们三个人拥抱在一起的画面如此和谐,白震天想这一刻就像是一生那么漫长。

    陈娟已经吩咐张妈做了白思渊平时最喜欢吃的饭菜,偌大的家里仿佛一下子热络了起来。

    孙颖晨没有想过自己还会回到这里来,可是今天她只是负责将白思渊重新送回来而已,现在任务完成了,她要走了。

    大门口周淼的车就停在那里,孙颖晨走到院子的时候,白震天叫住了她。

    “小晨,你等一下。”白震天追了出来。

    孙颖晨站定脚步,回头看他,笑道:“白叔叔。”

    白震天不好意思的看着她,说:“我始终亏欠你一句对不起。”

    孙颖晨却摇摇头,说:“白叔叔,您别这么说,我很理解你当时的心情,我想,如果是我的话,我也会那么做,或许我会做的比你还过分哦。”

    孙颖晨的一句玩笑的话,反而引得白震天呵呵一笑,白震天真的举得孙颖晨好像和去年的她不太一样了,虽然他们之间没有太多的交流,但是他依旧可以看得出来孙颖晨在成长。

    “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未来只会越来越好的。”孙颖晨微笑着说。

    白震天点点头说:“是啊,会越来越好的。”突然他想起来什么,说:“医生提前已经给我看过诊断,思渊他……”白震天有些欲言又止。

    孙颖晨却直接戳破,说:“他失忆,对,他忘记了关于过去的一切事情,包括白家,包括海澜,当然,也包括我。”

    白震天了解,孙颖晨现在应该是很难过的:“我咨询过医生,思渊他会想起来的。”

    孙颖晨却摇头,说:“曾经我以为只要我们在一起,不管经历了什么大风大浪,我都会挺过来的,可是现在我不这么想了,只要他活着,只要他健康,只要他幸福,就算我们不在一起了,我也会笑着祝福他,所以没有了情侣的关系,我们不还是朋友吗?”

    孙颖晨的大度和坦率,白震天十分欣赏,但是他还会举得可惜了,就说:“是思渊对不起你,他对不起你的太多了。”

    孙颖晨反而开玩笑的说:“所以啊,现在我们只是朋友,朋友之间恐怕就灭有亏欠了,只有值不得值得。”

    白震天见她已经做了决定,也不再说什么了,只是笑着说:“不管你做什么,将来一定错不了,所以你要加油。”

    孙颖晨点点头,然后挥手:“您先回去吧,我还要去处理其他的事情。”

    白震天目送孙颖晨离开,他叹息了一声,却觉得他活了这么一大把年纪,反而没有一个年轻的孩子活的潇洒,陈娟却给他披了一件衣服,说:“当心着凉。”

    白震天却拍了拍她的手,说:“思渊回来了,思渊回来了。”他只是重复着这一句话。

    陈娟叹了一口气,说:“小晨是个好孩子,只是我们思渊总是会伤害到她。”

    “那个叫沈萍的姑娘,你已经打点好了吗?”白震天问。

    陈娟点点头,说:“是,安排住在别院了,至于接下来的事情,稍后再说吧。”

    白思渊的事情让白震天和陈娟好像一夜之间苍老了很多,可是现在他们却是开心的,毕竟死而复生的儿子回来了,哪里还有比这个还要开心点事情。

    一路上周淼谈了不少口气,终于还是忍不住了。

    “我就不明白,你把白思渊接回来也就算了,那个叫沈萍的,你干什么管她的死活?不说别的,你和白思渊之前是那种关系,沈萍她就是一个小三,你居然把小三接回来了,简直看不懂。”周淼一再叹气。

    孙颖晨扬手就是一个爆栗,周淼咧嘴叫唤了一声:“你干什么啊?我哪里说错了?”

    “你没有说错,只是现在我想明白了,你们不都是一直劝我,让我放弃吗,曾经我执念太深,只是想着既然相爱,那么一定要在一起,可是现在不同了,只要他好好的,只要他活着,我们是否有未来,都不重要了。”

    周淼反而听着孙颖晨的这句话,深深的敬佩她,有的时候周淼都怀疑,她们两个的脑回路是一样的,只要自己爱着的人幸福,她们都宁可愿意当那个牺牲的人。

    孙颖晨看着车外的景物,道路两旁树杈上面挂着的还没有融化的雪,地上却是湿漉漉的一片,根本看不见雪花的踪迹,其实有的时候,雪花不一定非要落下才是永恒,挂在高处也许是另一种安排。

    “我下午要上班了,我的假期到头了。”孙颖晨有些郁闷。

    周淼看了看时间:“等下还可以一起吃个午饭,下午你要是累的话,我和我哥说一声,你直接回去休息得了。”

    孙颖晨却摇头:“吃午饭这件事情可以有,但是休息就免了,毕竟你不能让我情伤,还让我财产也受伤吧,平白无故被扣工资,那是要遭天谴的。”

    周淼一听咯咯的跟着乐,现在她真的是放心了,也许之前的孙颖晨是佯装不在意,而现在的孙颖晨,是真的愿意放下了,脸上的笑容是根本骗不了人的,或许白思渊活着回来是好事,忘记了关于过去的一切,对于孙颖晨来说也是好事。

    下午两点,孙颖晨准时出现在人事部,销假之后,她就回到办公室了。

    路过前台的时候,看见前台小姑娘贼眉鼠眼的看着自己,孙颖晨心里一跳,之前前台出现这样的眼神的时候,那是因为陆恒来了,而这一次,恐怕……

    果然,陆恒坐在沙发上,翻看着杂志,瞧着二郎腿,简直当这里是自己的地盘。

    孙颖晨直接将毛呢外套脱了下来,直接挂在门口,说:“我说陆少,不管怎么说你也算是一个成功的商人吧,平时不要老往别人的办公室跑,传出去了,你不做人,我还想做人呢。”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