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259 过去的他
    只是一切都太晚了,太晚了,她已经决定好了要放手了。

    周垚和周淼对视了一下,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了,他们根本就没有想到。

    孙颖晨坐在沙发上,她就像是做错事的小学生一样,安安静静的坐在沙发上,甚至不参与他们之间的任何言论,只是一双颤抖的手却出卖了不安的她。

    孙颖晨现在才知道害怕,原来,他现在已经爱她如此之深,她无论如何都不能下定决心将他们分开,她不是没有想过用强的,可是孙颖晨也知道,一旦她那么做了,那么她将永远的失去他。

    “白思渊,你带着沈萍回国吧。”孙颖晨起身,走到他们身边,说:“关于我们的过去,我可以放下,但是你不能如此自私,毕竟国内还有你的父母,他们都需要你,白思渊,回去吧。”

    午后十分的阳光总是如此炙热。

    巨大的遮阳伞下孙颖晨和白思渊安静的坐着。

    面前的大海波涛汹涌,很多的年轻人在沙滩上打沙滩球,两队都旗鼓相当,分不清那一对更为领先。

    “你找我出来,不是为了就这么和我坐着叙叙旧吧。”孙颖晨首先打破了宁静。

    白思渊有些尴尬,面对自己的恋人现在却如此陌生,他也觉得自己应该对不起她的,可是他对于孙颖晨来说,除了抱歉,他不知道还应该和她说什么。

    “我希望你不要恨我。”白思渊的声音依旧如此,好听的声线,一直出现在孙颖晨的梦境之中,而这一次,如此现实,她不用通过真假难辨的梦境再去回忆他,这一刻,他是真的回来了。

    孙颖晨却笑了笑,说:“我怎么会恨你呢,我只是恨自己罢了,一直以来,都是我比较脆弱,现在冷静下来想想,如果当时没有这么弱,不让你一直保护着,或许,我们的未来真的会不一样,或许也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白思渊平静无波澜的表皮下很难看出来他真实的想法:“可不可以和我说说,过去的我。”

    孙颖晨转头看向他,不知道为什么,之前撕心裂肺的那种感情现在逐渐在愈合,也许正因为他重新回来了,所以一切不确定的因素就算依旧存在着,只要他活着,一切都不重要了,哪怕他永远都想不起来,哪怕外来眼睁睁的看着他走到别人的人生之中,可是她都不在乎了,毕竟他回来了,不是吗。

    “白思渊,也许说这句话,你不会相信,但是我希望你知道,我很爱你,很爱很爱,从所有人都说你死了之外,我依旧觉得你还活在这个世界上,这样的感觉真好,所以,白思渊,不要有太大的压力,就算你不记得我了,就算你对我的爱已经消失了,你依旧可以和沈萍在一起,遵循自己真实的情感,这才是我认识的那个白思渊,所以,还是那句话,我愿意放手,不管你信不信。”

    白思渊一怔,对于突然出现在他世界之外的人,他没有办法坚定的告诉自己对于这个没有情感牵绊的人来说,眼前的这个人是曾经自己的挚爱。

    但是白思渊还是觉得胸口闷闷的,像是一块大石头从上压了下来,看着依旧笑颜却是强颜欢笑的她,白思渊说不出来的心疼,他多想拥抱她一下,可是理智终究还是战胜了。

    “你真的想知道关于你的过去。”孙颖晨转头看着他。

    白思渊坚定的点头:“我想你听说。”

    孙颖晨点点头,笑了笑:“故事很长,你可有耐心听下去。”

    “说来听听。”

    孙颖晨一下子怔住了,此刻的她居然不知道应该如何说起,关于白思渊的事情,他们好像经历了很多,可是从头细说她却觉得他们之间的事情无从开口一般。

    “怎么不说呢?过去的我,到底是什么样子。”白思渊看着孙颖晨的侧脸,却看见她眼睛蕴含的湿润,她是在哭吗?还是一直强忍着泪意。

    孙颖晨却将头转到另外一面,根本让人看不见她脸上的任何表情。

    “我只是在想,我应该从哪里说起。”孙颖晨的确在想,可是回忆之中,关于他们甜蜜的部分实在是太少了,她只能挑挑拣拣的说着:“我酒品不好,就是传说之中的一杯倒,关于喝酒,你曾经给我明文下令过身边没有你之外,我不允许喝酒。”

    白思渊仔细的想了一下,却依旧无迹可寻,也许曾经的自己对她的确很霸道吧,可是现在内心的深处对她却没有任何可以起波澜的情绪,或许只有没有失忆的时候,才会和她一起共鸣。

    “你曾经想过出国深造,可是因为我,你放弃了深造的机会,留在国内,我一直都举得亏欠你的,可是你和我说,只要和我在一起,才是你最终的梦想。”孙颖晨突然笑了,好看的眼睛笑成弯弯的形状,她转头看着白思渊,看着他脸上依旧平静无波澜的神情:“是不是很难相信,你曾经说过这么肉麻的话。”

    白思渊也跟着笑了笑,虽然孙颖晨说自己亏欠了他,可是现在白思渊却觉得一直都是自己亏欠了她。

    “其实我忘记和你说了,曾经的你还有比我更重要的事情。”孙颖晨说到这里,她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心酸的苦涩:“海澜酒店是国内数一数二的有名的酒店,海澜的确多灾多难,同样也想要超越,竞争者想要取而代之,可是你却是用命在为海澜保驾护航,曾经我很生气,事情一旦出现在我和海澜之间让你做决定,你永远都会选择海澜,现在我想想,其实我还是挺小气的,是不是。”

    白思渊现在什么都不记得,对于她说的家族企业,他也只能听着,毕竟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回应,可是听着她说关于自己的过去,过去的自己真的对她不太好。

    “我们也曾经分分合合过,你为了保护海澜还和别人订婚了,大喜之日,你对着所有媒体面前说着订婚誓言,而我只能对着电视机……”孙颖晨说到这里有些哽咽,她突然笑了,说:“我是不是特别不争气。”

    “对不起。”白思渊开口说:“我为了曾经的自己和你道歉。”

    孙颖晨摇头:“没必要的,如果你还是之前的白思渊,你就会明白,你不会和我道歉的,我要的也从来都不是对不起。”

    白思渊自然明白她要的是什么,可是现在他给不了,他真的给不了,愧疚感越来越深。

    平静两个月的海澜集团再次回归大众的视野之中,海澜集团的独子白思渊重新回归的消息再次引起轰动。

    白家别墅。

    白震天扶了扶眼镜,再次确认看见的是自己的儿子,不由眼眶微微湿润。

    陈娟则是无法平静下来,眼泪双双掉落:“儿子,真的是你,真的是你,你回来了,这真是太好了。”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