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258 回去吧
    沈萍沉默了一下,继续说:“我和白思渊是两个月前认识的,那个时候我还是一名小偷,我经常出没在这一带附近,我可以说是一个惯犯,那个时候陈离,哦不是,是白思渊,他第一次进入我的视线,是因为他给了一名街头混混五百美元让他去曌酒店门口等谁,我虽然不知道,他的用意,可是我却看见他钱包里面的钱有很多,所以我跟踪他几天,却发现,他天天如此,总是在曌酒店门口徘徊。”

    接下来的日子,沈萍摸清了他的路线和出门的时间,并且也掌握了他所住的酒店,那是一家规模不大的酒店,所以沈萍就开始打算迁入他的房间,盗取他的财务,然后不动声色的离开。

    可是沈萍没哟想到的是,白思渊却中途回来了,而且刚好撞见她拿着自己的钱包。

    发现事情苗头不对的沈萍,立刻转身跑了,白思渊却一路跟着她穷追不舍,沈萍绕过几个街道都没有将白思渊甩开,心里面正咒骂着,却听见身后“嘭”的一声,然后很多人开始尖叫。

    沈萍回头的时候却看见白思渊已经躺在了血泊之中,一旁从出租车上下来的司机显然表示一脸的震惊。

    当时的沈萍是好奇的,她打开白思渊的钱包却发现里面并没有钱,为什么他连命都不要对自己穷追不舍呢。

    “我还是将他送到医院了,后来的事情,想必我不用说,你们也猜得到。”沈萍将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的说了。

    孙颖晨简直不敢置信,她有些激动:“所以,造成白思渊失忆的罪魁祸首就是你。”

    沈萍后悔的点头,说:“是我。”

    “那你有什么脸让他爱上你,你还有什么脸接受?!”孙颖晨显然很激动,她无法想象,天之骄子的白思渊会跟着她在这里当一个行李保管员。

    “所以,我过来是想要将他还给你,我知道早晚有这一么一天,我也知道,在他的曾经的世界里面有一个很爱很爱的女人,就算他已经忘记,我还是知道。”沈萍诚实的说,并且从口袋里面拿出来一枚戒指,上面一颗明亮的钻石烨烨生辉,她直接将钻戒放在桌子上,说:“我想,这枚戒指应该是你的吧。”

    孙颖晨看着那枚陌生的戒指,她拿了起来,戒指的内环刻着字,syc,不由的眼眶湿润了,这枚迟到的戒指和迟到的感情,中途却发生了这么不可控的意外。

    沈萍继续说:“syc这三个字母,我记得你说过,你叫孙颖晨,所以这枚戒指,应该是他想要送给你吧。”沈萍叹了一口气,说:“我想要说的都说完了,这个纸条上面的地址就是白思渊现在的住处,我谢谢他曾经出现在我的生命里,所以我也知道现在是我要离开的时候了,所以,我把他还给你,至于要不要报警,我也等你的消息。”

    “你走吧,我们不会报警的。”孙颖晨立刻做出了决定。

    沈萍不敢置信的看着她,不相信她如此的大方。

    “也许你不会相信,我恨死你了,但是现在的你对于思渊来说,你很重要,但是你必须要离开他,回国才是思渊必须要走的路,而你已经牵绊他太多太多了。”

    “谢谢你。”沈萍苦涩的笑了笑,说:“再见。”

    沈萍原本就是小偷,可是她没有想过自己这一辈子还可以偷别人的爱人,而自己居然还爱上了他,这应该就是上天对自己最大的惩罚了吧。

    就在这个时候,他们的大门在外面砰砰作响。

    周垚起身,走到门口,透过猫眼看见外面的来人,先是一怔,随即将门打开。

    白思渊直接越过周垚,快步走到沈萍的身边,然后十分仔细的上下打量着沈萍,发现沈萍没有事情,他就像是失而复得了一件宝贝一样。

    恰恰这一幕刺激到了孙颖晨,她难过的别过了脸去。

    “为什么要走,为什么要丢下我?你是否想过,你丢了我,我该怎么办。”白思渊十分委屈的和沈萍说着这一番话,丝毫不在意一旁还有这么多人。

    沈萍听着他如此说,自然难过的落泪,她一直摇头:“我们一开始就是错的,我只是想要将你原本的人生还原,你失去的记忆,现在可以慢慢找回,我不想到时候你由现在的爱变成恨。”

    “我可以不找回记忆的,你为什么不相信我。”白思渊朝着她嘶吼。

    “你怎么可能不找呢,我看过你床底下放着的医院诊断书,你每一天都在想如此才能找回记忆,我都知道,我现在成全你,你为什么不愿意放过我呢。”沈萍不懂,她已经让步了,为什么白思渊还揪着不放。

    沈萍知道,现在是失忆的白思渊喜欢自己,而不是完全的白思渊,所以她不能冒险。

    白思渊从兜里面拿出来一张张的医院诊断书,直接放在沈萍的手里面,一字一句的说:“我之所以去医院,只是想要证明一点,我的过去,倒是什么样的人,我是否已经有妻儿子女,我必须要证实这一点,因为只有这样,我才可以爱你,我不能让你受到任何伤害!”

    一句句的言辞恳切,彻底解开了沈萍所有的顾虑,她做梦都没有想过他想要找回记忆,只是为了不让自己受到委屈,原来如此。

    只是一切都太晚了,太晚了,她已经决定好了要放手了。

    周垚和周淼对视了一下,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了,他们根本就没有想到。

    孙颖晨坐在沙发上,她就像是做错事的小学生一样,安安静静的坐在沙发上,甚至不参与他们之间的任何言论,只是一双颤抖的手却出卖了不安的她。

    孙颖晨现在才知道害怕,原来,他现在已经爱她如此之深,她无论如何都不能下定决心将他们分开,她不是没有想过用强的,可是孙颖晨也知道,一旦她那么做了,那么她将永远的失去他。

    “白思渊,你带着沈萍回国吧。”孙颖晨起身,走到他们身边,说:“关于我们的过去,我可以放下,但是你不能如此自私,毕竟国内还有你的父母,他们都需要你,白思渊,回去吧。”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