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257 曌
    沈萍看着他,眼泪不由的往下掉,眼前的男人她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动心爱上的,她曾经以为自己可以无忧无虑,哪怕生活过的再清贫如洗,她也可以潇洒放肆,但是认识了陈离之后,她的人生轨迹和以往的不同了,她想要安定的生活,想要一个温暖的避风港,这些都是没有认识他之前不会想到的。

    或许,这是沈萍透支了一生的好运气才换来的吧。

    当天晚上,白思渊睡的很早,沈萍却坐在椅子上仔仔细细的审视了一下一封信,看了很久她才十分不舍的将信放进信封里面,而信封上面赫然写着三个大字,辞职信。

    这是沈萍想了好久的事情了,其实没有孙颖晨来之前,她也想过,当时去医院医生也说了他只是头部受到了创伤,丧失了一部分的记忆,但是只要假以时日,他就可以想起来,沈萍寄希望他永远都想不起来,可是事实并非如此。

    她不是不知道陈离背着她去过医院,而且检查的都是同一个事情,就是他的大脑受到的创伤什么时候会好,如果他不在乎过去的记忆,她大可以像现在一样生活着,毕竟她是爱他的,可是现在她不能这么自私,也不能这么冒险。

    沈萍知道,但凡陈离想起来了,那么他一定会恨自己,那个时候的难过还不如现在的快刀斩乱麻。

    沈萍将桌子上面的夜灯关闭,将信封放在兜里面,轻轻地走过去看着床上熟睡的他,第一次,她主动亲吻他的额头,那也是她第一次如此主动靠他这么近。

    天知道沈萍多么不想离开他,可是他的家人甚至是恋人找来了,所以现在她必须要放手了。

    “陈离,再见了,或许当时给你取的名字就注定我们早晚会分离吧。”沈萍眼泪掉了下来,她深深吸一口气,看着他然后下定决心转身离开了出租屋。

    床上依旧沉睡的白思渊却不知道她已经走了。

    这一晚,注定成为几个人心里面永远的创伤。

    曌酒店大厅内,依旧灯火辉煌。

    孙颖晨接到前台的电话,说沈萍想要见她,孙颖晨同意了,让沈萍直接来房间找她即可。

    电梯缓缓上升,这是沈萍第一次乘坐客梯上来,平时她都只能走楼梯,她看着电梯内部的折射玻璃里面的自己的脸孔,一张年轻的脸,却写满了被生活逼迫的无奈,这和今天第一次看见的那个女孩相比,自己其实早就输了。

    沈萍穿着一件白色的t恤,一条洗到发白的牛仔裤,这是她能够找到的还算干净整洁的唯一一套衣服,她从来不是看中这些外在物质条件的人,只不过,今天她要做一件事情,所以她不可输。

    孙颖晨开门的时候看见早已经不穿工服的沈萍,她显得很局促,站在门口,怯生生的,像是做错了事情的孩子。

    “进来吧。”孙颖晨站在门口,给她让开一条路。

    沈萍侧了身子走了进去,她脚上穿着的依旧是酒店提供的黑色拉带鞋,但是这样的一双鞋踩在厚重又柔软的地毯上,还是可以感受到很舒服的。

    房间内正对着的就是一面巨大的玻璃窗,可以看见碧蓝的大海,还有成群的游客,当然,这里是视线最好的一套房间,她在曌酒店内做过服务员,所以她深知这里的一晚上要多少钱。

    客厅内坐着一男一女,虽然不知道他们是做什么的,但是从考究的衣服上来看,想必身份地位不容小觑。

    周淼穿着一套湖蓝色的连衣裙,头发虽然短,但是很有味道的干练,她脸上的精致妆容看得出来是花了心思的,脚上虽然穿着一双拖鞋,但是她见过,那是在贵宾室内才提供售卖的五位数的拖鞋。

    而一旁的男士,穿着一套休闲服,脸上还是可以看得出来,他年纪应该不大,可是却事业有成,毕竟他眼睛里面闪动着的却是一种超越年龄的成熟和稳重。

    孙颖晨从门口走了过来,她穿的很简单,一个格子的一字肩的连衣裙,齐肩的头发发梢刚好落在裸露的肩膀上,这样的孙颖晨和昨天那个哭天抢地的她截然相反,今天的她很知性又很妩媚,孙颖晨并没有化妆,可是较好的面部不难看出来她昨天没有睡好。

    “你找来我,想必是有事情要和我说吧。”孙颖晨从她身后走过来,看着沈萍说:“既然如此,不用拘束,坐吧。”

    沈萍也坐在了沙发上,同时孙颖晨也坐在了沙发上。

    “我今天找你的确有一件事情,说是找你,不如说求你。”沈萍的声音有些哽咽。

    “我听前台说,你昨天晚上就过来了,但是却依旧坚持今天早上和我见面,我想知道,这一晚上,你到底想到了什么,又有什么事情要求我的,现在我的男朋友爱上了你,你和需要过来求我?”

    沈萍尴尬的四处看了看,原本想好的话,却因为孙颖晨的一席话而变得不知道从和说起。

    周垚看了看周淼,说:“或许她们有什么事情想要的单独说,我们先离开一下。”

    沈萍立刻摇头:“不需要,我这件事情没有必要隐瞒谁,如果你们听完之后,想要把我送进警察局,我也不后悔。”

    孙颖晨更加好奇,到底因为什么事情,为什么会牵连这么广。

    “好,既然如此,你就直接开门见山的说吧,我想,除了我和白思渊的关系,我们还不至于成为敌人。”孙颖晨的声音很淡,丝毫听不出来她任何的情绪。

    “我和陈离是两个月前认识的。”沈萍缓缓开口。

    孙颖晨听着这个名字十分刺耳,却强调了一句:“他叫白思渊,不叫陈离。”

    沈萍吓了一跳,然后默默点头。

    周淼却在一旁握住了孙颖晨的手,此刻她的手是冰冷的,周淼知道,她一定很紧张才会如此,所以周淼轻轻的拍了拍她的手背,示意她不用太紧张,一切有什么事情,都有她做主。

    沈萍沉默了一下,继续说:“我和白思渊是两个月前认识的,那个时候我还是一名小偷,我经常出没在这一带附近,我可以说是一个惯犯,那个时候陈离,哦不是,是白思渊,他第一次进入我的视线,是因为他给了一名街头混混五百美元让他去曌酒店门口等谁,我虽然不知道,他的用意,可是我却看见他钱包里面的钱有很多,所以我跟踪他几天,却发现,他天天如此,总是在曌酒店门口徘徊。”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