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256你走吧
    “她很担心你。”周垚走了过去,坐在她的旁边,说:“你是一个很要强的人。”

    孙颖晨笑了笑,说:“可否安静的听我说说话,毕竟有太长时间时间没有人好好听我说话了。”

    周垚点点,说道:“如果你愿意,我自然愿意当你的听众。”

    孙颖晨放松了姿势,依靠在藤椅上,她的神情显得十分的慵懒,她唇角扯动了一下,说:“你说所谓的感情到底是什么?你用了十秒的时间删除了他所有的联系方式,用了十分钟的时间清空了有关于他所有的聊天记录,又用十个小时的时间扔掉了他送的所有的礼物,再花十天的时间让输入法不再默认打出他的名字,可是……两个月之后,大家都以为你放下了,可笑的是连你自己也认为放下了,但是却还是被他一秒钟的声音打败,一秒钟的见面而触动心脏,他们都是骗人的,时间并不是万能的解药,所以啊,有些东西远比时间还要顽固,你说是不是啊。”

    周垚听着她声音淡淡的,像是随时都可能被风吹散在海风里,但是她说话神情却让人那么伤感,好像可以感同身受一般。

    周垚依旧安静的听着她断断续续的说着。

    “太多太多的人和我说他已经死了,我应该很潇洒转身,放弃甚至舍弃这段感情有关的所有记忆,渐渐的我也了解了,大家都劝我说他死了,或许是吧,所以我不再纠结关于过去的点点滴滴,但是现实就是这么可怕,我以为告别,可是却看见他,周总,你知道比不爱了还伤人的是什么吗?”孙颖晨看向周垚,这一刻她宁可放肆一回。

    周垚想了想,却摇头:“难道还有比不爱更伤人的吗?”

    孙颖晨却苦笑了一下,说:“当然,所有人都劝我忘了他,可是被遗忘的却只有我一个人。”

    周垚才懂得她的言外之意,的确,这太伤人了,心心念念来到约定好的城市,可是另外一个人却忘记了你,残忍升级版的和另外一个人女人开始了新的人生。

    也许,余下的人生再无可能。

    孙颖晨笑了笑,说:“我是不是特别可怜。”

    周垚却摇头,说:“不,你不可怜,你只是不愿意走出来,余生你若选择白思渊,可能接下来的道理会更加难走,但是你放手了,余下的人生或许还有更多的可能,不是吗?”

    孙颖晨看着,目光有些游离,她就这么看着他,周垚作为她的领导,除了工作从来不和她谈论其他的,可是现在却愿意放下身段来聊聊关于白思渊这个人,但是孙颖晨没有想过的是,就连周垚也劝她放手。

    不知道是否有这样的一段感情,你可以心甘情愿的付出一切,但是除了你以外,所有的人都劝你离开他,这就是所谓的不被祝福吧。

    其实孙颖晨根本不知道,大家之所以劝她离开的意思,并不是不想祝福她,而是大家现在都不能够自保,所以才会让两个人更加劳累。

    “你还年轻,未来的日子你越加努力,将来的筹码才会越大,其实不瞒你说,刚刚我从周淼那里了解了关于你的事情,你爱的很辛苦,白思渊为了你付出的很多,同时他也很辛苦,你们之所以都让彼此很累,就是因为你们相互都不够强大,孙颖晨,如果你很爱他,又愿意为了他无条件的付出,为什么不选择重新开始呢?”周垚换了一个角度劝说她。

    孙颖晨却听的云里雾里的,现在但凡她愿意听见去一些,无非就是因为周垚是十分中肯的立场,就像是一个局外人的人,看待别人的事情才会越发清晰。

    “怎么重新开始?”孙颖晨看着他,眼睛里面像是重新闪现出来新的光芒,那样的眼神让周垚陌生,好像第一次看见不一样的孙颖晨一样。

    “当初你和白思渊不也是谁也不认识谁吗,既然如此,那么你现在就变得强大起来,超过陶心雨,成为唯一一个可以站在他身边的人。”

    周垚的话的确带有蛊惑力,孙颖晨却笑了,虽然笑容依旧苦涩,可是比刚才任何表情都没有的要好的多了。

    “就算我努力超过陶心雨,他身边现在还有一个沈萍,他用命在爱着的人。”孙颖晨的眼光又暗淡了下去。

    “所以啊,你需要时间,现在你可以让白思渊重新回到他的轨道上,海澜需要他,而你也很爱他,这就够了。”周垚拍了拍她的肩膀说:“现在该知道怎么做了吗?”

    孙颖晨点点头,道:“谢谢你。”

    其中这一年对于孙颖晨来说她成长了不少,以前揪着一件事情无法忘怀,她只能一个人默默拭泪,生活依旧很平淡的过着,但是她也会遇见迈不过去的坎,但是对于过去的孙颖晨来说,现在的她除了沉默却很少有眼泪了,也许成长是伴随着阵痛的。

    孙颖晨一个人躲在屋子里面,她已经想的很开了,现在虽然陶心雨不是她和白思渊的威胁,但是却出现一个沈萍,沈萍的确不如她,可是现在失忆的白思渊却对她爱的很深。

    有的时候孙颖晨觉得现在的人生就像是一个怪圈,又像是一个轮回,现在她想要努力将白思渊从沈萍身边抢走,那么现在的自己和当初的陶心雨又有什么本质上不同的区别呢?

    还是说,其实爱本来就没有错,只不过是先后和该不该的问题。

    一个破旧且灯光暗淡的出租屋内。

    沈萍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她就这么坐着,像是一尊石像。

    已经知道自己叫什么名字的白思渊却很担心,沈萍从来都不会这样的,尽管生活上再艰难,她也永远是那个阳光的沈萍,可是今天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沈萍陷入了沉默,而自己的一颗原本安静的心却无法再回到从前。

    “陈离,现在到了你该回去的时候了。”这是沈萍今天开口说的第一句话,可是她的话却无比残忍,不给任何机会,直接将陈离推开了自己的人生。

    白思渊起身走到她身边,蹲下身子直视着她的眼睛,说:“或许我对我之前的记忆还有些许的执着,可是我睁开眼睛的第一时间看见的却是你,你对我的照顾,你给我取名字,我不相信你对我的感情可以这么轻易的割舍,沈萍,不要推开我,你曾经说过我叫陈离,离是永远不分离的离,你说我们会永远不分离的。”

    沈萍看着他,眼泪不由的往下掉,眼前的男人她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动心爱上的,她曾经以为自己可以无忧无虑,哪怕生活过的再清贫如洗,她也可以潇洒放肆,但是认识了陈离之后,她的人生轨迹和以往的不同了,她想要安定的生活,想要一个温暖的避风港,这些都是没有认识他之前不会想到的。

    或许,这是沈萍透支了一生的好运气才换来的吧。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