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255 当听众
    周淼点头:“那段时时间应该是孙颖晨最痛苦的七天,她被关了起来,白思渊说只要她签订了和解书,那么白思渊就能够保证她的人身安全并且可以控制住外面的声讨,孙颖晨当时口口声声和他说过这件事情和她没有关系,可是海澜的地位岌岌可危,最后,孙颖晨还是签署那个协议书。”

    周垚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当时为什么周淼要求自己将孙颖晨调岗去财务部门,孙颖晨和自己妹妹既然是一个学校毕业的,那么她们所学的专业自然相同,如果一个人不喜欢的专业,她自然不会去学,可是为了一段感情,却永远的放弃了自己的专业,这样的痛苦甚至和失恋同等的打击。

    “出来的孙颖晨那个时候非常痛苦,学校将她的学籍开除,虽然白思渊帮她选择了另外一所学校继续深造,可是孙颖晨最后还是放弃了,他们之后又经历了很多的事情,每一次都是孙颖晨的无条件的退让,曾经我问过她,为什么要委曲求全,全天下又不是只有白思渊一个男人,你猜孙颖晨她怎么说,可能你做梦都不会想到,她如此决绝的说,周淼你知道吗,我爱他,很爱很爱,哥,你说她是不是傻啊?!之后的事情,想必我不说,你也知道的大概了。”

    周垚陷入了一阵沉默,他不知道当时孙颖晨是以什么样的心境才说出了那样的一句话。

    周淼你知道吗,我爱他,很爱很爱。

    周垚一直都不知道,那种愿意无条件放弃自己的爱情到底是什么。

    “我记得白思渊是和陶心雨订婚了。”周垚直接抓住这一条问她:“这是怎么回事,白思渊不是口口声声的说爱孙颖晨吗,为什么反过来却和陶心雨订婚了。”

    周淼深吸一口,说:“因为陶氏集团的注资,又因为陶心雨是陶晔的心头肉又是唯一的女儿,所以陶晔不管用任何手段都会让白思渊妥协的。”

    “不得不说,陶晔就是一个彻头彻脑的商人,在白思渊彻底接管了海澜集团的那一天开始,他就已经替他的女儿开始盘算了,在海澜股权一再被稀释的前提下,白思渊终于受不了了,所以他答应和陶心雨订婚,并且和孙颖晨分手,其实孙颖晨是被分手,他们之前还是好好的,尽管孙颖晨爱的如此卑微,可是只要白思渊说,她就信,她真是傻啊。”

    “白思渊和陶心雨订婚的那天,满城欢喜,几乎成为所有新闻头条狂轰滥炸的一件喜事,可是只有孙颖晨一个人躲在房间里哭,当天晚上白思渊就找到了她,你也知道,其实我们大家都知道,白思渊没有办法能够两全,他能做的只有保护好海澜,可是孙颖晨也是人,一再受到伤害之后,她的爱还剩下多少呢,没有人知道,其实中间我劝过她好多次,可是我也知道了白思渊到底为了孙颖晨付出了多少之后,我才理解了她,如果我是孙颖晨,我也会不计前嫌继续维持这段外人不看好的爱情。”

    周垚是一个生意人,他自然知道在孙颖晨被陷害触动了很多法律的边缘的时候还能一如既往的平静生活,这背后白思渊一定动用了很多关系,所以他理解,白思渊才是爱的最艰难的那一个。

    一个男人可以让一个女人安然无恙的生活,想到两全其美的方法,的确是很难的。

    “这就是白思渊和孙颖晨的事,虽然没有值得炫耀的,可是却过的大风大浪,两个人都很痛苦,其实我一直都觉得对不起孙颖晨,因为我的原因,导致于她没能和白思渊一起去巴厘岛,当时白思渊下葬的那天,陈娟私下里找过孙颖晨一次,陈娟说当时白思渊想要带着孙颖晨一起去巴厘岛,然后在巴厘岛求婚,其实白家都知道,只是孙颖晨一个人不知道,作为她的朋友,我自然希望她可以嫁给爱情,虽然大风大浪都是因为她爱白思渊引起的,可是我还是希望她能够遵循自己的内心,但是还是因为我而错过了。”

    周垚对此事件不予评价,周淼在内疚的同时,孙颖晨就算是知道了结局,他想,孙颖晨还是会选择留下的,不为了别的,只是因为他还算是了解孙颖晨一点点。

    “你都知道了关于她的事情,现在怎么办,我的劝说已经没有任何作用了,要不然你试试看,毕竟你还是她的领导。”周淼看着周垚,希望他可以帮助她。

    周垚想了想,说:“我虽然起到的作用不大,但是我愿意试试。”

    仅仅隔着一个玻璃窗,外面的热浪还是让人不禁皱眉,毕竟房间里面的空调的冷风还是让远离外面的热浪袭击,周垚推开门走了出去。

    孙颖晨就依靠在藤椅上坐着,说不上她在看哪里,也说不上她在想什么,只是一点,她非常安静,安静到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安静到好像刚才他听见的关于她的故事说的都不是真的一样。

    “没想到会在巴厘岛遇见你。”周垚选择一个非常不乐观的开场白,可是说完了,他自己也知道后悔,但是却没有办法找到合适的开场白。

    孙颖晨单手支撑着下巴转头看向远处的沙滩,她的眼睛很漂亮,但是此刻却没有光彩,像是暗淡下来的灯。

    “你不适合劝人,我了解周淼,是她让你来的吧。”孙颖晨直接道破周垚来的目的。

    周垚笑了笑,说:“看来你很了解周淼,你们应该是天生的的朋友。”

    孙颖晨却笑了:“哪里有天生的朋友,无非就是相互了解罢了,你不是一个很会开导人的人,周淼找来你来,的确委屈你了。”

    “她很担心你。”周垚走了过去,坐在她的旁边,说:“你是一个很要强的人。”

    孙颖晨笑了笑,说:“可否安静的听我说说话,毕竟有太长时间时间没有人好好听我说话了。”

    周垚点点,说道:“如果你愿意,我自然愿意当你的听众。”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