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254 关于她的事
    “我叫孙颖晨,我是他女朋友。”

    吴刚更急无奈,他叹了一口气说:“说实在的,不管是论身份还是地位,你的确比沈萍要好,可是我们酒店的人都看得出来,沈萍对陈离到底有多好,她可以下了班隐瞒陈离去捡垃圾箱,只是为了能够多买几块钱,你也许不知道这个钱是用来干什么的。”

    孙颖晨当然不知道,她只是安静的等着他公布答案。

    “陈离曾经说,只要攒够了五万块钱,他就娶沈萍。”

    原本以为来到巴厘岛就是新生,周淼做梦也没有想过,唯一一次陪着孙颖晨放肆的代价却是,永永远远不可能和过去正式告别。

    阳台上可以最近距离的感受外面的热浪和嘈杂的游客在沙滩上嬉戏的热闹,孙颖晨就安静的坐在阳台上,她在这里发呆已经好久了,周淼已经开始担心了。

    如果你难受了但凡还愿意和别人沟通,那么一切解除危机感的方式还有迹可循,可是现在她却一言不发,就这么呆呆的坐在这里,没有人知道她心里现在在想什么。

    周淼叹了一口气,摇头:“没用的,我劝也劝了,可是,哥,这个是心病,除非孙颖晨她自己想开,要不然,一切都枉然。”

    周垚看着隔着透明的玻璃窗外面的孙颖晨,她甚至连姿势都没有动过。

    “我知道海澜酒店的大少爷白思渊,有关于他的报道,倒是有很多,那么他和她的呢?”

    周垚向来不是一个八卦的人,虽然他位于八卦的顶端,甚至于他向来都是操控八卦的,可是他却对此一点都不热衷,他只是当它为一个工作,混口饭吃,可是现在的周垚对于孙颖晨和白思渊的事情却无比的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才能让人一瞬间崩溃到无法自拔。

    周淼却一副好奇的样子,说:“哥,你该不是从来都没有过心动的人吧?”

    周垚的沉默却已经代表了答案,周淼一拍大腿,然后啧啧两声,说:“看不出来啊,排行榜位列前十的年轻企业家,居然还是纯情小伙。”

    周淼还没有来得及笑话他,却惹了一记白眼,周淼立刻收了笑容,说:“孙颖晨和白思渊其实在学校的时候就认识了,那个时候白思渊是学校的学生会主席,而孙颖晨却是一心想要进学会的一员。”

    周垚听的津津有味,说:“很普通的认识,没有什么稀奇的。”

    周淼却笑了一下,说:“也许正因为这是缘分吧,其实孙颖晨一直都认为她和白思渊是在她想要进入学生会才开始认识的,其实错了,那要追溯到几个月前,孙颖晨当时为了为了黎人舒大闹了足球场,让原本的黄震队输给了白思渊的队,那个时候孙颖晨依旧不认识白思渊,可是作为队员的白思渊却恨透了孙颖晨,因为她的乱管闲事,导致于白思渊的队不用做任何努力就可以得冠军。”

    周垚一听,连连摇头:“上学的时候足球和篮球一般都是男孩子除了好看的女生最重要的事情了。”

    周淼看着窗子外面的孙颖晨,又继续道:“其实我一直都不看好孙颖晨和白思渊在一起。”

    周垚不懂,问:“为什么?”

    “你也许不知道孙颖晨为了他付出了多少,自从和白思渊在一起,她就替他着想他的身份和地位,那个时候海澜为了做的更大,被陶氏集团钻了空子,其实也不怪陶心雨老是盯着白思渊,而是因为白思渊作为海澜唯一的继承人,他的光环太大了,孙颖晨只是小湖里面的一条鱼,她如何能够拥有磅礴大海里面的一条鲸呢。”

    周垚这个时候才了解到,也许孙颖晨自从选择和白思渊在一起的那一天开始,或许就是她悲剧的起点。

    “白思渊和孙颖晨还没有确立关系的时候,白思渊为了能够和她有一个开始,放弃了出国深造的机会,当时他的父母白震天和陈娟都不希望白思渊能够出国,正因为孙颖晨的出现,将困扰他们一直的症结所在给解决掉了,所以,也因为这件事情,白震天和陈娟对孙颖晨一直都抱有看好的状态,白家是何许人也,自然不在乎门第的关系,可是外界却不会给他们任何的友善眼光。”

    也许之前是孙颖晨只是作为晴天的一名员工,尽管她非常优秀,可是现在知道了关于她曾经的感情事件,也让周垚更加了解她了。

    “然后呢?”周垚继续问。

    周淼继续说道:“陶心雨的出现只是破坏他们感情的必要因素之一,毕竟陶氏集团才是让海澜忌惮的唯一。如果当时白思渊选择和孙颖晨一刀两断,从而和陶氏结亲,我想如今的海澜就不会是这个样子了。”周淼一声叹息,说:“也许,当时的快刀斩乱麻,孙颖晨今天也不会是这个样子了。”

    “白思渊还是选择和孙颖晨在一起。”周垚开口说:“因为这一点,激怒了陶氏。”

    周淼点头:“没错,陶心雨是女人,女人的嫉妒心一旦泛滥成灾,那么后果将不堪设想,也正因为如此,才是孙颖晨一切噩梦的开始。”

    周垚不懂,问道:“这话怎么说?”

    周淼叹气一声,解释道:“陶心雨虽然不知道因为什么手段,引得孙颖晨签订了一份财务协议,可是上面的所有财政款项都是不合法的。”

    周垚不敢置信,问:“孙颖晨她疯了吗?这是犯法!”

    周淼笑了一下,说:“她怎么可能不知道呢,所以这件事情她一定不会去做的。”

    周垚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你是说有人栽赃陷害?”

    周淼仔细回忆了一下,继续说:“也许是吧,可是鉴定科的人鉴定,签字属于同一个人签的字,可想而知,当时的孙颖晨多么无助,她和我说过,那份文件她从来都没有见过,可是上面却有她的签名,一切都不可而解,当时注资的陶氏集团自然要将这件事情走法律途径,虽然白思渊选择了站在孙颖晨的这一方,可是也是因为这件事情让他们两个从此有了隔阂。”

    周垚可以想象,一面是自己的家族企业,一面是自己心爱的姑娘,他要如何选择,他能如何选择,一切都显而易见了。周垚叹息:“所以,白思渊选择了公司。”

    周淼点头:“那段时时间应该是孙颖晨最痛苦的七天,她被关了起来,白思渊说只要她签订了和解书,那么白思渊就能够保证她的人身安全并且可以控制住外面的声讨,孙颖晨当时口口声声和他说过这件事情和她没有关系,可是海澜的地位岌岌可危,最后,孙颖晨还是签署那个协议书。”

    周垚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当时为什么周淼要求自己将孙颖晨调岗去财务部门,孙颖晨和自己妹妹既然是一个学校毕业的,那么她们所学的专业自然相同,如果一个人不喜欢的专业,她自然不会去学,可是为了一段感情,却永远的放弃了自己的专业,这样的痛苦甚至和失恋同等的打击。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