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252 念念不忘
    孙颖晨转头,接过那个挂件,下面是一个粉色的葫芦,但是做工不是很优质,甚至可以说有些幼稚,但是上面还有一个圆形镂空的相框,里面很显然是一家三口,很幸福的样子,不难看出这是司机年轻的时候,而身边的女人笑的很幸福,一旁的孩子应该比较顽皮,毕竟粉色的裙子上面沾染了污渍。

    “左边的是我妻子,我很爱她,我们有一个孩子,她非常可爱吧。”司机脸上的幸福笑容是骗不了人的。

    渐渐的,孙颖晨被相片里面的笑容感染了,慌乱的心也逐渐平缓下来了。

    “三年前……她们都走了,是空难。”司机的声音渐渐的压低了,带着一种让人窒息的感觉。

    孙颖晨抬头看着他,他的侧脸十分平静,看不出任何悲伤的表情,他像是说着别人的故事,很难想象他这三年是如何度过的。

    “刚开始的时候,我总觉得她们还在,就是在一个看不见的角落活着,我甚至不敢去想象,直至下葬的那一天,我还依旧不愿意相信她们已经离开了我,永远的离开了我。”司机说着说着,脸上愁云惨淡的神情。

    “对不起。”孙颖晨下意识的道歉。

    司机却很快从悲痛之中走了出来:“如果你觉得是你的事情引起我的伤心事而道歉,其实大可不必,我只是想要告诉你,我很爱她们,虽然她们已经离开了,但是如果我依旧沉浸在悲痛之中,我相信如果她们活着也不希望看见我这样颓废着,所以我用了一段时间,逐渐的走了出来,我还没有忘记她们,每天都很想念,但是我知道,她们依旧在我身边。”

    孙颖晨看着他,很难想象,一个年过半百的人,会如此大彻大悟,而自己却依旧停留在悲伤的原地不肯挪动半分半毫。

    目的地到了,她却无心四处走走,只是看着身边的人来来往往,形形色色,他们都很匆忙,目的地不乏全是跟着导游团的游客,大家走的行色匆匆。

    反而像孙颖晨这样一个人形单影只的人却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一个门口种植着风信子的咖啡馆格外的引人注目,不知不觉间孙颖晨就走了进去。

    很快,一个服务人员就上前询问:“请问女士几位?”

    “一位。”

    孙颖晨坐在一个靠着窗子的位置,她刚刚点了一杯热巧,虽然服务人员很费解,他们家的咖啡十分有名,来这里的人都会品尝一下地道的咖啡,可是她却不同。

    孙颖晨喝着热巧,香醇的巧克力味道是她最喜欢的了,不仅仅是因为甜,而且还会让人安神,可是服务员依旧在一旁关注着她,孙颖晨怎么会不知道她的用意,又说:“拿铁打包,我走的时候再做吧。”

    服务员这才兴高采烈的离开,看来所有人高兴的点都不同,一个服务员想要把好的推荐给你,而你也自然买单了,那么对于她来说,是值得高兴的事情。

    司机大叔虽然已到中年,可是想着自己承担着亡故的妻子和孩子的生命在延续着,虽然过往很痛苦很悲伤,可是未来依旧值得期待值得珍惜。

    至于自己,明明已经支撑的很艰难了,孙颖晨不是没有想过,时间是治疗一切的良药,可是当一切可影响她的声音发出,再决绝的决定都变得十分脆弱。

    孙颖晨拿着咖啡往回走的时候,正直中午,阳光火辣辣的,她不知道这个点了周淼是不是已经醒了,但是刚才打电话回酒店,她都没有接。

    孙颖晨低头继续给她打电话,可是依旧没有人接。

    正直酒店刚刚入住一批游客,兴许是身份地位比较高,门口被围堵的水泄不通。

    “好的,706室稍等。”

    突然又是这样熟悉的声音再次响起,孙颖晨猛然回头,循着声音的方向跑去,可是面前太多的人,她只能十分艰难的朝着前面跑去。

    突然身子一怔,手里面拿着的咖啡撒了一地,温热的液体溅了孙颖晨一鞋子。

    “小晨,你干什么呢?”周淼原本在酒店睡的好好的,突然电话响了,原本以为是叫醒服务,谁知道今天前台说孙颖晨在前台神情恍惚的找一个叫白思渊的人,周淼一听,这事坏了,难怪她不让自己跟着出去。

    周淼十分担心,害怕她用最笨的方法继续活在谎言里,所以才出来找她,刚刚出来就看见孙颖晨顺着人群往里面走去,周淼叫了她,可是孙颖晨就像是没有听见一样,所以她才拽了她一下。

    “周淼,我听见白思渊的声音了。”孙颖晨回头的一瞬间,周淼吓了一跳,随即拉着她,试图想要从人群之中把她拽出来。

    “你一定是听错了,白思渊怎么会在这里呢,他已经死了,孙颖晨,你到底让我说多少遍,一个死了的人,你要如何在这里看见他,是鬼魂吗?!”周淼有些生气,气她到现在都看不开。

    孙颖晨却不想她说太多,甩开她的手,直接朝着前面跑去:“一定是他,一定是他,我不会听错的。”

    周淼简直气爆了,可是还是跟着她跑去。

    很快,门口的行人已经驱散了,大家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间,原本拥堵的门口人走的已经干干净净了,哪里有白思渊的身影。

    孙颖晨四处看着,终于她还是哭了出来,无助的蹲在地上,呜咽的哭着。

    周淼无奈的站在一旁陪着她,现在除了陪伴,她甚至不知道怎么安慰她。

    周围的风很安静,如果不是树叶沙沙作响,仿佛根本感受不到风已经来过了。

    孙颖晨不知道在原地蹲了多久,白色的鞋子上面色泽难看的咖啡,还有刚刚的幻听,一切的一切都带着咖啡香气的下午弥漫着。

    终于周淼开口说话了:“孙颖晨,你还要自欺欺人多久,我知道你很爱白思渊,可是当时你不爱陆唯一吗?为什么你可以接受与陆唯一没有关系了,却无法放弃白思渊,还是说……孙颖晨你动真格的了。”

    周淼说这话十分残忍,就算是动真格的了,如何对一个死人念念不忘。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