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251 幻听
    如果说宿醉一定要说出一个子丑寅卯来的话,那孙颖晨只能说,昨天难得睡了一个好觉。反而是周淼,一早起来就开始闹腾,说什么头疼,还说胳膊疼,死活冤枉孙颖晨昨天趁着她睡觉的时候打她了。

    孙颖晨也不解释,而是直接将一杯牛奶放在她桌子上,说:“赶紧喝了,喝完,我们分道扬镳。”

    周淼原本还宿醉,可是听见这句话的时候她都蒙了:“什么叫分道扬镳?你干什么去?”

    “我想一个人走走,你不用跟着。”孙颖晨笑眯眯的看着她:“都说出来度假了,我不想整天和连体婴一样。”

    周淼一听才理解,喝牛奶拿出喝酒的阵势,一口而进,然后特别豪迈的说:“行,你出去转转吧,我等下睡个回笼觉,酒店的咖啡我不想喝,等你回来的时候给我带一杯咖啡就行。”说着周淼直接重新躺在床上,进入的角色也快,开始呼呼大睡了。

    孙颖晨还想说讨厌咖啡的味道,可是周淼已经睡过去了,她只能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师傅去乌布。”孙颖晨上了一辆的士,指着旅游手册上面的图片说:“这里。”

    司机点点头,随即想要启动油门的时候,突然一个游客问路,对着司机询问一个陌生的道路怎么走,司机帮他指着地图解说着,孙颖晨就坐在后座上百无聊赖,突然她整个人坐直身子,仔细听外面的动静,随即开始四处张望。

    “陈离,主管叫你。”

    “好,我马上过去。”

    司机刚要已经启动车子了,孙颖晨却叫他停车,然后她疯了一样的下车四处张望,不会错的,一定不会错的,她明明听见了白思渊的声音,那种熟悉的声音,午夜梦回之间总是萦绕在她脑海里面。

    所以,她一定不会听错的,一定是白思渊的。

    司机在车里面探出头来,礼貌的问:“小姐,你怎么了?”

    孙颖晨看着面前,只是自己刚刚离开的曌酒店的大门口,所以,他会在吧,她不分青红皂白的跑了过去,门口的保安看见她跑回来,上前询问:“您好女士,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你吗?”

    孙颖晨有些慌张的看着他,随即想到什么,她突然朝着大门口的前台跑去,身后的保安一时间也没有反应过来,只是觉得这个女孩有点不太寻常,就急忙跟了上去。

    前台刚刚挂断电话,就看见孙颖晨跑了过来,想必她一定有很紧急的事情吧,要不然如何能这么慌张。

    “您好女士,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你。”前台非常礼貌,露出标准的微笑露八齿。

    “我想问一下,酒店是否有一个叫白思渊的顾客入住。”孙颖晨的双眼就死死的盯着前台,她生怕错过对方脸上任何一个表情。

    前台一愣,随即立刻标准的微笑,说:“抱歉女士,入住的顾客的信息我们必须保密,所以……抱歉。”

    前台的一句不软不硬的钉子,孙颖晨碰的显然是很尴尬,她就像是兜头兜脑的泼了一盆冷水,身边的一些路过的行人看着她都开始窃窃私语,那种脑海之中不停的旋转的急速速度让她根本没有办法冷静下来,刚刚的声音她是不会听错的。

    “小姐,乌布还去吗?”这个时候司机已经走到她身边。

    孙颖晨看着司机,脑海之中一片空白,可是现在站在这里也是于事无补,她不是不明白世界上同名同姓的人有很多,说话声音很像的人也存在着,可是她内心还是有一丝希冀,她总是认为一天没有找到白思渊的尸体,他就还活着。

    虽然这样的希望已经越来越少了。

    孙颖晨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来了这里,所以才会产生一系列的幻觉。

    “小姐。”司机又叫了她一声。

    “去的。”孙颖晨声音显然有些虚弱,她转身跟着司机离开,可是依旧频频回头,希望可以再次看见奇迹发生。

    就在孙颖晨刚走的两分钟,陈离刚刚回归到岗位上,可是门口却显然有些乱哄哄的。

    一旁的保安吴刚看着他回来了,就抽上前去,说:“你刚走没有看见,之前那个豪气冲天的女孩不知道发什么神经,非要找一个叫什么渊……好像叫白思渊的。”

    陈离一听见这个名字,他的头突然剧烈的疼痛起来,突然来的阵痛让他无法直立,只能赶紧抚着旁边的推车,才能勉强站稳。

    “不知道这个白思渊和她又有什么关系,不过看她这么紧张,想必是她比较重要的人也不一定。”吴刚继续说着,丝毫没有察觉到陈离的变化。

    陈离虽然不知道这个女孩是谁,他甚至没有见过,但是短短的两天时间却听见关于她的消息两次,这样的几率甚至可以说非常大,还有她口口声声找的人,念的名字,为什么自己会有这么强烈的反应,他的头已经很久没有疼过了,这次居然如此强烈。

    吴刚说着说着,一拍大腿,说:“也不知道她是什么背景,刚才看见她整个人失魂落魄的样子,说实在的,还真让人心疼,那个叫白思渊的一定对于她来说,意义非凡。”

    车子行驶的很慢,孙颖晨就看着窗外的一闪而逝的风景发呆。

    司机看着她这个样子有些担心,就问:“刚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孙颖晨摇摇头,显然她不是很愿意说话。

    司机笑了笑,然后车载挂件拿下来递给她,说:“你看我们一家很幸福吧。”

    孙颖晨转头,接过那个挂件,下面是一个粉色的葫芦,但是做工不是很优质,甚至可以说有些幼稚,但是上面还有一个圆形镂空的相框,里面很显然是一家三口,很幸福的样子,不难看出这是司机年轻的时候,而身边的女人笑的很幸福,一旁的孩子应该比较顽皮,毕竟粉色的裙子上面沾染了污渍。

    “左边的是我妻子,我很爱她,我们有一个孩子,她非常可爱吧。”司机脸上的幸福笑容是骗不了人的。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