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250 永远不要想起来
    陈离和吴刚在门口拉拉扯扯的很快引起了主管的关注,吴刚是属于人精的,立刻大声的说:“对,就是这样的力道,既能最快的把行李搬运到托运车上,又可以让顾客感受到即使是小小的行李,我们也是十分用心。”

    陈离虽然不知道身后来者何人,但是他可以感受到身后鼓鼓的冒着凉气,而且吴刚突然如此敬业,想必是主管来视察工作了,陈离立刻点头说:“对,下次你有什么好的技巧,随时和我说,虽然我们只是一个小小的行李保管员,但是企业的品牌比天高,一点一滴都不能忽视。”

    “好!”身后一连串的用力鼓掌的声音。

    吴刚和陈离立刻佯装吓一跳,回头看见来人,齐声叫:“郑主管。”

    被唤郑主管的人连连点头,说:“起先我还以为你俩在门口拉拉扯扯开小差,可是走进一听,还是你们觉悟高啊。”郑主管十分欣慰的表情,说:“陈离,好好干,未来错不了。”

    陈离立刻颔首,说:“还请郑主管多多批评,这样我才有成长的空间。”

    郑主管笑着,点点头,然后离开了。

    吴刚看着他离开的方向,努努嘴说:“这点,他一定躲在旁边的花园抽烟去了,他烟瘾可大了,一天能去七八趟,在这里和咱们道貌岸然的,真恶心。”说完,他直接将钱放在陈离口袋里面,说:“就别和我撕扯了,我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但是你不同啊,你还有沈萍,照顾好我弟妹。”

    陈离也不好在推辞了,但是他还是说:“我和沈萍只是男女朋友,我一直都配不上她,生怕给不了她未来。”

    吴刚却笑他傻,说:“女人这一辈子其实也不求什么,千金万金的无非就是想要一个人,一生一世一双人而已。”

    陈离想了想,却陷入了沉默。

    吴刚却继续说:“这世界上物质的女人还是少数的,在真爱面前,她们都会选择真爱的,今天看见的那两个女孩,虽然看着漂亮,但是打眼一看就知道养不住的,简直就是金丝雀。”吴刚拍了拍陈离的肩膀说:“好好照顾沈萍吧,能够心甘情愿跟着你一起吃苦的女人不是傻就是心甘情愿的傻,所以千万别辜负了沈萍。”

    沈萍在曌酒店的底层人员里面算是口碑好的了,所以这一对在酒店内几乎人人都知道。

    露天阳台处。

    孙颖晨也学着周淼躺在了一旁的躺椅上,她十分舒缓的吐了一口气,说:“周淼,你说咱俩刚刚住进来是不是应该出去吃一顿大餐,在这里躺着晒日光浴是不是有些浪费时间了。”

    “我觉得我们应该调整生息。”周淼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见门口叮咚的门铃声。

    孙颖晨起身,坐在躺椅上,十分警惕的看着她:“什么情况?房间打扫?”她看周淼没有理会她的意思,索性起身前去开门。

    刚开门的一瞬间,孙颖晨甚至闻到了银色保温盖下面的美食味道,她微笑的将车子推了进来,随手将门关上。

    她一一将盖子打开,随即将餐食放在桌子上,双手拿着刀叉,十分期待的看着周淼,说:“过来吃饭啦,你都已经安排好了怎么不提前和我说。”

    周淼不紧不慢的起身,随手将一旁的浴袍拿过,披在身上,然后笑着说:“我还点了一瓶红酒,等下我们酒足饭饱之后,好好睡一觉。”

    孙颖晨有些懵,然后问:“那明天呢?”

    “明天我们就血洗巴厘岛的商业街。”周淼直接将去壳的蟹肉放在嘴里,吧唧吧唧说:“嗯,不管是多贵,果然在国内吃的都是一个味儿。”

    夜晚的巴厘岛星星点点比白天的海浪还要美,孙颖晨就依靠在卧房的阳台处看着远处的风景,看着远处星星点点的灯光,想必每一盏灯光下都有一段故事吧,或许他们的故事没有那么可悲。

    周淼已经躺在床上呼呼大睡了,孙颖晨回身将被子盖在她的身上,周淼反而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继续呼呼大睡,就算喝了酒的她也无心睡眠,反而越发精神,这种在异国他乡的莫名安全感油然而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喝了酒的原因,她总觉得只要在这里,她就离他很近很近了。

    小小的出租屋内。

    沈萍在菜市场买了一条鱼,在饭店加工好之后带回来的,这段时间陈离工作太辛苦了,她总是想着要给他好好补补,今天总算是能够调班,早点回来和他一起吃饭了。

    沈萍回来的时候,发现出租屋的灯并没有亮着,她好奇的将门口的灯打开,很快幽暗的灯光铺满了不大的房间,房间内原本就不大,一眼就可以看见所有的角落,并没有陈离的身影,心里面嘀咕着,今天他不当班啊,这是去哪了?

    沈萍将鱼放在桌子上,随即去厨房拿着碗筷,心想,不管陈离多晚回来,她都等他,可是重新回身的时候陈离却坐在椅子上,桌子上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来一个生日蛋糕。

    就在这一瞬间,她的眼眶微微泛红,她颠簸流离的岁月里,早就不知道原来有人记得自己的生日的感觉是这么好,就这样,她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眼泪带着温热的体温流淌了下来。

    “沈萍,今天是你的生日,祝你生日快乐。”陈离依旧穿着工服,就算是再普通的工服穿在陈离的身上也异常的好看,沈萍甚至觉得自己遇见陈离是她这一辈子最好的运气了,也许并非如此,她应该已经透支掉了她这一辈子的所有好运气。

    “你哭什么?”陈离有些慌了,他连忙起身走到她身边,慌乱的擦掉她脸上的泪痕,说:“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

    沈萍摇头,却伸手环抱住了他的腰,说着:“陈离,谢谢你的出现,谢谢愿意出现在我生命里。”

    陈离同样回抱住她,将下巴抵在她的头顶,说:“如果没有你,我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你总是说遇见我是你的运气,可是我能遇见你,何尝不是我的运气呢,沈萍,我不知道我是谁,我的身份,我的爸妈,有的时候我想过想起来,但是我却害怕,如果我想起来了,我会不会失去你。”

    沈萍内心却无比慌张,她的确害怕陈离想起来,因为如果他想起来了,那么将是她永远失去的他的开始,只要想到那天,她每天生活的都如履薄冰,她多想让他永远都这样,她想要自私的留他在身边,就算抵用了一辈子的好运气,她也在所不惜。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