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248 你叫陈离
    天空被清洗的干净又透彻,周淼穿着毛呢大衣,风姿绰约的站在出租车面前,朝着孙颖晨打一个飞吻。

    很难想象周淼同孙颖晨昨天经历了一样的事件。

    其实对于周淼很快能调整自己的情绪,孙颖晨是佩服的。

    去往机场的路上,周淼提前就把孙颖晨的手机关机了,孙颖晨还好奇,问她为什么,周淼却神秘兮兮的咯咯一笑,说:“你当陆恒是傻子吗,他想知道的事情,一定会让罗森去调查的,你昨天说的话漏洞百出,他一定不信。”

    孙颖晨不知道周淼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学会防人的,对于不了解周淼的事情,也是从现在开始,越来越多的,以至于后来,孙颖晨越来不越不了解周淼了。

    原本孙颖晨还想说周淼是想多了,可是却在机场门口看见了罗森的车,幸好今天是打车过来的,要不然,罗森一定一眼就能认出周淼的车。

    “我要去巴厘岛,你是知道为什么的,可是你和陆恒关系那么好,为什么也学我瞒着他。”孙颖晨看着她,然后跟着周淼的身后朝着机场大厅走去。

    周淼只是笑了笑并没有说话,她怎么能告诉孙颖晨自己真实的想法呢,既然不愿意和她说谎,那么现在最好的方法就是什么都不说。

    直至飞机起飞在高空中的时候,孙颖晨才觉得这一切都不是做梦,原本这条路线是应该和白思渊一起走的,可是现在她如同孤雁,形单影只的走着他之前想要完成却未完成的道路。

    “白思渊,你看见了吗?我在你的道路上。”

    中午已过了,陆恒来电话惊醒了在睡觉是罗森,他一个激灵立刻吓醒了,连忙接听电话,并且说目前还没有看见孙颖晨和周淼。

    其实也不能怪罗森在打瞌睡,毕竟他凌晨就在机场蹲点了,可是罗森就算是势头再大,他几乎忘记了并非只有一个机场,其实这也不能怪罗森,陆恒突然转了身份,之前的工作室以及现在的海澜副总的身份,都让他分分钟焦头烂额,他实在是分身乏术。

    午后的阳光轻轻铺满了整条长长的回廊。

    被打扫的干干净净的回廊上有一个穿着红色的制服的男子,好看的眼睛在期许着什么,袖长的手指满满划过一个银质的镯子,这个镯子虽然是银质的,但是样子却很好看,上面的花纹他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可是第一次见到就十分喜欢,他问过店主,这上面的花纹是什么花纹,店主却说,这是:“风信子。”

    他虽然没有见过,可是心中却觉得这个花他一定是在哪里见过,要不然为什么第一次看见这样的花纹,内心的波动却如此之大。

    所以他将镯子买了回来,关于过去,他一无所知,两个多月以前,他第一次睁开眼睛却在一个陌生的环境,医生在病历本上写着“患者无大碍,可以出院”的字样交给了她。

    那是他第一次看见她,她叫沈萍,她有一双很好看的眼睛,看见自己醒来了,她的双眼几乎都湿润了,然后却荡漾起来好看的微笑,就连留下来的眼泪都很好看,他伸手拂去她脸颊上的眼泪,说:“不要哭,不要哭。”

    沈萍看着她激动的说:“太好了,太好了,你终于醒了,我还以为你会死,你不会死就太好了。”

    看着沈萍哭的十分委屈,他也一阵慌张,可是他却觉得头疼的厉害,问她:“我这是在哪里,还有,你是谁?”

    那个时候开始,他才知道自己什么都不记得了,沈萍将他带回了那个简陋的出租屋,仔仔细细的问他是否什么都不记得了,他只是摇头。

    再后来,他和沈萍一起生活了起来,不知道是不是他的出现,这将是沈萍第二次人生,现在的生活几乎是她之前不敢想象的。

    “我叫沈萍,萍是浮萍的萍,我不知道我爸妈为什么给我取这个名字,当然了,我也不知道我爸妈是谁,可能注定我此生孤独终老,无依无靠吧。”

    沈萍好看的眼睛,眼底都是笑意,她说:“不要这么看着我,会让我有一种感觉,我很可怜。”

    “你叫沈萍,很好听的名字,我虽然不知道这个萍字是什么意思,可是我却很羡慕,因为我还不知道我叫什么名字。”他说着就低下了头。

    沈萍的内心最柔软的一处被撼动,是啊,他如今什么都不记得了,她又有什么资格在在这里自怨自艾呢。

    “我给你取一个名字可好?”沈萍好看的眼睛盯着他,终于他点点头,露出孩子一样的笑容。

    “现在是早晨,你何不姓陈,耳东陈,你叫离,不离不弃的离,你叫陈离。”

    于是他有了名字,他叫陈离,一个星期之后,沈萍说要带着他一起好好生活,虽然那个时候陈离并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说,于是沈萍帮他伪造了一个身份和证件,他们成功的成为了曌酒店的一名员工,因为陈离的学历不高,所以他只能就职于行李保管员,而能说会道的沈萍却成为餐厅迎宾,毕竟沈萍长得好看。

    就这样,原本没有任何交集的两个人,却这样生活了两个多月,陈离很相信和眷恋沈萍,因为医院的医生说:“当时是沈萍带着你来医院的,那个时候你浑身是血,如果再晚一分钟,你都有可能有生命危险,但是肇事的那个司机现在还没有找到,你真的什么都记不起来了。”

    陈离也私下也去过好几次医院,他总是觉得应该找回关于过去的记忆,毕竟太多的事情都是因为他才拖累了沈萍,她原本生活的应该不会这么累的。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陈离想要替沈萍分担一些。

    就这样,在不知不觉间,他想要保护她,而沈萍想要更好的照顾他,他们成为相互依偎取暖的一对恋人。

    “陈离,这块糕点是我们主管刚刚分给我们部门的,你快点尝尝。”沈萍突然出现在陈离的身后,她的手里面拖着的一块方糕,而下面掂着的是一张洁白的餐巾纸:“别看了,快尝尝,她们都说很好吃。”

    “那你吃了吗?”陈离并没有去接那个糕点,盯着她眼睛问。

    沈萍灵动的眼睛看了他一下,说:“当然,我当然吃了,特别好吃,甜甜的和裹了蜜一样。”

    陈离笑着接过糕点,松软的糕点在嘴里面很快就融化了,可是却不是甜的,陈离猛然用力将她揽入怀中,沈萍吓了一跳,可是却侧脸贴在他的胸口,说:“陈离,怎么了。”

    “沈萍,让我照顾你吧,一辈子照顾你。”陈离低低的说着,同时拉起沈萍的手,将那个银质的镯子套在了她的手上,大小刚刚好,好看的银质镯子迎着阳光闪闪发光,就像是他们正要起步的幸福人生。

    沈萍什么好东西都会给自己吃,她从来都不会自己先吃,正如这个方糕,她说了谎说这个是甜的,可是没有吃过方糕的人怎么会知道,这个方糕不是甜的。

    其实陈离很聪明,他一直都知道沈萍不简单,因为高额的医药费,沈萍原本就没有积蓄,她是如何能够支付昂贵的医药费,他一直都知道,所以正因为这样,他才觉得亏欠她的实在是太多了。

    陈离亲眼看见她是如何动作娴熟的从一个胖乎乎的男人身上偷了一个钱夹子的,他有说过他不喜欢看见她这样,也许因为陈离对她十分重要吧,所以她再也没有动过歪心思。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