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246 陈词滥调
    其实,每个人都会有一个陈词滥调的故事,就像你,就像我,就像现在。

    可是不管是多么鬼扯的故事,都有一个荒诞的且不计后果的故事走向。

    虽然孙颖晨已经做好了一切的准备,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梦莹要见自己,可是她还是坐在了冰冷的木板凳上,对面是隔着铁窗的玻璃,梦莹就被两名的警察带了进来,她穿着灰色的狱服,灰色的棉坎肩,因为是冬天,她穿的衣服只为了保暖,但是却显得异常的臃肿,这和几个月前穿着狐球大衣踩着纯皮高跟鞋的她简直是截然相反,她原本漂亮的头发重新剪成了齐耳短发,如同之前周淼的发型。

    梦莹坐在椅子上,其中一名警察将她的双手分别扣在椅子上,然后说:“时间十分钟。”

    梦莹微微颔首,已经变成如今模样的她,仅仅是刚才的动作,依稀可以看出来她依旧是那个深受教育的梦莹,可是也正是因为她现在的样子,也很难相信她就是那个会亲手杀了周淼父亲的杀人凶手,红酒里面的致幻添加剂的罪名也最终扣在了她的头上。

    梦莹瘦的厉害,原本脸颊十分标准又精致,现在因为太过瘦弱,她的颧骨高高挺起,在她的脸上形成了不协调的比例。

    一切都是事情原本应该有的发展形势,可是现在坐在自己面前的梦莹,无论如何都让孙颖晨内心恨不起来。

    周淼看着她,不管以前她对梦莹有过什么,但是想现在周淼的眼睛里面除了恨也是恨。

    梦莹却笑了起来,在她的脸上还是可以看见学生期间她脸上的稚嫩,她好看的眼睛没有了精致的眼妆,也依旧好看,只是里面仿佛多了一些内容。

    “真好,现在你终于对我只剩下恨了。”梦莹自嘲的说着,她看着玻璃窗对面的周淼,说:“我觉得,我欠你一些原本事情真相的解释,不知道你现在还想不想听。”

    周淼却十分洒脱,她说:“你说吧,我猜一开始,我就不欠你的。”

    梦莹点点头:“我有想过你很聪明,但是周淼,你的聪明还是不在点上,你的心态软了,你看上去刀枪不入,但是我了解你,所以你输给我,以至于现在恨我,都是意料之中。”

    周淼看着她,说:“这是你找我来的目的,就别说那么多的铺垫了。”

    现在的周淼虽然还愿意见梦莹,就是想要让她自己开口说关于过去,关于她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算计的。

    梦莹笑着,眼睛里面满是沧桑,她叹了一口气:“要从什么时候开始呢,那个时候你高中,在学校里面大家都知道你是一个富家女,大家的嘴里面是你可以不眨眼的随手一掷千金买一个不起眼的物件,那个时候我就奇怪,为什么我的学费都是靠着我自己打工赚来的。”

    周淼看着她,问:“一个高中生,你的学费,你能赚多少?!”

    孙颖晨却率先猜到她想要说什么了,但是她依旧安静的坐在一旁,仿佛自己是整个事情发展故事的局外人一样。

    梦莹笑着,笑的几乎快要岔气儿了,好半天她才换过来,说:“你以为一个高中生能通过什么办法赚取一年的学费。”梦莹看着她:“对,那种不齿的方法,就是我所有学费的来源,我不懂为什么你的人生要如此幸运和顺利,也许你不知道,我偷偷跟踪过你,我亲眼看见你买了一双七百元的运动鞋,可是你看见同班的苏云有一双一样的,所以你眼睛都不眨的一下的就把还没有穿过的鞋扔进了垃圾箱。”

    梦莹看着她,继续说:“那是我第一次在垃圾箱里面捡东西。”

    周淼仿佛没有勇气再看她一眼,只是低着头,她的沉默,让原本安静的空间变得更加安静了。

    “没错,接下来的事情,你也许都知道了,我和你成为朋友,也是在我的计划之中,只是我没有想过,你是周氏酒庄的大小姐,你知道我当时内心的窃喜吗?”梦莹微笑着,好像她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精心调配的毒药。

    “在所有人眼里,你特立独行,还有人传你喜欢同性,可是一切不管是真是假,我都要试试,所以我才说我喜欢你,周淼,现在你是不是还在怀疑,我到底是不是喜欢你,其实我知道,你根本不喜欢我,哦,不对,你应该不喜欢任何同性,你每天暗地里和那个笔友通信的时候,那是你难得微笑最甜的时候。”

    “你一早就知道,可是你为什么不戳破我?”周淼不可理解的看着她。

    梦莹耸肩,看着她,说:“为什么戳破你呢,因为你这样的身份,对你对我才有利啊,所以我不止一次的告诉你我喜欢你,再然后,你以为我会只是陪着你一个人玩吗。”

    “从什么时候开始你盯上我父亲的。”周淼的双眼几乎是赤红,带着恨意。

    “盯上你的父亲,原本就是我计划之中的一项,也许你周炜从来都没有告诉过你,在高中的时候,他就见过我,那个时候我就给他留下一个难忘的印象。”梦莹笑着说着:“刚好那天我大姨妈来了,所以我当着他的面晕倒了,我知道周炜不会对我不管不问的,所以他把送到了医院,可是发现是闹一个乌龙,这件事情就没有了后续,可是第二天,我就收到了他邮寄给我的补品。”

    梦莹看着周淼,说:“你知道一个男人一旦对你起了关心的念头,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很容易了,所以上大学的时候,我的学费也别人交清了,你应该可以猜到了那个给我缴学费的人就是你的父亲周炜,只是那个时候他只是可怜我,可是第一次考试之后,我们一起去了你家的别墅,在我们喝酒的时候,我出去过一次,我在门口放了一杯水,我猜周炜一定会喝。”

    周淼再也坐不住了,她猛然起身,恨不得越过铁窗想要给她一个耳光,但是隔绝着她的铁窗还是让她冷静了下来。

    不管周淼多么气愤,她不能把梦莹怎么样。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