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245 梦莹的消息
    “陆恒,你接手了海澜这个烫手的山芋,你打算怎么办呢?”周淼的确很好奇陆恒到底要用什么手段让一直直线下滑的业绩重新走上坡路。

    “这个事情先不能急,我还是需要看一下海澜财务的业绩报表再做决定。”陆恒说的十分官方,这句话反而引起了周淼一个大大的白眼:“你连海澜到底走了多少下坡路都不知道,就敢接这个盘,你不怕自己赔的痛哭流涕啊。”

    陆恒对海澜自然有他自己的想法,他沉思了一下,说:“海澜还是有回春的余地,这个你就不用操心了。”

    一顿饭吃的孙颖晨简直有些坐不住,陆恒和周淼俩人开口海澜闭嘴海澜的,而这两个字仅次于白思渊三个字在她心里的地位。

    日料在下午一点左右的时候,门口排队的人早已经没有了,陆恒可以很轻车熟路的出去,周淼看见他十分小心的样子,调剂道:“你现在身份都转换了,还担心有人过来找你签名啊。”

    “那可说不准。”陆恒笑着,往出走。

    周淼也有些不识趣的跟上去,说:“不一定,说笑话的吧,人家找你签名总要因为点什么吧,总不能因为你是一个商人,商人也行,但是至少要成功吧。”

    陆恒朝着周淼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之后,皱眉:“周淼,现在你嘴怎么这么碎呢。”

    周淼呵呵的笑着,回头看着默默无声的孙颖晨,说:“小晨,快走啊,下午要不要去哪里逍遥一下。”

    孙颖晨刚想要说想要回家休息一下,周淼的手机响了,她用口语说了一句:“稍等一下。”然后接起电话。

    周淼的神情十分奇怪,说不上为什么,孙颖晨总觉得这通电话来的蹊跷,可是当周淼挂断电话的时候,她漂亮的染着姨妈红的嘴唇说了这么一句话:“梦莹想要见我们。”

    是了,这一通电话也算是打破了原本平静的两个月。

    梦莹这个人伴随着彼此大学生的四年时间,她们早已经熟悉到骨子里,可是事态的发展,却也让彼此恨到骨子里。

    “你去吗?”周淼看着她,眼神之中带着看不出来的神情,最终在她坚定的眼神之中,孙颖晨找不到任何拒绝的理由,她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其实孙颖晨也想知道梦莹要见她们干什么,而且还特意指出来了要见周淼和孙颖晨两个人,孙颖晨想也许黎人舒还活着,她是不是也会要求见她,可是这样的假象让她的心痛的一阵窒息。

    陆恒看着两个人,插言道:“要不要我送你们。”

    周淼只是摇头,说:“算了,我们自己去吧,你不是说下午还有一个重要的会议要开吗,那你就忙你的吧,反正小晨现在也放年假了,今天见梦莹估计也耽误不了多少时间。”

    “那明天我送你们去机场。”陆恒原本想要打探出来她们起飞的时间,可是周淼却率先看出他的打算,说:“算了,我们回来的时候你再来接机吧,我们闺蜜出去游玩,你就别跟着瞎参合了。”

    陆恒本来还想说什么的,让罗森一个紧急电话给耽误了,他只是招手说:“一路顺风。”,然后就走到自己的车前,打开车门,最后绝尘而去。

    周淼开车一路上她不下五次叹气,孙颖晨问她:“你怎么了,梦莹想要见你,你大可以拒绝,但是刚才看见你接听电话的样子,想必是有必须去的理由吧,她……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周淼一直都认为孙颖晨就是一个简单不能再简单的人,她对待事情的看法都是十分浅显的,可是现在的孙颖晨却像是一夜之间长大了不少,她可以看透很多东西,成长过快的也让周淼开始有些担心,最终,她只是点点头说:“梦莹在监狱自杀了。”

    “梦莹就算是生活再困苦,她都不会如此。”孙颖晨看着她,问:“她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周淼淡淡道:“这就是我想要去看看她的原因。”

    孙颖晨看着车窗外流动的景物,心中五味掺杂,她一直都知道周淼和梦莹的感情是很微妙的,也许起初因为什么在一起,她并不在乎,她也不想知道,那是周淼心中的秘密,就算她和孙颖晨说了,孙颖晨也知道,那并非是全部,既然如此,她何不给周淼一些关于过去的秘密。

    只是孙颖晨现在有些担心,毕竟下午见的可是梦莹。

    “你现在恨她吗?”孙颖晨还是问了出来,毕竟那段时间是梦莹给周淼的人生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她从原本的天之骄女变成了狱中整日望着天井的可怜人,她亲手将她今生唯一有血脉相连的父亲杀死,她将周淼原本平静幸福祥和的家庭亲手摧毁。

    一桩桩一件件的事态发展,早已经脱离了周淼原本该有的人生,而这一切都是梦莹带给她的。

    面对这么多的生活变故,不管之前梦莹带给了多少别人给不了的东西,但是现在入不敷出的状态,周淼还有多少对梦莹的感情,估计现在都已经成为负数了,所以现在的周淼对梦莹到底还有多少好感和恨意。

    周淼看着前面的红绿灯,她突然停下车子,漂亮的手指在方向盘上缓缓移动,她像是在自我安慰,又像是在脑中思考,到底应该如何回答。

    “孙颖晨,你知道吗,关于梦莹,我现在说不出来是不是恨,毕竟我依旧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孙颖晨看着她精致的侧脸,手抚上了她的手背,说:“所以,你想亲口去问问,是吗,这才是你必须去的理由。”

    周淼并没有回复她,其实在周淼的心中,她是矛盾的,她对于已经不再了的家庭,她是愧疚的,毕竟是自己引来了梦莹,也是自己给了她机会摧毁了自己原本幸福的家庭。

    其实,每个人都会有一个陈词滥调的故事,就像你,就像我,就像现在。

    可是不管是多么鬼扯的故事,都有一个荒诞的且不计后果的故事走向。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