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244 吃饭露出真本色
    中午吃饭的地方是周淼选的,是一家日料,地方挺好找的,但是正直中午门口已经排了长长的队伍,孙颖晨还奇怪周淼每次都找这些让人难为情的地方,毕竟她轻车熟路的进去,要正视所有排队的人的羡慕目光走进去,心里压力还是挺大的。

    孙颖晨跟着服务员走到最里面的一个包房,当服务员打开包房的门的时候,她心里压力更大了,因为里面坐着的不仅仅是周淼一个人,还有一个近日风头正劲的陆恒,她快速将门关上,压低声音说:“周淼,你疯了,带陆恒出门,你看阳历了吗?”

    周淼却端坐在一旁,静静的看菜单,那神情就像是这一餐是一顿霸王餐一样,跟不花钱没两样,她快速的在一旁的电子菜单上指指点点,每点一道菜,电子菜单下面就自动生成结算的金额,其实孙颖晨觉得这样的结算方式还挺任性的,毕竟这个菜单时时刻刻提醒你点了多少,你消费了多少,可是现在孙颖晨却有些瞠目结舌了,只是看着结算的地方金额一直在变动,她的气息也开始紊乱。

    陆恒看着她那么紧张,就给她倒了一杯大麦茶,说:“外面挺冷的吧,给你喝点热乎的,把心放在肚子里,怎么还这么不经吓呢,要不是认识你好久了,我真怀疑你不是周淼的朋友。”

    孙颖晨听他这么说,也来了精神,说:“这话怎么说的呢,我不是也是为了周淼省钱吗,虽然她大家大业的,但是也经不起这么挥霍啊。”

    陆恒摇摇头说:“你好歹工资也是五位数,这么省可不像话,行了,为了给你压惊,实话和你说了吧,今天这顿饭是周淼三天前威胁我必须请的,所以你也不用为了她心疼。”

    有了陆恒的一席话,孙颖晨松了一口气,然后说:“乳酪蛋羹给我点两份。”

    周淼立刻心领神会,笑了笑说:“看来想要坑陆恒的可不仅仅是我一个啊,陆恒你看见了吗,现在你也算是飞黄腾达了,如今你这个地位,怎么想的去接受海澜这个烂摊子呢,你没看见经济频道已经开始给海澜进行估值了吗,远远没有半年前那么景气了。”

    周淼也是一个十足十的商人,她看待事情无非就是两点,一个是赔不赔钱,二是是不是盈利,其余的一切都免谈,当然了,她对盈利这件事情最看重。

    陆恒想了想,说:“海澜不管怎么说,以前的基础还是在的,只要再努力一下,重新回到原来的端点还是有可能的。”

    孙颖晨只是低头喝着大麦茶,听着曾经云端的宠儿的企业,变成现在半路出家的人都可以接手管理的企业,其实她心里还是有些难过的。

    当初海澜和自己,白思渊始终都会将海澜放在首位,曾经白思渊心里面最终的事情,却成为她日日夜夜都想要忘记的梦魇。

    “行了,我点的也差不多了,小晨,你要不要看看,要不要再给陆恒补两刀。”周淼将点餐的平板放在孙颖晨的面前。

    孙颖晨反而连头也没有抬,只说了一句:“算了,我今天的刀不够锋利,你点的估计就够陆恒载入史册了。”

    周淼点点头,然后确认下单,就安静的坐着等着上菜。

    陆恒看着周淼和孙颖晨,问:“之前听说你们过年的时候要出去旅游,要不要提前透露一下,你们打算去哪啊?”

    周淼看了一眼孙颖晨,随即转头看向陆恒,说:“怎么着,你想要通过我的嘴知道了我们的行踪,然后再和我们在异国他乡来一场偶遇?算了吧,整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我们之所以选择去那么远的地方,就是为了能够洗涤一下眼球,你就别问了,问了我也不会告诉你的。”

    陆恒转头看向孙颖晨,说:“你们这次去的地方这么神秘啊,就连我也不能说吗?”

    孙颖晨放下茶杯,抬头看着他,说:“有什么神秘的,无非就是想要和周淼一起去一次泰国。”

    陆恒来了兴致,问:“泰国?怎么选择这里,有什么想要去的景点吗?”

    孙颖晨摇头,说:“当时和周淼一起扔硬币的时候,刚巧落在泰国了,想着,也许这就是命运,所以我们就不打算抗旨不遵了,那就去泰国吧,没什么好奇的,就别问了,我现在倒是挺饿的,催一下服务员,要是餐食实在是制作繁琐,就索性先给我下一碗面吧。”

    周淼不乐意了,说:“看你那出息,来日料还吃面,你就不能收敛一下你朴实的本质。”

    孙颖晨看着她眨了眨那双无辜的眼睛,说:“我早上没吃饭。”

    “谁让你不吃了。”周淼一点没有心疼她的意思,还不断给她补刀。

    孙颖晨一听蒙了,说:“怪我咯?你可不知道你哥简直就是周扒皮,临近过年的时候,他拼命的安排工作,要不是我朴质的有质感,我真怀疑我都快支撑不下去了,加班那都是常有的事,既然加班了,白天离开温暖被窝简直就和渡劫一样,我哪有时间吃早餐啊。”

    “行行行,你有理行吧。”

    周淼其实也不是想要和孙颖晨犟嘴,只是她看得出来孙颖晨并不想告诉陆恒她们过年去哪里,所以那句泰国的谎话周淼并没有拆穿她,她想过,也许孙颖晨当时想要去巴厘岛并不想带着自己,毕竟那是她唯一一次想要去独自一个人怀念他的地方,只是周淼担心她,所以才要非跟着她不可。

    两个人的聊天,陆恒反而成为了看客,一句话都插不进去。

    不一会儿,服务员端着新鲜的日料进来,周淼眼睛都快绿了,率先给孙颖晨一双筷子,说:“赶紧吃,弥补没吃早饭的胃,你看我对你好不。”

    孙颖晨一个媚眼,说:“我替胃里面的咕咕叫的饿病谢谢你全家。”

    “别客气,咱俩谁和谁。”

    陆恒笑了笑并没有说话,不消一刻,周淼点的餐都上齐了,孙颖晨和周淼也露出了原本的野蛮本性,两个人根本不需要筷子,直接上手抓,周淼直接将螃蟹腿撕扯开,简直就回到了母系氏族公社,陆恒看的汗毛倒竖。

    如果不是了解周淼是那种好爽不做作的人,他都想起身,然后行礼,最后留给她们一个潇洒的背影,直接离开,可是这么多年的交情,不允许他这么坐,所以他只能微笑的看着她们的狼吞虎咽。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