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243 陆副总
    是啊,她可以白天装成白领丽人,商场上杀伐果断的决策人,但是晚上,她还是会变成原来的自己,那个曾经深爱着白思渊的自己。

    连续三天,陆恒成为各大头条的宠儿,媒体用的最多的一个词就是原本一个笔者如今的商人,他的身份转变并没有影响他的人气,反而他商人的身份得到大家更高的呼声。

    一大早上,孙颖晨已经审批了不下三份今日的文章刊登同意书,但是她还是将三份文章按照先后顺序分批刊登在本周一三五的日期内。

    孙颖晨忙完最后一项任务之后,她抬头看着办公桌前面的一本用鲜艳的红色微软雅黑写着的两个大字“晴天”的日历,上面标注着她请假的日期。

    孙颖晨微笑着,这一场年前的一次旅行几乎是支撑她走完不算完美的两个月时间,周淼早已经订好了机票,当时周淼提议要过年出去旅游的时候,孙颖晨只是默不作声悄咪咪的询问了街边的旅游团,后来还是被周淼抓了个正着。

    “你想去巴厘岛?”周淼的眼睛如同机关枪一样在她身上来回扫射,最后一手搭在她的肩膀上,说:“这个简单,你只要把年假请好,其余的交给我。”

    也正是因为周淼的一句话,她果真提前两个月开始计划,然后在人事部递上了请假单,周垚原本不在意一个员工是否请假,可是孙颖晨请假却引起了周垚的注意,同时也在公司引起了轩然大波。

    “什么?孙颖晨过年请假?她去干什么。”

    “哎呀,你还不知道吗,她前男友的事情啦,虽然她整日板着脸什么都不说,谁知道她心里面是不是早已经悲伤逆流成河了。”

    “谁说不是呢,表面好好的。”

    “你小声点,小心让别人听见,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怕什么啊,谁知道当时她是不是被甩的那个,一个大学生就能钓上海澜的大少爷,灰姑娘的故事看多了吧。”

    关于孙颖晨过年请假的事情,的确在晴天火过一阵子,自然这些话也传到孙颖晨的耳朵里,她内心依旧很平静,毕竟她们说的也没错啊,能够在公司引起一小段的话题,她也有了存在感不是吗。

    当时周淼拿着请假单问孙颖晨:“这次请假你打算去哪里?已经决定好了吗?如果没有决定好,我可以推荐一些好玩的地方给你。”周垚还没有说完,孙颖晨直接插话说:“已经订好了。”

    周垚也好奇,就问:“去哪里?”

    “巴厘岛!”

    孙颖晨看了看时间,已经中午了,今天中午她约了最近忙到不行的周淼一起吃午饭,已经忙完手头上的工作,孙颖晨索性将电脑合了起来,收拾东西离开。

    海澜的总裁办。

    陆恒看着装修一新的副总办,一旁的人事总监道:“陆总,您的办公室已经安排好了,这是您的门禁卡。”

    罗森走上前一步,拿过门禁卡,说了一声:“谢谢。”

    人事总监笑了笑,说:“如果没有什么事情,我就先离开了。”

    陆恒并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然后迈步走了进去。

    罗森立马跟上前去,然后转身将办公室的门关起来,说:“依照你收购的海澜股权来说,总经理的职位目前在白震天的手里面有一票否决权,现在能够拿到副总的职位也算是不错了。”

    陆恒迈开长步走到椅子前,可以看得出来椅子是崭新的,毕竟椅子座位上面的商标都没有来得及撕下来,他伸手将商标撕下,说了一句:“他还没有找到吗?”

    “是的,还没有。”罗森如实回答。

    “这么大的一个人,既然白思渊没有上当时的飞机,那么他去了哪里,关于他乘坐的飞机的消息早已经刊登过了,他不可能看不见的,这么大的一个人,难不成就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陆恒一直没有放弃查询白思渊的下落。

    罗森也一直通过他的人脉进行查询,可是不管如何调查,关于白思渊的一丁点的信息都音讯全无,他也是无奈。

    “难不成白思渊真的?……”罗森也是只是进行猜错,毕竟海澜两个月期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如果白思渊活着的话,他不可能坐视不管。

    “白思渊想要和曌酒店谈合作,引进国际话的经营理念,那边的消息你可否有打听。”陆恒依旧不死心。

    罗森依旧摇头:“曌酒店那边依旧没有白思渊的任何消息,放心吧,他不会出现在曌酒店,毕竟曌酒店幕后的法人是你。”

    陆恒和罗森对视了一眼:“我经营了这么就的曌酒店,就是为了给海澜一个诱饵,五年前白震天都没有成功的和曌酒店合作,五年后的白思渊自然也没有这个能力,只是如今白思渊算是打乱了我原本的计划。”

    罗森也觉得十分可惜,毕竟当时陆恒的计划是想要让白思渊去和曌酒店谈合作,然后他们可以从海澜要到最有利的股权,从而成为海澜最大的股东,可是白思渊的失踪让原本唾手可得的一切成为如今的成面。

    “其实你也也用着急,毕竟你已经成为海澜的第二大的股东了,白思渊也许真的不在了,白震天就算有一票否决权,他已经老了,他还能支撑多久!”罗森这话说的将轻重缓急分析的极其透彻。

    可是陆恒却听着他这话,心里面有了一丝不是滋味。

    “你说,没有了白思渊,他白震天是不是会更关注我一些。”陆恒说这句话的时候心中却产生了一种莫名的伤感,他的眼神闪烁着一种莫名的希冀的光。

    罗森看着他,摇了摇头:“你以为白震天知道你的存在的吗?别傻了,一切心软的想法都是你的一厢情愿。”

    陆恒看着他良久,却始终没有说话任何一句话,他不是没有想过事态往好的一方面发展,只是一切的时局将所有的已经尘埃落定了。

    不管陆恒给自己洗脑多少遍,海澜的覆灭以至于如今的地位岌岌可危,都是他一手造成的,如今先要反悔重新开始,已经不可能了。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