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242 重新开始
    漫长的冷冬彻底拉开了沉重步伐,时光的齿轮仿佛一下一下带动着整个沉重的岁月,转眼间已经二月了,淅淅沥沥的小雨仿佛开始了新一轮的洗礼,关于海澜酒店的事情,媒体早已经不再报道了,但是陶心雨却成为各路媒体争相报道的新对象。

    近日陶心雨和某富商之子携手逛商场并且看电影,都被媒体抓个正着,对于陶氏集团,反而是给公关增添了不必要的麻烦。

    陆恒的新书也上线开始售卖了,前几天刚刚突破六千万本,在媒体发布会上陆恒却宣布暂时封笔,不会再写了,当时场下一片哗然,可是陆恒却说:“不要唏嘘不已,如果哪一天我拿起笔来,那将是我重新开始的日子。”

    陆恒虽然这么说,可是大家还是觉得这一天会不会到来,但是陆恒的粉丝却极度认可他的做法。

    海澜酒店经过众多事件的冲击,早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海澜了,白震天虽然每天都开会商讨酒店的新运作,可是更新换代的事情不再少数,现在已经不是海澜的时代了,海澜庞大的体系早已经瓦解了,在连续关闭了省外的十多家酒店之后,海澜才算是站稳了脚跟,但是对于盈利也只是观望的态度。

    周淼的酒吧日益红火,很多网红去酒店打卡,自然,李瑾也十分给力,把酒店的生意打理的井井有条,只是李瑾再次见到孙颖晨的时候,总是会不好意思的笑,后来孙颖晨才知道,吕子叶早已经将她知道的事情告诉李瑾了,所以他才如此不好意思。

    在没有了李瑾和周淼的事情之后,孙颖晨才发现,其实李瑾这个人挺好的,毕竟吕子叶她是真的不容易,对于感情如此执着和认真,她自然要真心祝福的。

    周垚前不久去国外开会,回来的时候送给孙颖晨两瓶香水,孙颖晨认识那个牌子,全国限量款,孙颖晨刚开始想要推拒,毕竟这个香水价格十分昂贵,可是周垚却说:“别自作多情了,这个香水另外一瓶你帮我给周淼,我最近太忙了。”

    刘灿作为晴天的创始人,她近两个月开始在各大头条新闻上频频露面,晴天如同神祗一样的存在,早已经遥遥领先各大媒体平台。

    因为刘灿的高调,周淼的人设也早已经脱离了几个月前倒闭的周氏酒庄大小姐的身份,而是摇身一变成为晴天杂志社的大小姐,周淼如此高调,自然也不是她的主意,只是刘灿说:“你是我的女儿,我要把这么多年亏欠你的,一次性补回来。”

    周淼成为大红人,又有陆恒为她保驾护航,人前两个人是郎才女貌,人后两个人打的不可开交,这事其实也不能怪他们两个,毕竟……他们太熟悉了。

    也许做不成情侣,成为蓝颜也是好的。

    周淼喝多的那次说:“做不成爱他的那个人,就祝福他找到他爱的人。”

    如此洒脱反而更加像周淼的个性。

    孙颖晨这两个月反而是忙的不可开交,她整天都陷入工作当中,虽然晴天依旧没有主编,但是孙颖晨却做的越来越上手,对于很多工作,她都可以很优秀完成,周垚曾经说:“要是晴天还找不到一个人品高尚的主编,你要不要试试。”

    孙颖晨却连连摆手说:“主编就算了,我顶多算一个小助理,我要学的东西还多着呢。”

    可是整个晴天都对孙颖晨这个当时怀疑是空降的人设,由当初的怀疑变成已经发生了改变,他们彻底相信,孙颖晨能够走后门,并且轻车熟路的发展到现在,的确是一个空降,毕竟身为董事长的刘灿很认可她,身为总经理的周垚对她十分信任,还有晴天杂志社的大小姐周淼又是她的闺蜜,可想而知,孙颖晨现在在晴天的地位。

    但是也因为如此,孙颖晨才觉得倍感压力。

    两个月发生了不少的事情,让原本的孙颖晨更加的成熟了,不仅仅在心智上,还体现在她的日常着装上,因为孙颖晨终于学会了穿高跟鞋,用周淼表扬的话来说:“孙颖晨,我看你可以嘛,都可以穿着高跟鞋飞檐走壁了。”自然,孙颖晨也只是说:“还可以,还可以。”

    虽然在晴天用着主编的办公室,但是职位却十分不明确,可是她领的工资还算是可观的,毕竟上个月她眼睛都不眨一下的就直接买了两件川久保玲的圣诞款,毕竟每一年这家t恤都出一款纪念款,孙颖晨买了一件给周淼,自己留了一件,可是买完她就后悔了,因为这个衣服是半截袖,现在这么冷的天,想想都觉得冷。

    原本的生活都朝着好的方向发展,几个人都按部就班的生活着,在自己的领域或者是不擅长的领域各自发展着,每个人都很好,就像是从来都没有受过伤一样。

    只是三天前,关于陆恒发生了一个偏离轨道的事情,孙颖晨原本以为陆恒暂时封笔只是想要单纯的休息一下,可是谁料想,他公开收购了一些股权,堂而皇之的入驻了海澜酒店。

    这也是经过漫长的六十天之后,孙颖晨再次正视关于海澜的一切。

    曾经孙颖晨以为不管心里多少放不下,只要时间过的够快,她心里那道浅浅的伤疤就可以愈合,但是她错了,但凡是听见关于海澜的一切,她就会想起让她心痛的那个人,关于白思渊,关于她曾经的青春,只是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她除了接受,仿佛就不剩下什么了。

    可是孙颖晨依旧会做着不算美梦的噩梦,每每午夜梦回她会失望的从梦中醒来,然后枕巾湿透,回味着梦中于白思渊的拥抱,那几乎是几个世纪甚至是几个轮回之后,她才敢在梦中描绘的幻想。

    是啊,她可以白天装成白领丽人,商场上杀伐果断的决策人,但是晚上,她还是会变成原来的自己,那个曾经深爱着白思渊的自己。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