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240 放下了
    誓言的美,远远比不上一颗融入你生命的人重要,承诺再多,你要的无非也只是一个爱你入骨的人罢了。

    “孙颖晨,我从来都没有和你说过关于我被关押的那段时时间,我经历了什么。”周淼的声音依旧好听到不参加一丝杂质。

    沉默不语的孙颖晨终于有了动静,她抬头看着她,可是依旧在周淼精致的面容上看不出一丝一毫的情绪,就像是她原本就是一个情绪控制的高手。

    可是,现在孙颖晨几乎讨厌她如此的冷静,就像是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人,明明大家都受到过挫折和失望,为什么她就可以依旧趾高气扬的生活。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公平?

    周淼笑了笑,说:“你可以想象不到十平米的房间内住着八个人吗?”周淼的面容依旧平静无波澜。

    十平米的空间也许可以载入周淼的史册了,毕竟这么狭小的空间,在周淼的人生之中从来都是史无前例的。

    “因为我是新进去的,所以我经历了所谓的大姐大,我的头被浸入在马桶里面,我也只配喝马桶里面的水,如果我反抗,轻则一顿痛打,重则在看不见的地方……”周淼说到这里的时候,她平静无波澜的面部表情终于有了一丝动容,似是屈辱,似是不甘,可是那神情也都是只是稍纵即逝,纵然是快,可是还是被孙颖晨捕捉到了。

    那样的神情恐怕一辈子都不会出现在周淼这么高傲的人的脸上。

    “我胳膊上面你只是能够看见三个烟头烫的疤痕,但是孙颖晨,我身上还有什么,你恐怕不知道。”周淼摆摆手,说:“不过不重要了,都不重要了,因为那都是过去,未来我只要知道,我的人生再也不会如此灰暗,所以以前到底经历过什么,都无所谓,没有任何人,没有任何事可以左右我的情绪。”周淼笑了笑:“现在你是我的软肋。”

    “我配吗?”孙颖晨都自己陷入怀疑了。

    周淼用力的在她的肩头砸下一拳,说:“你觉得呢,在最心爱的人和朋友之间,你选择了我,虽然你想要反悔,但是事实就是事实,你翻不了盘。”

    孙颖晨也突然笑了。

    周淼看的出来,这样一笑,也算是释然了。

    “既然你笑了,就别喝闷酒了,我先出去一下,你在这里好好冷静一下,旁边有果盘,别碰酒了,我倒不是心疼,就是担心你喝多了胃难受。”

    “行了,你先去忙你的吧。”

    孙颖晨一个人在包房里面坐着,一个人的时候,她反而觉得今天做的一切都十分的荒唐,可是她还是和自己说:“孙颖晨,忘记吧,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往往内心的声音才是最真实的:“孙颖晨啊孙颖晨,你承认吧,有那么一刻,你很想让他知道你现在糟糕透了的心情,你多想趴在他身上哭一场,听他安慰你的话,可是孙颖晨,你醒醒吧,白思渊他永远回不来了,永远回不来了。”

    门口已经等候多时的周淼终于看见陆恒的车子停在街边,然后罗森就像是小偷一样四处张望,反而是陆恒十分不做作的下车然后朝着她这边走,罗森倒是害怕陆恒被发现,这要是在街边被粉丝围堵,明天保证上新闻,尤其还是在酒吧门口,不知道媒体能说出什么,指不定说出什么深夜买醉之类的话。

    可是很多事情都是瞎想的,陆恒走到周淼身边,说:“她怎么样了?”

    周淼脸上的神情转为落寞,说:“知道的是你关心她,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喜欢她呢。”

    “……”

    周淼看着陆恒去了包房的方向,他走的那么决绝,周淼就感觉到心脏在一点点的撕裂。

    李瑾看见她的眼神有些绝望,心疼的安慰道:“还想继续这么做下去吗?”

    周淼看着李瑾,叹了一口气,说:“我已经很努力了,但是……”

    “你喜欢他就去和他说,永远躲起来,你不累,我看着都替你累。”李瑾看着她,这次是他难得唯一一次和周淼推心置腹的说话,其实跟周淼交到的李瑾也算是了解她的。

    “很多事情你不懂。”周淼只是用这样一句话作为结尾。

    周淼不是没有尝试过,毕竟她喜欢了他那么久,可是当想要迈出那一步的时候,她却犹豫了,很多感情隐藏在不见光的阴暗处,还是可以维持良好的朋友关系,但是如果放在高温杀菌的阳光下,那么再维持一段已经变质了的友情,就很难了。

    周淼是最不愿意破坏这样的友情,所以她宁可自己拧巴,都不愿意去踩那一脚。

    包房里面,孙颖晨低头看手机,手机屏幕上面微弱的亮光将孙颖晨巴掌大的脸映衬的一清二楚,就连她时不时皱起的眉毛都看的格外清楚。

    陆恒敲了敲门,推门进来,开门的一瞬间将门外面的嘈杂世界带了进来,可是关门的一瞬间就将里面的安静和外面的嘈杂彻底隔绝开来。

    孙颖晨瞥了一眼,可是依旧低头看手机,不消一刻,她感觉身边的沙发沉陷下去一些,然后手里面的手机被人夺走,她皱眉,说:“陆恒,把手机还我。”

    “这些没有营养的消息,我已经替你看了,都是捕风捉影的事儿,你都是事件的当事人,自然知道整个事情的真相,还需要浪费时间看这个吗?”陆恒将孙颖晨的手机直接关机,然后仍在了一旁,说:“孙颖晨,别让我看不起你,你到底什么时候能走出来!”

    “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为什么你们都劝我相信不存在的事!”孙颖晨转头看着陆恒:“现在就连你,也要告诉我不愿意接受的事,到底为什么?”

    “孙颖晨,你醒醒,白思渊走了!永远的走了,你犯不着这么整天如同行尸走肉一样,你还有你自己的生活要过,不要让你身边的朋友和家人担心。”陆恒看着她,恨不得上前摇醒她:“白思渊死了,死了,你明白吗?!如果他真的像你说的那样,他还活着,已经这么久了,一个星期了,一个星期七天,在接到空难消息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现在新闻铺天盖地,不管他在哪里,任何一个角落都可以看见的,可是为什么现在他都没有回来。”

    “孙颖晨,你醒醒吧,白思渊已经死了!”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