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239 什么事都别放心里
    周淼给孙颖晨的母亲打了电话,搪塞说今天希望孙颖晨可以留下来陪她,孙母一听是周淼来电,原本还是不太愿意的,可是想着自己的女儿也许多和朋友聚聚会更好,所以也就同意了。

    周淼在墓园门口等着孙颖晨下来,可是她做梦都没有想过,她不是一个人下来的,而是被很多人拖着下来的,而且孙颖晨还是目无表情。

    周淼快速下车,然后跑到他们身边,大吵大闹的嚷着质问他们:“你们是谁,快放开她,信不信我报警!”

    可是那些人并没有理会周淼,而是直接将孙颖晨一把推搡到周淼的身边,幸好周淼接住了她。

    周淼还想找那些人理论,可是孙颖晨却拉住了她的手,说:“带我走。”

    周淼不知道孙颖晨在山上发生了什么了,她不是来送白思渊最后一程的吗,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可是太多的话都不是最佳问的时间。

    下山时候的路程十分顺利,车上的孙颖晨依旧一句话都不说,周淼也配合着她沉默。

    道路两旁的绿化整齐的就像商量好似的,看的时间久了,纵然是绿色也看的烦躁了。

    不知过了多久,车子已经由郊区开往了市区方向,逐渐的道路两旁的车辆和行人也多了起来。

    原本安静的手机响了起来,周淼看了一眼来电的人,逐渐皱眉,随即接听了起来:“喂?”

    陆恒的声音在电话里面十分清晰,周淼下意识的将耳机里面的声音渐渐调整为仅听得见即可,然后问:“什么事儿?”

    陆恒应该是在片场,因为他那边嘈杂的声音很多,可是他还是抽空打了这个电话,因为他很担心。

    “我看了今天的娱乐头条,虽然头条里面并没有说关于孙颖晨的事情,可是我看着那个背影像她,你们今天是不是去了公墓?”

    陆恒插着耳机,手指灵活的在屏幕上面滑动,报道的文章都是千篇一律,可是配图有的清晰有的模糊,想必也是围堵在公墓山脚下的蹲点媒体抓拍到的,但是毕竟是海澜少公子的事情,所以守护陵墓的看守十分严格,媒体记者是不可能进去的,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仅仅拍摄到背影。

    但是通过这个背影,眼尖的媒体还是嗅到了蛛丝马迹,洋洋洒洒的写了长长的一大篇。

    周淼下意识的看了一眼一直默不作声的孙颖晨,对着电话说:“我等下去燃酒吧的二店,你要不要录制完节目就过来。”

    陆恒想了想,说:“好。”

    周淼挂断电话之后,依旧安静的开车。

    很快车子就开进了地下停车库。

    燃酒吧的包房里面早已经摆放了果盘和饮品,周淼笑着说:“你嘴刁,喜欢喝葡萄汁,我已经让李瑾将新鲜的葡萄去籽,鲜榨的,你要不要喝点东西,要不然等下就氧化了。”

    孙颖晨点点头,然后安静的喝着果汁,口感还是那么纯粹,没有籽的葡萄鲜榨的果汁果然没有一丝的苦味,这个矫情的毛病向来只有周淼才懂她,毕竟现在外面购买的鲜榨葡萄汁都不会理会你,然后给葡萄去籽,但是周淼却记得这么微小的动作。

    “今天在公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会被赶下来的。”周淼坐在孙颖晨的旁边,一字一句斟酌着问。

    孙颖晨喝光了葡萄汁,然后将空杯子放在茶几上,笑着说:“你这里是酒吧,给朋友喝果汁,像话吗?”

    周淼一听,乐了,一拍大腿,说:“行,今天你老大,你说什么都行。”说着就打了一个电话,很快,服务员鱼贯而入,桌子上面摆满了高高低低的红酒。

    然后服务员放好红酒,就离开了包房。

    周淼指着桌子上面的红酒,说:“进价,最贵五千一瓶,最便宜的也有七十的,都摆在这里了,今天高兴,你想怎么喝就怎么喝。”

    孙颖晨也不客气,轻车熟路的将一瓶红酒打开了,然后给自己倒了一杯,刚想给周淼倒,周淼一个手势,然后说:“我自己来吧。”说着,周淼自己给自己开了一瓶。

    周淼想了想就把自己手里面的红酒放下了,然后将一杯的酒直接一口饮下。

    周淼看的简直是叹为观止,说:“行啊,你这酒量,之前可是一杯倒啊,什么时候道行这么高的。”

    孙颖晨又给自己倒了一杯,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反正这酒量算是见长了。”

    周淼低头斟酌她这句话,可是孙颖晨又给自己倒了一杯,然后仰头喝下。

    “你知道我今天看见白思渊的骨灰盒里面有什么吗?”孙颖晨突然问了这么一句话。

    周淼自然蒙了,说:“白思渊的尸体都没有找到,哪里来的骨灰盒?”她彻底蒙了,说:“等一下,骨灰盒里面的东西?”然后摇头,简直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孙颖晨想了想说:“我和白思渊去过青岛,在青岛的路边摊上他给我们买了情侣款的围脖,我的是红色的,他的是白色的,之前在失事的飞机上面发现了这条围巾,是我把它领出来的,后来它又出现在白思渊的骨灰盒里。”孙颖晨想想简直十分可笑:“到底让我说几次,没看见白思渊的尸体一天,我就不相信他死了。”

    周淼自然理解孙颖晨的,可是这件事情已经属于板上钉钉子了,由不得你信不信。

    “周淼,你愿意相信我吗?还是和他们一样,认为我是疯了,我是太伤心了,所以不愿意相信这事是真的。”孙颖晨几乎带着绝望的眼神看着她。

    周淼却不假思索的说:“我相信你。”看着孙颖晨难过到绝望的眼神,她又坚定的说了一句:“虽然听起来很不可思议,但是我愿意相信你,我相信你。”

    孙颖晨将头靠在她的肩膀,说:“谢谢你,周淼。”

    眼泪终于滑落在唇边,咸咸的眼泪诉不完的绝望。

    孙颖晨终于不再压抑自己的情绪哭了起来,而周淼就安静的坐在她旁边,静静的陪着她。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是哭累了,她就靠在周淼的身边,感受到她身上昂贵的香水味而昏昏欲睡,可是难过的情绪依旧吊着她最后的理智不能让她沉睡下去。

    周淼摸着孙颖晨的左手中指,上面一个纯金的细细的指环,孙颖晨感受到她在抚摸那枚指环,低头看的时候发现周淼的那枚戒指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带上了,就静静的躺在周淼的手指上。

    周淼的手原本就很好看,所以她带着比孙颖晨要好看。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