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238 公墓
    多么可笑啊,这边一对新人拥有众多人的祝福,幸福的开始,可是电话那一头,很多人抱着花圈要送白思渊最后一程,悲伤和幸福只是一线之隔,可是现在却天差地别。

    “阿姨知道,你依旧爱着思渊,可是今天是他的……”陈娟的声音终于带着哭腔,尽管是忍耐到了极点,但是她还是哭了出来:“所以阿姨求你过来,送送他吧。”

    阴冷的冬天,仿佛冬日的暖应都温暖不过来,心已经冰冷透彻的人。

    周淼送孙颖晨到灵山墓园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一点了,墓园门口有陆陆续续进出的人,孙颖晨却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久久没有开口说任何一句话。

    周淼有些担心,看着她:“要我陪你一起进去吗?”周淼的声音很淡,她的声线是那种十分干净,带着回响的好听,可是现在出自于周淼开口的劝慰却丝毫没有让孙颖晨内心感受到一丝丝的快慰。

    周淼的手搭在孙颖晨的手背上:“小晨,你要坚强,我和你一样都不愿意相信白思渊的离开,但是事实就摆在眼前,很多时候,真相到底是如何的,都很难猜,只是过程淡化了很多来源于结局的期待。”周淼看着她:“所以,小晨,除了你自己,没有人替你坚强。”

    孙颖晨闭上眼睛,一种撕心裂肺的感受让她没有办法做任何想法:“白思渊……”她的声音的带着颤抖,可是她依旧十分坚定的说下去:“他说让我和我他一起去巴厘岛,说一辈子都不和我分开,如果……那个时候我真的和他一起走了,就算是出了意外,我也不后悔,周淼,也许你不会理解,现在活着比亲耳听见他已经离开的消息更让我难受,我多想什么都不管不顾,我只要他活着,我只要他活着!”

    周淼知道那天孙颖晨经历了什么,可是她却没有办法开导她,毕竟那天的事情都是关于自己,那天白思渊已经约好了孙颖晨一起去巴厘岛,但是同一天自己却被梦莹陷害,吞金自尽的那一天,所以就算周淼庆幸孙颖晨那天留下来没有去成巴厘岛,可是她也无法自私的认为现在只要孙颖晨活着比已经死去好。

    有一种友情,她可以自私到骨子里,但是只要你活着,只要你健康的活着,一切都不重要。

    “我知道你对白思渊的感情有多深,可是你要知道,现在你如此难过,白思渊……”周淼几乎哽咽到不能说出话来:“白思渊在天有灵,他会多么难过。”

    “如果他难过,就不会离开我!”孙颖晨几乎是第一次歇斯底里的在周淼面前叫嚣,她双眼通红的看着周淼:“我最害怕有人告诉我白思渊已经不在了,可是我不信,我不信,不管你们相信与否,我都有一种感觉,他还在,他还在……”

    周淼陷入沉默了,她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是于事无补,索性让孙颖晨自己能够想开,因为这件事情,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帮她。

    天气灰蒙蒙的,像是要下雪的前夕,可是不管是雨还是雪,落在地上都显得十分的泥泞。

    孙颖晨如同祭奠的人一起一个阶梯一个阶梯的爬上了灵山的56号墓园。

    好久不见的陈娟已经哭成一个泪人,她就依偎在白震天的怀中,而白震天显然是精神头有些虚弱,可是依旧用他单薄的肩膀支撑起来已经几乎崩溃的陈娟。

    孙颖晨几乎是最后一个到的。

    牧师如同开展一个流水线一样的,让人将一个小小的匣子放进最终回归的墓地,一个人穿着一套西服带着白手套的男子捧着一个黑色的骨灰盒,上面张贴着的是白思渊俊朗的黑白相片,如同墓碑上面张贴的一样,白思渊就微笑着露出八颗牙齿,眼睛笑成孙颖晨喜欢的月牙湾状,那笑容十分温暖,就像是迎接来的春天,可是现在看着相片中他的笑容,却如同坠入寒冰之中,冰凉刺骨,永久无法恢复。

    孙颖晨跌跌撞撞的挤到最前面,她几乎撞了很多人才挤到最前面的,自然,有认识孙颖晨脸的,了解她是白思渊的前女友,所以也不和她计较,毕竟今天是送白思渊下葬的日子,没有人真的愿意在这样的场合闹什么不愉快。

    陈娟看见孙颖晨来了,呜咽着说:“思渊,你看谁来送你了,你可以安息了。”

    孙颖晨却像是看不懂一样,走到那个捧着骨灰盒的男子身边,问:“不是说尸体都没有找到吗,这一盒骨灰是哪里来的,这里面装着什么?”

    孙颖晨的声音没有一丝的温度,她就像是一个失了魂魄的行尸走肉,她目光死死的盯着那个黑色的骨灰盒,仿佛里面装着带有恶毒诅咒的东西。

    一旁的牧师原本有些蒙,毕竟她打乱了原本下葬的顺序和时间,但是看着陈娟微微颔首示意,他才愿意和孙颖晨解释:“因为找不到死者的尸体,所以将死者生前的遗物放入骨灰盒中,为了让死者得到安息。”

    孙颖晨却突然笑了一下:“荒唐!”

    她的话就像是一记重磅炸弹,一石激起千层浪,所有人都开始纷纷咬耳朵,议论着。

    “明明没有死的人,你们凭什么让他安息,凭什么找到代替物下葬。”孙颖晨几乎是用质问的语气问他。

    牧师一时语塞,不知道如何回答她。

    陈娟从白震天的怀中脱离出来,说:“小晨,你让思渊安心的走吧。”

    陈娟知道孙颖晨是十分难过的,所以她才了解她现在的举动,可是难过的并非她一个人,所以她才说了让思渊安心的走吧那句话。

    孙颖晨走到牧师的面前,她的举动几乎让所有人错愕,可是现场的人阻止她已经来不及了,因为孙颖晨已经将白思渊的骨灰盒打开了。

    白震天就算是礼让孙颖晨三分,也不能接受她如此的举动,这是对死者的极其不尊重,不由大怒:“孙颖晨,我们邀请你过来送思渊最后一程,可是你做了什么!你对得起思渊对你的爱吗??!”

    这个时候牧师身后的人,快步走过来,将骨灰盒重新盖好,然后孙颖晨就几乎被人拖着离开了墓园。

    孙颖晨的双眼一直死死的盯着那个骨灰盒,她心中一百个一千个不解,为什么?!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