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237 最后一程
    孙颖晨将包里面的红包放在彭瑶的手里:“你很幸福,你得到的就是你想要的,所以珍惜这段感情,好好对黄震,毕竟他是黎人舒曾经的初恋,你们的婚礼,黎人舒来不了了,但是她在天有灵,还是会替你们祝福的,所以,请一直幸福下去吧。”

    孙颖晨和周淼一起进去找了一个空余的位置坐下,俩人谁都没有没有去看那对新人脸上到底是什么表情,毕竟在大门口,人来人往的,让人家误会俩人是闹场的就不好了。

    中午十一点十分,宴席开始,流水一样的菜开始一道道的往桌子上面摆,无一例外的大鱼大肉,看着就饱了,一种油腻腻的感觉一直堵到喉咙。

    周淼全程都没有动过筷子,她只是若有似无的看着台上如同演戏一样一对新人,主持人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路数,全程煽情到底,弄的两个人新人哭的像是一对泪人一样,原本喜气洋洋的现场,非要弄个煽动性十足的背景音乐,“这一拜相亲相爱……”

    而双方的父母就像是失散多年才找到儿女的老两口,哭的那叫一个凄厉啊。

    台下的十人一桌的嘉宾边看边哭,然后边往自己碗里面夹菜,生怕一个不小心,最好的一道菜就被人家夹走了。

    孙颖晨原本想要吃几口的,但是太过油腻了,她一直等着兴许能有一道青菜,可是等了全程,她还是果断放下筷子了,毕竟上来一道菜,脸熟的大妈们就连吃带拿的,实行了光盘计划。

    孙颖晨同周淼一样,开始观看台上的一举一动,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她甚至替黎人舒不值,当时她到底喜欢黄震什么呢,是喜欢他还算殷实的家庭还是黄震憨厚的长相,彭瑶皮肤有些黑,不知道是不是得罪了化妆师,脸部扑上去的粉十分厚重,但是脖子上面原本的肤色就暴露无遗,整个头就像是假人安装上去的一样,看着有些不舒服。

    其实来的时候,学校论坛上面早就有人爆料了,彭瑶一早下手将黄震收为己有了,这个事情要追溯到一年前,那个时候黄震就被彭瑶拿下了,只是当时黄震只是一个没有任何主意的傻小子。

    如果按照时间来推算的话,没有彭瑶的截胡,那么黎人舒是不是可以有不一样的可能,黄震会不会接受她,他们的接下来会不会有另一段故事呢,黎人舒是不是就不会遇见肖华,她也不用死。

    孙颖晨私自的这么想着,如果……万一……会不会……这些可能性都在她脑子里面飞快的运转,但是臆想的就是臆想的,黎人舒也早已经不在了。

    不知道是不是太想她了,孙颖晨有一瞬间看见宴会大厅的正门被人推开了,外面一道光折射进来,晃的人睁不开眼睛,可是她却依旧死死的盯着门口,就像是期许一个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发生一样,恍惚间,黎人舒就站在门口,她微笑着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然后笑容十分灿烂,依旧是她憨厚的招牌笑容,不带任何世故,她就是她,带着最真诚的祝福。

    然后大门被关起来了,走进来的人不是黎人舒,而刚刚的那一幕,就像是幻觉一样。

    可是,孙颖晨依旧认为,黎人舒会来的。

    婚礼进行一半的时候,已经有人多人开始离场了,周淼看了一眼孙颖晨,说:“咱们也走吧。”

    孙颖晨点点头,说:“走吧。”

    起身的时候,孙颖晨问周淼:“你说,今天这么喜庆的日子,咱俩过来是不是给人家一对新人添堵了。”

    周淼一听这话就乐了,说:“多新鲜呐,他们上了一桌子没法下口的菜,那不是添堵吗?”她看了看一旁一直盯着她看的大妈们,继续不怕死的说:“你说这个饭店也不见得多便宜,为什么不找一家靠谱的饭店呢,人生头一次的大事儿,怎么着,还想着第二次办的高逼格一点?”

    孙颖晨赶紧拉着周淼走,因为她生怕这些大妈们对着周淼群起而攻之,如果大家论口才,没有人能够说过周淼,但是论动手的,周淼就不是他们的对手了。

    出了酒店的大门,门口依旧是红艳艳的,门口巨大的kt版上面是一对新人的相片,用了粉色的底儿,然后就像是滤镜过头了一样,上面还有一个粉红色的心,两个人十指相扣,笑容艳艳。

    据说这个kt板还是新娘子亲自设计的,可见她的审美一般般。

    孙颖晨出来的时候,她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周淼说要去开车人,同样的让她在门口等着,孙颖晨点点头,接起了电话。

    电话那头十分安静,如果不是看见已经接通了的界面,她还真以为自己手机坏了。

    “喂?请问哪位。”孙颖晨依旧对着电话说着:“喂?听不见,也许是信号不好,我挂了。”

    “是我。”电话那头还是开口说话了,那种熟悉的声音孙颖晨是听得出来的。

    她就像是雕塑一样,她不知道为什么会接到她的电话,可是这样难过的情绪还是席卷了她,将她带入不见光明的世界:“阿姨。”

    来电话的是白思渊的母亲陈娟。

    孙颖晨拿着手机,甚至不知道要说什么,她不愿意说节哀顺变,毕竟她一直认为白思渊并没有死,可是除了这句话,她当真没有什么想要和她说的。

    “小晨,如果……如果你愿意,你就过来送送思渊吧。”陈娟的声音带着哽咽,她像是极力克制自己的情绪,仿佛只有这样,她才不会痛哭流涕,甚至是不能自己。

    “不了,阿姨,我就不去了。”孙颖晨用手死死的扣住自己的手心,用这样的疼痛来压制心中的钝痛,可是她这么做只是徒劳的。

    多么可笑啊,这边一对新人拥有众多人的祝福,幸福的开始,可是电话那一头,很多人抱着花圈要送白思渊最后一程,悲伤和幸福只是一线之隔,可是现在却天差地别。

    “阿姨知道,你依旧爱着思渊,可是今天是他的……”陈娟的声音终于带着哭腔,尽管是忍耐到了极点,但是她还是哭了出来:“所以阿姨求你过来,送送他吧。”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