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236 真不是闹场
    孙颖晨不同,历经磨难之后她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来疗伤,然后再重新出没在人们的视线之中,尽管时间过了很久,她还是没有底气直视别人的目光。

    “孙颖晨,决定来这里的是你,既然来了,我们是送祝福的,没什么好犹豫的,抬起你的头。”周淼的手很温暖,她就死死的拉着孙颖晨,像是要给她一种无形的力量。

    人来人往的酒店门口,就连服务员都穿着花枝招展的,孙颖晨渐渐的才发现,她并不是什么明星大咖,真的没有人会注意她,所以抬起头,开始勇于直视所有人的目光,但是她发现,大多数的人将目光投射在周淼的身上,毕竟周淼的知名度在学校也算是扛把子了。

    孙颖晨只是说过来看看,毕竟也收到了请帖,可是她却不知道周淼是什么心态,毕竟她今天穿的……简直……不知如何形容,孙颖晨只能十分委婉的说一句:“你穿成这样,给人家新娘子面子了吗?”

    周淼朱唇轻启,她唇上是最新的哑光姨妈红,带着致命的魅惑力,脸上的妆容也是十分出挑,利落的短发经过tony老师的处理就像是复活一样,看上去她就像是一个高端的白领丽人,而站在她一旁的孙颖晨简直就像是她成功人生聘请过来的仆人,对,穿着ugg的仆人。

    “我能够来就算是给新娘子面子了。”周淼十分高调的对着一些对她投来“羡慕”目光的同学一一点头示意,就像是她什么大牌一样,但是凭借着她的知名度,人家对她指指点点也是说得通的。

    进入酒店的大厅之后,一道道的门口立着的牌子就像是大马路上的指路牌一样随处可见,终于在指路牌的引到下,终于进了酒席现场“大富大贵”宴会厅。

    孙颖晨看见这个名字,起先没被雷死,她光看这四个字就开始腹诽:“大富大贵,真新鲜。”

    周淼看见牌子之后,她死活都不愿进去,还是孙颖晨死活硬拽着她的手说:“刚才是谁劝我说抬起头来着,我这边满血复活了,你怎么萎靡不振了呢?不就是一个宴会厅吗,走吧,进去吧,不会掉面的。”

    周淼一脸的鄙夷:“我又不是什么有身份的人,我不怕掉面,我就觉得土……”

    好吧,这是周淼斟酌了好久才说出来的字。

    最终,周淼还是同意了,挂着孙颖晨的手,笑的那叫一个花枝乱颤步入了“大富大贵”宴会厅。

    门口是黄震穿着一套剪裁并不是那么合体的西服,而新娘子穿着标准的大红唐装站在新浪的身边,笑的那叫一个委婉动人,厚重的眼妆下面还是可以看见她浓密的假睫毛,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假睫毛一定连续沾了两套。

    这么厚重的气息熏陶下,孙颖晨也有点站不住脚了,她开始有些退缩,因为这个新娘子她认识,她叫彭瑶,当时给还黎人舒难看来着,明里暗里说黎人舒胖,还说她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彭瑶原本喜笑颜开的朝着门口商业礼仪的微笑,结果看见周淼和孙颖晨两个人之后,她脸上的笑容有些挂不住了,就像是蜡像馆里面的蜡像,笑容既诡异又难受。

    孙颖晨跟着周淼往前走,这个时候,她有些暗暗的恨自己,为什么不会传高跟鞋,这个场合她穿的简直有些后悔,毕竟她穿着雪地棉走不出周淼的气势,但是她依旧挺胸抬头的朝着门口走去。

    “好久不见啊,黄震。”周淼掩嘴低声问黄震:“哎,你旁边的人看着眼熟,叫什么名字。”

    虽然周淼的声音不大,但是几个人还是可以清晰的听见。

    彭瑶脸上原本还可以维持招牌式的假笑,但是听见这话的时候,她彻底笑不出来了,甚至连哭的心思都有。

    黄震看着周淼,笑着将签到簿递上去:“别闹了,我老婆彭瑶,你认识的,你们班的。”

    周淼连连点头,说:“难怪啊,看着就是眼熟,不过瑶姐,你这妆容化的有失水准,我要是你就不心疼那钱,请一个好一点的化妆师来化妆了,毕竟这一天是人生最重要的一天。”

    彭瑶脸上的肌肉一跳一跳的,但是嘴上却说不出来任何一句话,只是呆呆的站在原地,毕竟今天她是新娘子,也不能因为周淼说话不好听就伸手打她不是。

    孙颖晨看周淼这样子,就明白了,她简直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啊,摆明了就是为了当时彭瑶教训黎人舒,给她报仇呢。

    彭瑶虽然平时是一个不好惹的,但是今天是她的主场,再不济,也要维持在双方家长的颜面。

    “周淼,你这话说的,听在耳朵里,有点不太舒服。”这个时候她说话依旧柔声细语的,知道是她在忍,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做了喉头手术,麻药劲还没过,所以说话就怪怪的。

    周淼低头在签到簿上面欠下自己的名字,然后从包里面拿出一个红包放在桌子上面,黄震笑着说:“你太客气了,里面请,里面请。”摆明了就是想要赶紧进行下一环节,结束现在的尬聊。

    周淼微笑看着他,黄震一拿红包,发现是两个红包,他往后面看了看,然后问:“黎人舒来了吗?”

    显然是黄震不知道黎人舒的事情,周淼刚想说话,彭瑶就不乐意了,死劲扯动了一下黄震的胳膊,其实彭瑶娇羞的样子也……有些爷们的样子。

    周淼却说:“她今天应该来了吧,只是我们看不见她,瑶姐,你就别和黎人舒较劲了,左不过你也把这个替补队员弄到手了,还有什么好不高兴的呢,毕竟死者为大。”

    周淼这话说的再清楚不过了,如果还没有听懂的话,那么不是傻子就是装听不懂。

    孙颖晨将包里面的红包放在彭瑶的手里:“你很幸福,你得到的就是你想要的,所以珍惜这段感情,好好对黄震,毕竟他是黎人舒曾经的初恋,你们的婚礼,黎人舒来不了了,但是她在天有灵,还是会替你们祝福的,所以,请一直幸福下去吧。”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