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235 参加婚礼
    “你可能想不到,当时我在每个深夜都很后悔,我想重新回到晴天,重新和她一起并肩作战,但是我不能,我太懦弱了,我害怕亲眼看见她走到那一天,所以我选择逃离,我一次次的捂着被子,哭到没有声音,那段时间,我依旧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度过的。”

    孙颖晨知道,只有最理智的人才会在深更半夜捂着被子,痛哭流涕无声哽咽,直到难以呼吸。

    “所以晴天传出这样谣言,你就知道这是假的。”孙颖晨伸手拉着她的手,说:“你一直都关心她,为什么不去送送她。”

    “我没有勇气。”吕子叶说话的时候十分哽咽,孙颖晨了解她的难过,其实吕子叶何尝不想自己说的谎话就是实话呢。

    财经学校的校友群依旧给孙颖晨发消息,只是这个消息让孙颖晨突然想起了她。

    回家的路程中,孙颖晨给周淼发信息,说:“你知道黄震吗?”

    周淼很快就回信息了,说:“你也看见了校友群里面发的消息。”

    其实周淼这么问一点都不奇怪,因为孙颖晨自从涉嫌海澜的财务案件之后,就被学校开除学籍了,按道理来说,孙颖晨不应该再收到学校的任何信息了,可是学生这么多,口口相传,也会传递到孙颖晨的耳朵里的。

    “你会去吗?”孙颖晨问她:“你会去参加黄震的婚礼吗?”

    周淼想了想,问:“你想去吗?”

    孙颖晨沉默了一下,说:“我想去。”

    “为什么啊?”周淼的消息回的很快。

    孙颖晨在屏幕上面输入这样的一段文字:“他是黎人舒第一个喜欢的人,不管他之前对黎人舒做了什么,但是黎人舒喜欢他是真的,她的初恋虽然回忆起来是苦涩的,但是这个曾经是黎人舒喜欢的人,我也想要去看看他获得幸福的脸是什么样子。”

    周淼没有再回信息,她知道孙颖晨心里面想着什么,就算黎人舒不再了,她也要替她去看看这个黎人舒曾经喜欢的人,其实也算是一种祝福吧。

    周淼给李瑾打了一个电话,说明天就不去酒吧了,店里的事情就让李瑾管理吧。

    其实不管孙颖晨做了什么样的打算,周淼都会支持,并且奉陪。

    孙颖晨回到家的时候,感觉自己整个人都疲惫到不行,幸好明天是周六,她难得可以好好睡一觉,可是想着明天黄震的婚礼,她还是觉得太阳穴突突的跳着。

    这个足球的替补队员,向来孙颖晨都不会关心的,可是他是黎人舒难得整天喋喋不休说的男生,也是孙颖晨第一次听说有这么一号人的存在。

    “你们不知道他吗?他叫黄震,是咱们隔壁班的,这个人特别的优秀,你不知道他笑起来特别的暖心,我多么希望可以承包他人生未来的微笑。”

    “孙颖晨,我不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但是我知道,自从见到了他,我就这么陷入进去了。”

    “原来,爱可以让人这么甜蜜。”

    孙颖晨一闭上眼睛就想起黎人舒当时十分幸福的样子,可是现在她再也看不见她窝心的笑了。

    林源大酒店的门口就像是过年一样喜庆,门口满目皆红,几乎是垄断了乡下产业链的最高端。

    因为不太好停车,周淼直接将孙颖晨放在酒店门口了,然后她四处张望了一下,说:“你先在这等我,我去找个停车位。”

    孙颖晨给了她一眼妥妥的眼神,然后站在原地等。

    仅仅五分钟,孙颖晨就像是重新洗礼了一下大学生活的全部回忆。

    前前后后,她看见了很多以前的同学,也有黄震足球队的队员,几个大小伙子虽然经历了一年的时间不见,可是再次看见了之后,除了皮肤更黑了一些,眼神从原来的青涩变成现在的有些不可描述的内容之外,好像什么都没有变。

    这些人看见孙颖晨依旧窃窃私语,但是并没有打招呼就擦肩而过。

    其实也不是这些男同学不想打招呼,毕竟他们还没有到那么没品的阶段,只是孙颖晨并不给他们机会,看见他们走过来了,孙颖晨就佯装有事躲开了。

    孙颖晨其实脑中想过打招呼的台词,可是想来想去,她觉得日后都再没有交集的人际交往,就不要费神了,毕竟这样也挺累的。

    通过这五分钟孙颖晨也算是知道了,自己当时在海澜酒店的一笔财务危机现在算是整个学校的知名人物了,毕竟这样不光彩的事情,孙颖晨恨不得大家从来都不知道,可是这么一个污点,却要跟随她一辈子。

    很少有大学报考的时候就确定自己未来要做什么的,孙颖晨是相反方向难得知道自己未来要做什么的人,她向来对算数特别有好感,所以选择这个专业,她几乎是当年大考的时候挑灯夜战,只是为了能够挤进本市赫赫有名的经管系,后来她成功了,就再以为会在这个行业如同新一届的小白鼠一样,一级一级的上升,最后成为拿着算盘就可以度日的财务人员。

    可是事实往往是背道而驰的,虽然孙颖晨到现在都不愿意承认,但是她必须接受,今生恐怕她和财务任何有关系的行业都无缘了,毕竟那个案子将跟着她一生一世,比起刚开始甜蜜蜜的感情可靠谱多了。

    周淼回来的时候看见孙颖晨就依靠在酒店门口的门庄前沉思,她若有所思的样子让周淼看出她内心的旁白,她快步走了过去,高跟鞋踩在地面上,敲击出哒哒哒的声音,十分有节奏,听上去就知道她驾驭高跟鞋简直易如反掌。

    “想什么呢,走吧,进去吧。”周淼直接拉过她的胳膊往前走。

    孙颖晨就像是被她吊着在走,每走一步她都觉得脚底板异常的沉重,她就低头走着,看着周淼一双异常扎眼的红色高跟鞋十分醒目,而自己穿着的一双ugg的雪地棉,两个人都是同岁,如果说自己算是历经磨难了,那么周淼就可谓是历经沧桑,可是周淼的心态依旧如同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孙颖晨不同,历经磨难之后她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来疗伤,然后再重新出没在人们的视线之中,尽管时间过了很久,她还是没有底气直视别人的目光。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