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233 不要难过
    吕子叶是典型的见你一次,就了解一辈子的人,孙颖晨这个人又没有多少城府,自从上次吃过一次饭,在饭桌上聊了一下,就知道她对苦的东西向来没有好感,所以她可以轻易的了解到孙颖晨的喜好,所以冬天喝一杯热巧,也算是投机了。

    孙颖晨看着图片上面的纸张,有些爱不释手,她一早接到周垚的电话,说陆恒的新书在出版前有些问题,然后他们电话联系了一下,孙颖晨就立刻看出了问题的所在,所以她和周垚说不改变陆恒新书的封面的风格,但是可否在材质上做些手段,周垚刚开始还想说孙颖晨有点异想天开,下午的时候,孙颖晨就将吕子叶手机里面的磨砂纸张的图片发给了周垚,周垚才知道,现实生活中有一种行为叫啪啪打脸,而且特别疼。

    周垚在办公室举着手机看了半天,然后点点头,和对面坐在自己位置上面的妹妹周淼对视了一下,说:“还别说,你这个闺蜜有点意思。”

    周淼不懂他说什么,直接夺过他的手机看了一眼,说:“那你看看,我的闺蜜,我看人那叫一个眼光独到,绝对错不了,但是我没有想过孙颖晨可以在一个陌生的领域做的还挺好的。”

    周垚将手机重新夺回来了,说:“说吧,你来这找我干什么啊。”

    周淼咯咯的傻乐。

    周垚叹气,又觉得头疼,虽然这个是自己的双胞胎妹妹,可是除了长得有点相似之外,脑子里面想的东西完全不一样,他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小就分开教养的原因,所以两个人的性格完全大相径庭。

    “周淼,你好意思吗,怎么着我在晴天也算是一个高层管理人员吧,你和我们楼下的前台说什么是我保养的小蜜,你猜猜明天我的绯闻会不会变成整个杂志圈热闹讨论的新话题。”

    周淼在一旁假装听不见,她就如此淡定的坐在他的老板椅上转动着,漂亮的眼睛看着他。

    “带动流量的话题我都想到了,什么晴天ceo秘密情人惊现晴天杂志社。”周垚简直头疼,太阳穴突突的跳着,对于这个妹妹,他本能有一种想要拒绝的冲动,可是这是他的亲妹妹,他不能这么做,毕竟血浓于水。

    “行了,哥,你别戏精了。”周淼的这一声哥叫的周垚那叫一个浑身舒服啊,周垚还沉浸在这一声清脆的叫声之中的时候,周淼立刻变脸了,说:“你到底答不答应啊。”

    周垚面色犯难了,他想了想,说:“你这么替她做决定,真的好吗?你确定她现在不喜欢她所做的这个行业吗,我觉得你应该再看看,我不是不想帮她,我就承担点风险就好了,可是我觉得从编辑入手,她现在做的还挺开心的,至少她的天赋是在的。”

    周垚这么一番言谈,十分中肯,就算能言善道的周淼,也顿时没有了反驳的话语权。

    “要不要再给她一点时间做做看,如果她想要转组的话,我愿意尊重她。”周垚都这么说了,周淼没有理由再强词夺理下去。

    “哥,那你说定了,如果孙颖晨愿意调到财务组,你一定要给她最大的支持。”

    面对妹妹的要求,他没有权利拒绝,虽然周垚骨子里面是一个十足十的商人,可是他还是愿意为了唯一的妹妹打破这样不成文个规矩。

    孙颖晨当时在海澜有一起财务上面的污点,虽然周垚也不相信孙颖晨能够做出来这种事,可是面对这样严肃的问题,由不得别人信不信,事实摆在眼前,在证据面前,尤其还是一个污点,没有人会愿意将情面和公道,但是就算是严苛的法律面前,周垚还是愿意站在孙颖晨这边,就算共事时间不长,可是在自己妹妹的事情上,孙颖晨在避免一切伤害,但是唯独对周淼却失了该有的分寸,所以只要孙颖晨开口想要调到财务组,他愿意劈开一切阻碍去帮助她。

    “谢了。”周淼十分感激他能做出这样的决定,同时说出这样的话。

    周垚摆摆手,没好气的说:“行了,我还有事情要做,你要是实在没事做的话,别忘了去前台给我解释一下,你不是我的小蜜,你是我包的二奶。”

    周淼咯咯一笑,“不愧是兄妹两人,想法都是一致的。”

    “这都是被你逼的。”周垚看上去很忙,他一直在茶几上签阅很多文件。

    周淼从他的老板椅上下来,走到周垚的旁边坐下,说:“哥,妈这么多年一直都知道我的存在,也一直都知道我过的其实挺不开心的,但是妈早不和我相认,晚不和我相认,为什么会是这个时间和我相认。”

    周垚手中的笔一顿,随即放下文件,看着她:“为什么想要问这个。”

    “我就是好奇,我也是现在才知道,晴天创办起来,是一个叫刘灿的女士创立的,虽然对于外界,妈没有对外高调宣布,可是业内应该知道关于妈的一些消息,我想爸也应该知道的,但是他们两个人就这么相安无事的过了这二十多年,我有的时候就在想,如果当时他们两个人没有相爱,也许后面就没有这么多事,或许即使他们相爱了,未来有很多摩擦,即使分开了,后面再和好,也许事情的走向就不会是现在这样,爸也许不会死。”周淼说着,眼眶微微红了起来。

    也许是双胞胎的心电感应,周垚的心情也有些压抑,但是他是男孩子,对于情感的把控还是比妹妹要强,他只是拍了拍她的肩膀,说:“不要难过了。”

    “我觉得我们应该要去看看爸。”周淼抬头看着周垚,然后将头靠在周垚的肩膀上,她深深的吸一口气,试图想要将悲伤的情绪压下去,可是一切都是徒劳的。

    周垚拍了拍她的肩膀说:“妈不止一次想要去看你,但是她看着你现在生活的还不错,也出于当年对于父亲的承诺,两个人分开后,一切都回归原点,两个人从此以后生死不复相见。”

    周淼听着他说这些事,原来父母还有这样的承诺,她不能想象当时有多么恩爱,才不顾一切两个人排除万难的在一起,又是因为什么的样的恨,让两个人可以真的做到此生生死不复相见。

    周淼知道自己没有权利质疑父母的感情,她能做到的依旧是小心翼翼的维护着这得来不易的亲情。

    “哥,不管信不信,知道这个世界上,我不再是独自一个人,我特别开心,但是想着爸的离开,我还是会很难过。”周淼难得的红了眼圈,眼泪就这么从眼眶流出,带着原本应该有的体温,最终逐渐变得冰凉,消失在眼眶,低落在地摊上,彻底消失,只是留下一个小小的水渍。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