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232 封面
    不管她日后经历了什么,孙颖晨只是希望大家再次谈论起她,只是说:“她不就是长得好看,嫁得好,老公有钱,有什么了不起的。”也不希望大家日后谈论起来她,说:“cindy呀,那个趾高气扬的老女人,活该她死的早。”这样恶毒的话。

    孙颖晨为cindy杜撰了一个虚假不存在的人生,可是她却觉得这样她才完满。

    孙颖晨下午赶到了吕子叶的加工厂,她的办公室依旧乱糟糟的,地上全都是废弃的稿件和纸张,她就像是在一个战壕里面指挥者千军万马一样,电话一直响,然后她十分熟练的接起电话,说:“放心,李老板,今天晚上就能出定稿,你放心放心,我们合作不是一次两次了。”刚刚挂断电话,又接起一个电话:“你催什么催,现在着急了,早前干什么去了,不是你们为了几千块钱说不要说加急的吗,现在才过了一个星期,距离你们出稿的日期还有一个星期,没办法,现在你们想加钱也做不了加急了,如果非要赶时间的话,我们需要重新签订合同,对,没错,再加一万,三天后你们的初稿就可以完成,对,你和我们财务部沟通吧。”

    孙颖晨就站在她的办公室门口看着她如同戏精上身一样,挂了电话之后,吕子叶对着财务做了一个手势,财务立刻心领神会点头,然后接了电话,语气和吕子叶如出一辙:“你好你好,赵总,重新签合同做加急啊,好的,我稍后把合同发送到贵司的邮箱。”

    这就是吕子叶,她是一个十足十的商人,她不害怕得罪顾客,毕竟像她这样的小作坊人家大公司一般不愿意和她计较,可是面对很多出版社,吕子叶的这个小作坊可以轻车熟路的站在鳌头,也不是因为她之前是晴天出来的,还是离不开她两面三刀的本事。

    吕子叶十分熟练的按了几下计算器,上面是什么数字孙颖晨不知道,但是从她微微荡漾开来的唇角来看,想必数字一定可观。

    “行了,等会儿再乐。”孙颖晨直接迈步进了吕子叶的办公室。

    吕子叶抬头看见她来了,然后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墙上的钟表,说:“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孙颖晨直接从包里面拿出来那本书,说:“这上面的封面既然不能变,因为版权问题,可是还能用什么纸质或者打什么样的封皮可以改变色泽吗?”

    吕子叶拿着样书看了看,说:“是不是觉得这样的封面感觉压抑了,我倒是听谁家公关说是为了之前陆恒的风波,所以故意的。”

    孙颖晨一听乐了,然后吕子叶的办公室的电话没有一刻停歇的时候,她努努嘴,说:“要不然,你再接一个电话,别耽误你的生意。”

    吕子叶反而洒脱,直接抬屁股拉着孙颖晨往外走:“得了,这电话还有接完的时候,工作都没有做完的时候,走吧,去外面走走,你来的正好,我也想要出去透透气儿。”

    难得孙颖晨能够把吕子叶约出来,路上的车也好打,刚巧路过一辆,从上车的时候那司机就像是一个义正言辞的话痨。

    “听说了吗,据说今年的冬天额外的冷,上海什么时候下这么大的雪啊,你看看,这有事没事就下雪,路上总是湿哒哒的,按道理来说,我一个开车的司机,平时走路的机会少,可就偏偏巧了,你说搞笑不,我一大早出门地上就湿乎乎的,我走路又喜欢摔泥点子,这一路走来,你看看啊,我现在后背都是泥点子。”

    司机也是不讨厌,但是听着他说的话总是有点代入感,毕竟这泥点子甩到后背了,也算是一个人才,孙颖晨憋着笑,想就这么笑出声来就有点不太厚道,毕竟这也算是人家的糟心事,对不,可是孙颖晨做梦都没有想到,吕子叶笑的嘎嘎的,就像是俩人不要太熟,笑的前仰后合的,然后咔咔一直拍大腿,笑的那都停不下来,嘴里一直嚷嚷:“师傅,你太有才了。”

    人家师傅原本还想说下去的,可是看见吕子叶笑成这个样子,也受了话痨的病,一直很沉默,沉默的气氛有些诡异。

    孙颖晨只能安静的坐着,然后这一路上就听见吕子叶时不时的想起来就笑的异常欢乐,然后司机偶尔的沉默叹叹息声。

    孙颖晨和吕子叶在巴黎春天旁边的星巴克坐了下来,孙颖晨将那本书放在桌子上:“我就是想要问问,还有什么材质,可以提亮这本书的封面设计感。”孙颖晨一点都不客气,毕竟她过来找她就是为了这本书的封面,因为整体看起来十分压抑,虽然之前陆恒的确不容易,可是现在生活不是都往好了过吗,谁也不想让自己的伤口天天的风吹日晒的。

    吕子叶拿起来看了看,说:“这个封面不是在我家做的。”

    “对啊,所以说,你是这方面的行家,看看,能不能有什么办法,让这本书再不改变整体设计感的同时,又提亮这本书的亮度,其实就一点,可不可以让这本书看起来不难么可怜。”孙颖晨用了可怜这个词,对于用词方面,她也许不在意,可是她身边的人都看得出来,也许是入这行了,所以用词和说话的方式,她也是想了又想才开口的。

    吕子叶笑了笑,说:“这个书封面的事情,你交给我,就放心吧。”说着,她在手机上面滑动一下,说:“你看看,这个材质。”

    孙颖晨身子往前,伸手接过手机,屏幕上面出现一组磨砂的质感的纸张,她看的十分认真。

    “这组磨砂质感的材质,看起来很高级,比起你这样的黑色灰蒙蒙的感觉,要好一些,你觉得呢。”吕子叶很自信的相信,孙颖晨一定喜欢这样的材质,因为在不改变外观的前提,这是唯一一个可以改变这本书气质的材质,所以她很自信。

    孙颖晨笑了笑,说:“能出一个样书吗,我想看看。”

    “没问题啊,三天后,样书给你。”吕子叶十分爽快的说,然后伸手叫服务员:“一杯拿铁,一杯热巧。”

    吕子叶是典型的见你一次,就了解一辈子的人,孙颖晨这个人又没有多少城府,自从上次吃过一次饭,在饭桌上聊了一下,就知道她对苦的东西向来没有好感,所以她可以轻易的了解到孙颖晨的喜好,所以冬天喝一杯热巧,也算是投机了。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