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231给你一个虚假的人生
    很多烦恼都源于不够狠心,做什么都要顾及别人的感受,你总顾及别人,那谁来顾及你。

    cindy依旧踩着高跟鞋走的意气风发,在办公室内引来很多人的目光,同时大家依旧在背地里议论她,说的话也是十分的不堪入耳,孙颖晨不是第一次听见办公室八卦如何说她的,可是现在她却觉得那么的刺耳。

    cindy回头对着孙颖晨微笑,然后对着她挥舞着胳膊,就算她一句话都不说,孙颖晨也知道她想要表达什么,她同样回给她一个微笑。

    不管日后她经历什么,都是人生之中必须经历的过程,所以,孙颖晨只会祝福她。

    cindy走了,她连头都没有回,孙颖晨却站在原地久久无法回神儿,她甚至都怀疑也许是自己太想cindy了,所以才会出现她回来的幻觉,她只是希望有这么一个交代,但是回到办公室的时候,桌子上面放着的辞职信却将她之前的幻想硬生生的击碎。

    她努力的将眼眶的眼泪忍了回去,她不是不能接受,她只是舍不得,为什么好好的人就可以在你眼前,不问后果的消失,她做不到如此洒脱,终于,一种莫名的情绪将她击溃了。

    孙颖晨就坐在沙发上无声的默默哭泣。

    这一年的时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她原本青葱岁月的校园时光,却变成现在生硬的社会经营,她每一天都过的不像是自己,任何的事情都是无条件的接受,她只能默默接受。

    其实有的时候生活就是这样,接受与否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很多事情都往不好的一面发展着,你只能接受。

    收拾好心情的时候,已经到了中午的时间,孙颖晨拿出化妆盒在脸上补了补粉,这样看上去,她仿佛没有刚才的情绪失控,化妆也是她最近才学会的,而这个化妆盒也是周淼送给她,她说:“孙颖晨,你才二十三岁,不要活成了中年大妈的样子,蓬头垢面的,你对得起谁。”

    所以孙颖晨接受了这个化妆盒,然后几次对着镜子精心的装扮自己,几次失败重新洗脸之后,她发现画眼线和拉长睫毛最后在眼皮上涂抹上适合并且自己喜欢的颜色,并不是很难,这就像是一段雕刻,她雕刻的不仅仅但是人生,还有自己的一张脸。

    不知道为什么,她化眼妆的时候,脑海之中总是会浮起这样的一个描述,她总是化着精致的眼妆。

    那个化着精致眼妆的人已经喝她们的生活彻底的背道而驰了,不管可不可以,她们的人生将永远无法再有交集。

    孙颖晨拿着辞职信趾高气扬的走了出去,虽然cindy和她共事的时间不是很长,但是cindy的气场她却临摹的十成十。

    出来的时候,前台第一个像孙颖晨投来了八卦的橄榄枝,笑的那叫一个花枝乱颤:“小晨,cindy周回来了,她回来干什么啊?之前不是说她去生孩子了吗?”

    其实这个谣言都是大家杜撰起来的,毕竟有的人的确看见了cindy微微隆起的小腹,所以这些不实的谣言才会在整个晴天的办公室漫天飞传,说的越来越真,甚至很多人都自私的认为这件事情原本就是真实的,可是大家还是忘记了,这些原本和她们并没有关系。

    孙颖晨也不生气,就依靠在前台的桌子前,笑着说:“你猜cindy这次回来是为了什么?”

    前台有些纳闷,很快越来越多的人就都聚集过来了,反正现在是中午时间,大家可以畅所欲言的围在一起聊八卦,更何况这还是关于cindy周的八卦。

    孙颖晨只是摇头,笑着说:“其实cindy周这次回来也没有说什么,毕竟之前一个富商疯了一样的追求cindy,打破了她原本平静的生活,你们和cindy工作了这么多年了,自然是了解cindy的,毕竟不管是论才华还有样貌,她都是精英之中的精英,所以富商猛烈的追求攻势,自然在cindy那里成为了负担,所以原本cindy打算请假消失一段时间,彻底让富商死心,然后她再重新回来上班。”

    越来越多的人都围了过来,但是听见cindy之前请假是因为富商的追求,所以故意躲出去了,这醋味就越来越算了。

    “真的假的,大家之前都看见了cindy周的小肚子都大了,难道不是坏了别人的孩子吗?”一位同事直截了当的戳穿了孙颖晨的话,同时有更多的人开始讨论着,无非是为了证实这件事情的真假性。

    孙颖晨反而笑了笑,说:“那位富商我是见过的,cindy周绝对不会喜欢那种绅士分度的男士,我猜cindy周一定是喜欢胡子拉碴的男人,要不然怎么会拒绝那位富商,不过话也说回来了,面对一个不喜欢的人在疯狂的追自己,要是我也会生理失调,然后便秘吧,不出一天,我的小肚子也会大起来,因为不是脑子有屎,而是肚子里面有屎。”

    孙颖晨的这一番解释,大家都安静了下来,她继续说:“不过呀,这烈女就怕死缠烂打,你看那富商趁着cindy周休假的这短短半个月的时间,就在国外买了一个岛,还用cindy的名字命名,可见是对cindy是真爱了。”孙颖晨表现的唏嘘不已,说:“我和cindy平时走的最近了,虽然我了解cindy之前为什么拒绝了他,但是现在cinyd可以想开,并且接受了他,我也只能表示祝福,毕竟日后要重新改名换姓成为全职太太了,而且她的先生还那么爱她,我有什么资格不去祝福她呢?”

    “真的有富商的存在啊?”一位同事有些怀疑。

    孙颖晨却啧啧啧几声,说:“我第一次去旋转餐厅吃了价值五千元一例的松露蛋糕,就是他请啊,你猜猜人家说什么。”

    很多同事听的心里一直反酸,可是还想听后续。

    孙颖晨摇摇头说:“不亏是富商,他只是说希望我可以多帮cindy周工作,让她轻松一点。”孙颖晨说完,养养手里面的辞职信,说:“这不,cindy回来送辞职信来了,毕竟晴天的主编没有全职太太的名气大,再不济,人家还有一个小岛呢。”

    孙颖晨踩着异常坚毅的脚步走出了办公室,听着身后依旧酸气十足的议论声,其实这样的谎言也算是全了cindy周接下来的人生。

    不管她日后经历了什么,孙颖晨只是希望大家再次谈论起她,只是说:“她不就是长得好看,嫁得好,老公有钱,有什么了不起的。”也不希望大家日后谈论起来她,说:“cindy呀,那个趾高气扬的老女人,活该她死的早。”这样恶毒的话。

    孙颖晨为cindy杜撰了一个虚假不存在的人生,可是她却觉得这样她才完满。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