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230 心安理得
    每一夜都能干干净净,心安理得筋疲力尽的入睡,每一天都能清清爽爽,心平气和精力充沛的醒来,这就是最好的生活。

    可是现在的孙颖晨离着这样的生活看似很近,但是却相隔甚远。

    晴天最近特别忙,因为陆恒的新书所以要重新制作关于陆恒的海报,很多公关的方向也要重新定义,孙颖晨自然也跟着忙着跑断了腿,她拿着最新的一期文稿对比了一下,最新的一本书的色彩太过暗淡,虽然设计部已经解释说明了这是关于陆恒之前的挫折所以制定了这么一款。

    书的封面是陆恒低头沉思的样子,背景大面积的黑色和灰色来回穿插,不知道里面的内容是何物,但是光看封皮就觉得十分压抑。

    “娟子,把最新的一本样本给我一份,我要外出。”孙颖晨对着企宣部的娟子说。

    “最新的没有了,我这里有一本,不过你还要记得还我,因为我们整个企宣部只有这一本。”

    “放心,我只是拿来对比一下。”说着,孙颖晨就将那一本书放进包里面,然后往出走。

    原本孙颖晨直接绕过办公室去电梯即可,可是想着看看办公室还有什么东西遗落了,所以回去看看,办公室的门是虚掩着,她记得清清楚楚,明明是自己已经关闭了办公室的门才出来的,而且主编办公室只有自己和cindy才有钥匙,这么想着,她的脚步快了一些,在门口推开门,她的脚步却站定了。

    cindy背对着自己的办公桌前站着,不知道她现在是什么样的心情,虽然有一段时间没有见过cindy了,她也曾经去医院找过她,但是找到了她的主治医生的时候,医生只是说:“关于病人的病情,你还是亲自去问病人吧,我们有权帮助患者保密。”

    从那次之后,孙颖晨坚定了cindy一定有隐藏的秘密,虽然不知道她得了什么病,可是如今看见她的背影,她想这个病一定不简单。

    孙颖晨还记得第一次见到雷厉风行的cindy,外人都叫她cindy周,说她是晴天的女魔头,可是接触下来孙颖晨只是觉得她不过是一个女人,有一头乌黑靓丽的头发,不管她今天搭配了什么衣服,头发永远都打理的那么精致,可是现在看着cindy周的背影,她的头发……

    桌子上面放着一顶黑色的假发,那一顶假发让孙颖晨觉得脊背发凉,她默默的将办公室的门关了起来,然后不知道努力了多久,才伸手去敲了敲主编办的门,很快里面传来cindy周的声音:“进来。”她似乎很虚弱,这两个字她说的极其虚弱。

    孙颖晨走了进去,看见她正在对着镜子整理自己的头发,她很想错开视线不去关注她,可是她明明知道明明看见了的真相不容她质疑。

    “你到底得了什么病。”孙颖晨的声音很清脆,就像是晴天霹雳一般,不带着一丝一毫的犹豫。

    “你知道了多少?”cindy的声音依旧很虚弱,她并没有走到她的主编的位置,而是坐在了一旁的沙发上,她笑了笑,说:“我听说你最近的工作很有起色,就连陆恒之前跌落谷底,你也极力为他据理力争,才有了他的今天,让陆恒重新火了一把,晴天也跟着水涨船高。”

    孙颖晨转身将办公室的门关了起来,她快步走到cindy的身边,蹲下身子,仰头看着她:“主编,你明知道我几斤几两,一切无非都是公司做的决断,我只是一个执行者和传达者,可是你呢?和人事部请了那么长时间的假,就这么不声不响的消失了,现在……你还好吗?”

    孙颖晨极力的控制好说的每一句话,因为任何事情等不到cindy亲口说,她是不会信的。

    孙颖晨笑着说:“你不知道,在你请假的这些日子里,公司里面传你去外面生孩子了,多么无稽之谈,说来好笑吧,我宁可相信你是去生孩子了。”

    “小晨,你很聪明,可是你发红的眼眶已经出卖了你。”cindy拉着她的手说:“我之前请了两个月的假,现在才短短半个月,我这次回来不是为了续假和提前结束假期的,桌子上面放着我的辞职信,我希望你可以帮我把它放到人事部。”

    “为什么?”孙颖晨摇头,不懂她这话是什么意思。

    “因为我得了癌症啊。”cindy说的十分轻松。

    孙颖晨却觉得这是世界上最难承受的重量,她起身,直接走回自己的座位上,她低头假装不知道在忙些什么。

    cindy周笑了笑,说:“不要难过,我都已经接受了,只是这件事情除了你没有人知道,我希望你依旧可以替我保密。”

    孙颖晨抬起头的时候,眼泪却夺眶而出:“现在医学这么发达,你可以的。”

    cindy却笑了笑,说:“化疗对吗,也许你不知道,化疗的痛苦,我可以忍受化疗结束之后的反应,浑身的骨头疼的我几次都用头去撞墙,墙壁上面的血液就像是一个笑话,告诉我这都是徒劳的,我只能眼睁睁的接受着,咬着牙坚持着,我能一次次的熬过化疗结束后的痛苦,可是看着枕头上每天越来越多掉落的头发,我就知道,我必须接受这样的生活,可是小晨,人的一生要经历很多,有的是背道而驰,有的异常精彩。”

    “所以你放弃化疗,你偷偷出院,你想要去干什么?”孙颖晨看着她,有的时候觉得cindy活的很洒脱,有的时候觉得她就是一个任性的女人。

    “我不希望我将来的某一天死在冰冷的病床上,我努力到今天的位置一切都是靠着实力争取而来的,所以我希望还是我自己给我自己一个体面,我在晴天工作这么多年,一路从刘灿一起创办晴天,然后看着周总上位,再然后我的名气也越来越大,可是我除了得到那么多钱之外,我好像永远欠自己一个交代,所以我想去旅行,不管去哪个国家,不管经历什么,看见什么,这是我自己还给我的一个交代,小晨,我希望你是那个唯一一个笑着祝福我的人,而不是劝我回病房的那个人。”

    孙颖晨看着她,良久,点头,说:“去做你自己吧。”

    几个字说的异常艰辛,可是cindy却笑的很灿烂,她伸手将头顶上的假发拿了下来,光滑的头上还有些许的几根发丝,可是cindy却笑的很漂亮。

    今天的这一幕,注定成为孙颖晨人生之中的挥之不去的一个画面。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