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229 酒量见长
    “你看见的是我女朋友,我很爱她,我一直都认为自己配不上她,尽管我知道,我很喜欢她,我可以用我的一切去爱她。”李瑾说的每一句话都仿佛被冰冷的寒风冻在了锋利的风里,任何一句话的重量都像是掺杂着刺骨的冰块,那么冷,那么冷。

    孙颖晨有些气不过,她死死的看着李瑾,说:“你曾经说过,会用你的生命去保护周淼的。”

    “孙颖晨,你知道什么,不知道什么,你对周淼又了解多少,周淼对我有恩,我可以拿命还给她,但是她说的话,有多少是为了所谓她背后想要保护的人,周淼说我是他的新欢,孙颖晨这句话你听她说过几次,还是说,她只是想要将这些话说给你一个人听而已?”

    李瑾的话听在孙颖晨耳朵里,云里雾里,她看着李瑾:“你不放把话说清楚,你有女朋友,那么周淼知道吗?”

    “周淼知道。”李瑾义正言辞的说着。

    孙颖晨突然笑了:“李瑾,你认为这话我会信吗,你是说周淼心甘情愿当第三者,她凭什么爱的这么卑微。”

    “你了解她吗?你当周淼的朋友这么多年,她心心念念的无非也就那几样,对于友情,她甚至可以放弃爱情,她喜欢陆恒难道你一直都不知道。”李瑾说这些话的时候,虽然干净的五官,可是在这一刻,却异常的清晰,连同脸上的血污都成了必不可少的装饰物。

    “她一直都喜欢陆恒,孙颖晨,我这个外人都看得出来陆恒喜欢你,周淼怎么可能不知道,所以她宁可将陆恒让给你,也不愿意让你认为这个沉重的爱是承让而来的,她心里的事情,你知道多少少!”

    她心里的事情,你知道多少!

    她心里的事情,你知道多少!

    知道多少!!!

    孙颖晨就像是迎面被打了一拳,她脑子中嗡嗡作响,以前的一幕幕都像是过电影一样。

    “我喜欢上了李瑾。”

    “孙颖晨,你可能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他。”

    “我能够感觉出来,我对于他的感情是认真的,我爱他,我确定。”

    周淼那天晚上和孙颖晨第一次说起李瑾,而那一天孙颖晨也知道了周淼的世界里面有一个人叫李瑾,知道了他的存在,也知道了周淼歇斯底里的喝酒,然后疯狂的像孙颖晨强行安利这个人,几乎每次开口都说喜欢他。

    关于李瑾的报道,还有之前那一份份破旧的报纸,原来一切都是预谋。

    孙颖晨却笑了,原来如此啊,原来如此。

    这个世界上,越来越多的人渐渐染上了急功近利的习气,做事情总是要一个结果,一切以利益为先,越来越多的人不在意过程,仿佛得到了就是自己的目的。

    周淼就是这样的人,她认为最好的只要让了,她就伟大了,却不知道她让的在别人那里都是负担,孙颖晨的微笑十分苦涩,她如此想周淼,可是在自己这里何尝不是呢,她和周淼又有什么区别,她们本质上并无不同,都是将自己最好的一切让给对方,从来不问问对方是否想要。

    “吕子叶我认识。”孙颖晨的声音在这样的深夜显得异常的清晰。

    李瑾走到孙颖晨的旁边,同她一样靠在墙壁上,等着她接下来想要说的话。

    “不用诧异,这个世界本来就小,我也是在一个项目上才认识她的,吕子叶她非常好,个性很强,现在应该是一个成功的商人,之前叶子和我分享过关于她的过去,她吃过苦,受过累,对于所谓的人间冷暖,她知道的要比我们这群人更加透彻,所以她也是唯一一个异常珍惜可拥有的,所以你之前说的配不上她,这话你就放在心里就好,日后往死了对她好。”

    孙颖晨的这一席话是真心的,如果她对李瑾之前的误会全部源于他是周淼的挚爱,所以对于李瑾的要求格外高,也气不过周淼喜欢他多于李瑾所付出的,但是现在完全抛开了一些客观原因,孙颖晨觉得李瑾至少是坦坦荡荡的一个人,如果不是事出有因,今天的这些事,他完全可以拦在肚子里,但是谁让他心里面还装着一个挚爱。

    “谢谢你,谢谢你愿意和我说这些。”李瑾这个大男孩,却对孙颖晨的这一席话说的暖了心窝。

    “别客气,至少我们曾经还一个病房呢,怎么说也算是出生入死的人了。”孙颖晨笑了笑,然后用手里面的纸巾帮他将脸上的血污擦了擦。

    原来推心置腹还有另一层含义。

    当天晚上陆恒送孙颖晨回家,周垚连拉带拽的将周淼拽进车里面,周淼笑嘻嘻的和孙颖晨招手说:“孙颖晨下次我们再聚。”

    孙颖晨只是将头依靠在玻璃窗前,然后对着周淼招手:“早点回去休息。”

    陆恒将车开走了,后座上坐着罗森,其实刚开始他还端端正正的坐着,但是车子开启的时候,他整个人都躺了下来,直接上演呼呼大睡。

    “我发现你现在喝了酒,酒品见长啊。”陆恒单手把着方向盘,对着孙颖晨调侃着。

    孙颖晨也反应过来,她之前喝酒都是一杯倒,现在反而越喝越清醒,她只是感觉头有些疼,然后就清醒了,现在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原来酒量也是可以练的,就算你对酒深恶痛绝,但是后期,你可以喝酒行霸天下,虽然这话说的有些大,可是这都是孙颖晨最真实的反应。

    “如果可以,我真想依旧一杯倒。”孙颖晨调侃着说:“如果喝多了,我就可以继续糊涂,不至于知道一些不想知道的事情,别说,还真让人压抑。”

    孙颖晨回家的时候,孙父孙母已经睡了,她洗了澡之后就上床准备睡觉,可是就算熄灯了,室内陷入一片黑暗之中,她也觉得困意依旧迟迟不来,索性还是将墙壁上的夜灯打开,一簇微弱的灯光带着一种莫名的安全感。

    每一夜都能干干净净,心安理得筋疲力尽的入睡,每一天都能清清爽爽,心平气和精力充沛的醒来,这就是最好的生活。

    可是现在的孙颖晨离着这样的生活看似很近,但是却相隔甚远。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