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228 你说过用要用生命去保护她
    刚才周垚教训李瑾那个样子,孙颖晨就知道,你看他平时很温顺,但是他一旦发起火来,那就是三位真火,不仅仅爆发力特别强,而且持久度还特别高,这把火除非他自己灭,不然的话,你来三支消防队都灭不了,而且愤怒后的他是毫无理智可言的,你是块硬石头,他就是一把开山斧,一般来说的话,如果碰见他生气的时候,一定要选择直接跪下,别问为什么,因为还想多活几年。

    包房里面的气氛变得异常的压抑,甚至这些看似商场上的巨头在一起,可是却表现的如同小朋友一样的智商,凡是可以动手解决的事情绝对不和你将道理。

    孙颖晨因为之前喝了几杯酒,她现在只感觉头有些沉,她极力想要看清楚陆恒的低声叹息还有周垚的沮丧背地里到底是什么意思,可是不管她如何努力,那样的神情都是她脑子之中混合着酒精而产生的谜。

    周淼像是没事人一样在一旁倒头呼呼大睡,就像是在家一样旁若无人,她甚至可以将那双昂贵的高跟鞋直接放在沙发上,不用拖鞋,也不管舒服不舒服,反正这里是她的地盘,怎么造都随她高兴。

    她起身想要去外面透透气儿,陆恒却抓住了她的手,眼神之中全是担忧,其实孙颖晨特别讨厌陆恒用这样的眼神看着自己,她这么大的人了,还能犯什么事儿吗,她想要甩开他的手,可是一次两次都没有成功。

    陆恒的手握的力度越来越大,有些不悦的说:“你去哪?”

    孙颖晨有些气闷,皱眉:“陆恒,把手放开。”

    “你去哪儿?”又是陆恒一贯的口吻在问她。

    “我去厕所你陪我去吗?女厕所你能进的去吗?陆恒,别这么幼稚,放手。”

    孙颖晨出来的时候,她依旧感觉头疼欲裂,舞池内劲歌漫舞的俊男美女们跟着嘈杂的音乐尽情的摆动身体,像是在发泄什么,孙颖晨很想加入他们,可是脑子中像是炸裂一般。

    “怎么回事,女厕在维修,要不是碍于颜面,真想去男厕。”

    “行了,快走吧,隔壁的商场里面也有厕所。”

    一对女孩相互推搡着走,这些话都听在孙颖晨的耳朵里,一种如同潮水一般的回忆突然迎面扑来。

    时间真的无情,不给你机会,拿走了几乎是你的全部……

    孙颖晨听着洗手间的门嘎达一声,然后一股很浓的酒气,隔着四五米远都可以闻见,孙颖晨回头,却看见一个低着头猫着腰走进来的男的,这里明明是女洗手间,她脑中警铃大作,突然想到什么,不假思索,猛然用手中的书包狠狠砸向该男子。

    “嗯……”

    一阵刺痛,白思渊没有防备,就这么一下下的被打,甚至还来不及看对方是谁,刚刚喝的酒还有些微醺,此刻竟然被吓的几乎酒醒了一半。

    “谁呀?疯了?”白思渊抬头,没来得及反应,又是一阵猛砸。

    “还敢问谁,姑奶奶告诉你,好事都记日记本了!”打完,孙颖晨开门作势要走,突然想到什么,回身又朝着白思渊的屁股踹了一脚,白思渊原本喝酒酒有些身体不太协调,这才让孙颖晨打的毫无回手之力。

    孙颖晨打的也不是太方便,一字肩的裙子,两个胳膊抬起来十分费劲,千万别问为什么,不信你试试穿着一字肩的裙子打人,在可以随心所欲打人的前提下,还可以抬起胳膊也不怕下面走光,这简直是为难人的设定。

    “太不要脸了,光天化日之下,居然有人进女厕所。”孙颖晨虽然打了对方,但是依旧愤愤不平,突然她看见对门处,又回头看看自己刚出来的门,一个机灵,好似一下子明白过来了。

    在漆黑夜晚中,女厕维修四个大字明晃晃的映衬在眼前,而下一秒一个女保洁走到女厕门口,将牌子拿走,顺势还和孙颖晨说了一句:“女厕现在可以用了。”

    以前发生的一幕幕就在眼前上演,她用力的想要甩开所见的一幕幕,可是纵然是闭上眼睛,脑海之中就像是慢镜头的播放着过去关于白思渊的一切。

    “孙颖晨,我喜欢你怎么样,我不喜欢你怎么样。”

    “孙颖晨,你做事情能不能走点脑子,用点心,你这样毛毛躁躁的,早晚要吃亏的。”

    “我喜欢你,孙颖晨我说我喜欢你。”

    她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大马路上人已经少的可怜了,她就跌坐在门口,眼泪大滴大滴的往下流,都不停她控制一样,原来流眼泪也可以和流水龙头一样,但是水龙头可以开关自如,就算实在管不住的话,你还可以拉闸,彻底的绝了流水的念头,可是……眼泪却不行,它没有开关,你无法控制,可是就算是你知道在哪里可以关上,你却无法将它关闭,毕竟眼泪的开关在心脏的位置。

    脸上的泪水越来越多,原本眼前的霓虹闪烁现在都变成漫天星河,眼泪彻底模糊了这座原本很漂亮又冰冷的世界。

    现在媒体已经不再报道关于白思渊的和海澜酒店的任何一条新闻了,白思渊消失的这件事情就像是从来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如同白思渊这个人在孙颖晨的世界里面跑了一圈,将她的心填的满满的,然后他就掉头就走,不给任何一句解释,你想当着他的面大声喊一句:“白思渊,你大爷!”都不行。

    “把眼泪擦擦吧。”李瑾依靠在大门口,他的额头破了,有血从他额头上蜿蜒的流淌下来,他只是不在意,甚至都没有去擦,血已经不流了,以一种难看的方式在他俊秀的脸上。

    孙颖晨抬起头看着他,李瑾清澈的眼睛里面像是装满了不能与人言的故事,他从兜里面摸出一包纸巾,然后递给她:“能止住的不叫悲伤,孙颖晨,其实你挺幸福的,何必把自己活的这么悲情,你有的已经够多了。”

    孙颖晨并没有伸手去接他的纸巾,他的话其实挺堵心的,孙颖晨依靠在冰冷的墙壁,跌跌撞撞的起身,最终靠在墙壁上,她看着他:“你这算是报复吗,报复我看见了不该看见的。”

    “你看见了什么,什么是你不该看见的,孙颖晨其实有的时候眼睛看见的不一定是真的,就连耳朵听见的也不见得是真的。”李瑾还是将纸巾放在孙颖晨的手心里。

    “你看见的是我女朋友,我很爱她,我一直都认为自己配不上她,尽管我知道,我很喜欢她,我可以用我的一切去爱她。”李瑾说的每一句话都仿佛被冰冷的寒风冻在了锋利的风里,任何一句话的重量都像是掺杂着刺骨的冰块,那么冷,那么冷。

    孙颖晨有些气不过,她死死的看着李瑾,说:“你曾经说过,会用你的生命去保护周淼的。”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