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227 一笑泯恩仇
    孙颖晨和崩豆一样话匣子一开,就别指望她能把嘴闭起来。

    陆恒想过孙颖晨对李瑾可能存在什么情绪化的事情的,但是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过,事情还能过山车到这个地步。

    陆恒陷入沉默了,拦着孙颖晨的那只手也默默的放下了“这事先别和周淼说,我会找李瑾问一下情况。”

    “陆恒,是我傻还是你傻,人家摆明了就是劈腿,你觉得凭借着你还能问出什么,你还打算问什么?”孙颖晨有些激动,直接转身离开了。

    孙颖晨和陆恒先后回到包房,周淼拿着麦克风在前面一个人深情唱着年轮,这就是周淼,她喜欢一首歌一定要听到恶心为止,所以上一个喜欢的歌是范晓萱的雪人,这一次的是汪苏泷的年轮。

    圆圈勾勒成指纹,印在我的嘴唇,回忆苦涩的吻痕,是树根。

    春去秋来的茂盛,却遮住了黄昏,寒夜剩我一个人,等清晨。

    世间最毒的仇恨,是有缘却无分,可惜你从未心疼,我的笨。

    荒草丛生的青春,倒也过的安稳,代替你陪着我的,是年轮。

    数着一圈圈年轮,我认真,将心事都封存,密密麻麻是我的自尊。

    修改一次次离分,我承认,曾幻想过永恒,可惜从没人陪我演这剧本……

    孙颖晨重新坐回自己的位置的时候,刚才一旁坐着的周垚却不知道去哪里了,等周淼唱完之后,罗森才算是醒酒,然后直接过去切歌,嚷着说:“我来一首,献给我家陆少,祝他新书大卖大卖大大卖。”

    然后整个前面就上演着周淼和罗森抢夺麦克风的一幕,虽然诡异,但是十分和谐。

    曾经不知道谁说过这样的一句话;‘越有故事的人越沉静简单,越肤浅单薄的人越浮躁不安,到了一定的年龄,便要学会寡言,喜怒不形于色,大事淡然,有自己的底线。’这话说的真不错,只是今天暂时忘记李瑾和那个女人下街角拥抱的场面,也许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不得已,这么想着孙颖晨也暂时忘记刚才的不愉快,既然周淼笑的那么开心,她为什么要跟着全程黑脸呢,于是拿着手中的银光棒,对着周淼喊着:“周淼加油,安可!”

    周淼真的是喝多了,她坐在沙发上,双眼十分迷离,脸上洋溢着一种安静的微笑,这样的笑容太过感染力,孙颖晨想着,也许周淼需要这样安静的生活,她的人生不应该再有任何的波澜了。

    周垚回来了,刚开始他的脸上还带着商业的假笑,可是现在却好像心事重重一样,他重新坐在了孙颖晨的边上,孙颖晨虽然没有喝过酒,但是她仿佛被周垚身上的酒气给熏的够呛,甚至产生幻觉,她只觉得周垚身上带着一丝丝的冷气呼呼的往外冒,她下意识的往边上靠了靠。

    这个时候,李瑾进来,送了两瓶酒,他的出现从头到尾孙颖晨都没有抬眼看过他,只是靠在沙发上听着罗森在前面唱着甜蜜蜜,她真心想要吐槽,既然祝福陆少,为什么要唱这么娘的歌,可是想着平时罗森的为人处世,这么娘的一个人,好像的确适合唱这样的歌。

    “咔嚓”一声,红酒瓶子碎了的声音,一声巨响,就连窝在沙发上睡觉的周淼都动了一下,但是吧嗒了几下嘴又继续睡了过去。

    孙颖晨看过去的时候,才觉得刚才的慌神二好像是太出戏了。

    陆恒拉着周垚的手:“周垚,你干什么?!你快放开他。”

    “陆恒你放开我,我要教训他一下。”

    陆恒强制性的将周垚拉开,然后地上起来的李瑾,脸上显然已经挂了彩,他的鼻子汩汩的往出冒着血,他用手蹭了一下,说:“你喝多了,我给你到点醒酒汤。”说着就直接离开了。

    周垚的衣服都被陆恒拽着的变形了,甚至他身上的衬衫都被陆恒扯掉了两颗扣子,周垚起伏的胸膛还在剧烈的起伏着,而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没有人知道,孙颖晨就愣愣的看着两个如此优秀的男人抱在一起,罗森像是吓了一跳,歌都唱的走调了,可是依旧坚持着将整首的歌唱完。

    孙颖晨只想拍一下自己的天灵盖,刚才在洗手间的门口,她听见了有人想要进来,可是最终并没有人进来,然后等她出去的时候,在门口也没有看见任何人,刚才回来的时候周垚并没有在包房里面,如果刚才门口一定有人的话,那么一定是周垚,他一定听见了自己和陆恒的对话。

    哎……

    孙颖晨沉沉的叹了一口气,看着桌子面前有一杯不知道是谁的红酒,她想都没想直接仰头就喝了进去,从口腔到喉咙然后胃,一路上都像是着火了一样火辣辣的,此刻的孙颖晨并不想喝酒,她只是希望自己喝醉,喝醉了短片了,她的心里兴许能好受点。

    可是一杯下去了,根本没有任何反应,孙颖晨咦了一声,然后嘀咕着:“我就不信这个邪了。”说着,又仰头喝了一杯酒。

    就在孙颖晨一杯接着一杯的时候,陆恒终于放开了周垚,然后说了一句:“你冷静下来了吗?”

    “我这个衬衫贵着呢,要知道这可是全国限量款。”周垚这句话就相当于软话了。

    陆恒只是笑了笑:“这衬衫虽然贵,但是和你的气质不太配。”

    两个人相视一笑,像是化干戈为玉帛,就这样一笑泯恩仇了,这火气来的快去的也快。

    孙颖晨看着半瓶酒都已经下肚了,想着自己怎么还这么清醒,难道是酒量见长?

    周垚整理了一下衬衫,然后坐了下来,对着罗森嚷了一句:“给我切歌,我要唱好汉歌。”

    得,这一屋子的人,没有一个是清醒的,感情大家都喝多了。

    孙颖晨看着周垚的侧脸,在周垚的脸上只能看得出来他好看,俊秀,但是和周淼的精致的好看却不同,不是说双胞胎吗,怎么出了伶牙俐齿和那双火眼金睛的双眼,好像他们没有其他相同了。

    刚才周垚教训李瑾那个样子,孙颖晨就知道,你看他平时很温顺,但是他一旦发起火来,那就是三位真火,不仅仅爆发力特别强,而且持久度还特别高,这把火除非他自己灭,不然的话,你来三支消防队都灭不了,而且愤怒后的他是毫无理智可言的,你是块硬石头,他就是一把开山斧,一般来说的话,如果碰见他生气的时候,一定要选择直接跪下,别问为什么,因为还想多活几年。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