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226 所谓狗血的剧情
    这样的一幕也解释了,为什么周淼在里面的时候,李瑾没有任何一次去看过她,甚至周淼出来了之后,还是可以拿出电话给他电话说要一个包房,最佳演技奖应该颁发给李瑾呀,多优秀的一人呀。

    孙颖晨这样明知故问的人都可以亲力亲为的给李瑾鼓掌,然后说一句:“李瑾,你丫的真棒!”

    孙颖晨轻车熟路的去了包间,周淼已经在包间里面打开了几瓶红酒,然后举着酒杯撸胳膊挽袖子的说着慷慨激昂的话:“怎么说话呢,我现在峰回路转的才叫人生,来来来,大家举杯,祝福我找到二十三年失散的哥哥还有,还有我现在新的人生。”

    孙颖晨站在门口,里面的人根本没有发现她的到来,只是陆恒一个人朝着这边看了过来,在霓虹闪烁的怪圈之中,唯有陆恒的眼神还是那样的明亮,他微笑着朝着孙颖晨点头,好像在说:“你看,我们都是过来人。”

    包房里面有陆恒,还有周淼的双胞胎哥哥周垚,罗森在一旁好像自己嗨的有些过头了,抱着一个抱枕,然后呼呼大睡,丝毫不管陆恒的死活,不过看样子,陆恒好像喝的不多,想来和周淼的关系,她也不会灌陆恒的,毕竟七年笔友不是闹着玩的。

    孙颖晨笑着,然后推门进去了,房间里面的音乐是汪苏泷的年轮,巨大的屏幕上面是他干净的面容,带着有故事的眼神,微笑的时候像是一朵迎着太阳的向日葵,可是却能写出“没有人陪我演这剧本”的歌词。

    周淼看见孙颖晨来了,特别高兴的张牙舞爪的就过来了,拉着孙颖晨像是和大家第一次见面似的说:“她是孙颖晨,我的好朋友,我最最最好的朋友,今天的聚会我第一个邀请她的,可是她却迟到了,没关系,迟到了自罚三杯,对对对,自罚三杯。”

    孙颖晨心里面一万只草泥马在奔腾着,三杯酒下肚,她不确定自己等下是什么样子,可是周淼却自说自话的说着:“既然是我姐妹,自然是我照着。”说完,就直接将桌子上面的三杯酒一杯接着一杯的喝光了,孙颖晨挡都没挡住,然后周淼就拉着孙颖晨的手说:“今天我高兴,你就让我尽兴吧。”

    接下来全程,周淼就像是一只花蝴蝶一样,她来回盘旋在各个人面前,然后说自己如何如何的历经大风大浪,如何如何历尽沧桑。

    席间,孙颖晨就坐在陆恒的身边,她小声说:“恭喜你,重新回到大众的视野。”

    陆恒笑了笑,说:“不就像是周淼说的吗,这才是人生啊,多豪迈。”

    孙颖晨看着大家都好像十分高兴,今天的聚会很多人都不太认识,但是没有关系,大家自然都是自来熟的相谈甚欢。

    周垚笑着和陆恒举杯敬酒,说:“恭喜你,帮我们晴天又赚了一大票。”周垚的话明里暗里都是典型的商人口吻,毕竟在周垚的眼里,有钱才是王道,谁让他赚钱了,他就欣赏谁,这样**裸的嗜好,孙颖晨简直想要给他点个赞。

    陆恒也笑着将酒杯里面的酒一饮而尽,笑着说道:“这都是我应该做的,毕竟我也需要周总的赏识。”陆恒的话也是滴水不漏的,既把对于周垚的栽培说了,也将自己的才能提高了一些,双向认可双向表达,这才是艺术。

    前后李瑾进来送过两次果盘,兴许是孙颖晨看他的眼神和别人不太一样,陆恒小声的问了孙颖晨:“你这么关注他干什么?”

    孙颖晨一听陆恒这话,就立刻明白了,兴许陆恒不知道周淼已经移情别恋李瑾了吧,但是想着李瑾无故劈腿,想着周淼也许就在监狱里面不会出来了,所以新的恋情立刻浮出水面了。

    “哎呀,没什么,你怎么这么八卦。”孙颖晨显然是不愿意和陆恒多说什么。

    “可是你看人家李瑾的眼神的确不一样啊。”陆恒兴许是喝多了,或许是对于自己突然风生水起了也有些小骄傲,他的话仿佛比以往要多。

    孙颖晨还没打算回复他的时候,周垚咦了一声,然后有些高兴的戳着手,说:“李瑾?难道是我妹婿?”

    孙颖晨只觉得整个头都乱哄哄的,她直接起身去了洗手间,陆恒平时都关注着孙颖晨,看她出去了,自然也跟着出去了。

    洗手间是分男女的,可是陆恒却将孙颖晨拦在了女厕的门口,这里和男厕特别的近,就隔着一个拐角。

    孙颖晨看陆恒拦住了她的去路,有些不高兴,问他:“你这是什么意思啊,就算是现在红了,咱们这矫情你倒不至于让我憋死吧,行行好,放我过去。”

    “说吧,你有话想要说。”陆恒十分自信,他死死的盯着满脸心事的孙颖晨。

    终于,孙颖晨还是气不过,摇头说:“没事,我没话和你说,要是实在是有,就是祝福你危机解除。”

    “事情关于李瑾吧,从他进来的时候,你就对他就没个好脸,我倒是好奇了,人家周淼的店经理哪里得罪你了?你犯得着和人家较劲吗?”其实陆恒也不是什么会说酸话的人,只是孙颖晨对别的男人的态度太让他添堵了,尤其是这种横插一脚的男人,更让陆恒生气。自己这么大的帅哥放在这里,再不济也有周垚高高在上的坐在那里,怎么就一个白面小生夺走了所有人的光彩。

    “怎么的?你就想知道对吗,好呀,那你别后悔,今天我就和你一个人说了,周淼喜欢李瑾,他俩是男女朋友,周淼被关进去的时候李瑾一次都没有去看过她,也对,可能以为周淼就活该被关一辈子吧,所以李瑾移情别恋了,这戏码听着是不是太过瘾了,我是周淼的姐妹儿,但是我却只能像是傻子一样对这件事情闭口不言,就害怕伤害到周淼一分一毫,你说我多憋屈,要是你是我,你要怎么办?”

    孙颖晨和崩豆一样话匣子一开,就别指望她能把嘴闭起来。

    陆恒想过孙颖晨对李瑾可能存在什么情绪化的事情的,但是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过,事情还能过山车到这个地步。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