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225 咱们聚一聚吧
    司机一路上十分安静,甚至多余一句废话都没有,也许这就是富贵人用的专业司机,一整个路途中,司机只说了几句话:“欢迎您,请系好安全带,看看是否遗落物品,再见!”

    孙颖晨算是知道了,这司机是把言简意赅用的淋漓尽致,也知道了,这就是江湖上盛传的贵人语话迟,今天她算是见到了。

    孙颖晨回家换好了衣服,她才知道,自己的人生早就已经和热闹背道而驰了,取而代之的却只剩下两点一线了,今天是元旦,孙母还说让孙父掂两道菜,大家在一起吃一顿饭,孙颖晨说晚上要去陪周淼,也算是庆祝她洗清罪名出来重新做人了,孙母起先还想说什么,后来想了想,说:“那就去吧,玩的开心点,别太晚回来。”

    孙颖晨了解母亲的欲言又止,她只是希望孙颖晨可以好好的上班,给与她太多狂野和刺激的东西还是要离着越来越远才好,可是孙母对周淼也是十分了解的,所以这才是她欲言又止的原因。

    其实孙母对于周淼的了解只是源于她是孙颖晨的同学和闺蜜,这个女孩子特别的有个性又特别的任性,但是她也真是好女孩,只是从小缺失的母爱部分让人格外心疼,虽然周淼的人生,除了缺少一个随时随地可以让她无所顾忌的女人叫妈之外,她简直什么都不缺了,但是孙母却了解周淼每次看见她之后,那种眼睛里面流露出来的羡慕,所以孙母很心疼周淼,对她也格外的好,这几年周淼几乎就是她半个女儿,所以对于周淼洗清了嫌疑,又知道了她从来没有见过面的母亲回来了,还是很高兴的。

    孙颖晨几乎把衣柜里面的衣服都拿出来了,可是她却发现,衣柜里面似乎从来不缺少衣服,但是能够入她的眼的衣服却没有。

    最终,在衣柜里面她看见了一条红色的围巾,上面白色的花纹,那是白思渊送给她的,一直隐藏在衣柜里面最深的角落,她从来都不主动去找这条围巾,可是现在突然无征兆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她的眼睛还是刺痛的。

    终于她跌坐在床上,怔怔的看着围巾发呆。

    这段时间她几乎将时间塞的满满的,没有任何时间,她就可以不去想白思渊的事情了,只要没有任何一条新闻报道找到了白思渊的尸体,她就自私的认为,他还在的。

    白思渊依旧没有回来,这样的不安分的想法还是会跳出来,陶心雨的消息依旧是各路媒体争相报道的信息,什么整日以泪洗面的消息总是会霸者热门上久久不下来,好像关于白思渊的新闻早就已经被痴情的陶心雨取而代之了,可是人们似乎早就忘记了,白思渊的离世才是让陶心雨从此世界黑暗的根源。

    孙颖晨一直以一个尴尬的身份存在着,她爱白思渊,可是却没有一个有利的身份去怀念他,只能一个人默默的躲起来,自己告诉自己心脏的位置:“孙颖晨,没关系,白思渊还在这里。”

    一直自欺欺人的想法总是会以各种形式告诉孙颖晨,这样就很好了,真的很好了。

    可是头发剪了,还可以再长,今天没了,还有明天,树叶落了,还有新的,零食吃了,还可以再买,要是没有了你,你要我怎么办啊?!

    ‘燃’酒吧依旧是生意火爆,其实很多人年轻人,他们只是希望生活尽可能的简单并且快乐,开店的人背后又如何的心酸历程他们根本不关心,只是花着钱买着快乐,大家相安无事银货两讫。

    孙颖晨准时的出现在酒吧的门口,这个时间,早就是酒吧最热闹的十分了,一般酒吧都分三波,第一波只是游客或者学生之类的,第二波是附近商业街的白领和经营在这里面谈工作聊合作,第三波就是最喜欢泡夜店的一群人,他们可以在这里面端着昂贵的酒水,和你谈天说地,口沫横飞的说着人生理想,和你谈报复将心得,恨不得高声的告诉这个世界,他们活的多么不像自己,说人才济济的社会让他们觉得拥挤。

    当然了这些人才是酒吧最受欢迎的顾客,因为他们要求很简单,只是花钱买快乐,花钱买热闹,只要酒精上头了,这一瞬间就是他们人生的开始,也是当下的重生,多新鲜呐,谁都看不出来他们白天经历了什么,还能在晚上披上虚伪的面具,高兴的歇斯底里。

    “你来了。”李瑾出现在发呆的孙颖晨前面,他的出现几乎吓了孙颖晨一跳。

    “今天周淼打算在这类庆祝。”孙颖晨和李瑾的谈话还是很客气的,只是她看着李瑾的眼神,早已经不一样了。

    也许李瑾不懂她这是为什么,可是孙颖晨在来的路上亲眼看见李瑾和一个熟悉的身影在街头相拥,那样的场景出现在无数的电影屏幕上面,也出现在众多的街头上,可是孙颖晨却看的格外刺眼,因为那个被他抱着的女孩子却不是周淼。

    孙颖晨就像是傻子一样足足的看了好长时间,两个人就像是吸铁石一样久久不分开,难舍难分的样子看得出来,俩人正在热恋期,可是周淼算什么,这是孙颖晨理智之下的脑子蹦出来的疑问。

    是啊,周淼算什么,李瑾在和一个女孩街头相拥,无疑不是分分钟在上演一出移情别恋的戏码。

    越来越发现现代人的感情都太着急了,看一眼照片,听一段语音,说两句晚安,就喜欢上了,不过讨厌得也很快,喜欢了两三年,最后因为一个眼神,一句话,也许不到一秒钟就决定放手了,多情又冷酷也挺好的,速战速决总是好过暧昧不清,可就只怕杀伐决断的遇到藕断丝连的,情意绵绵遇见见异思迁的,这世界上,赢多半还是薄情之人。

    这样的一幕也解释了,为什么周淼在里面的时候,李瑾没有任何一次去看过她,甚至周淼出来了之后,还是可以拿出电话给他电话说要一个包房,最佳演技奖应该颁发给李瑾呀,多优秀的一人呀。

    孙颖晨这样明知故问的人都可以亲力亲为的给李瑾鼓掌,然后说一句:“李瑾,你丫的真棒!”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