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224 喜出望外
    如同所有的穷小子爱上了永远都配不上的富家千金的故事,刚开始两个人都十分努力的融合对方,希望两个人可以打破这样不对等的关系,但是周炜发现,无论如何他都无法成为可以配得上刘灿的那个良人。

    因为一个人的行为,直接导致婚姻的不幸福,所以两个人之间很快就有了裂痕,是刘灿提出的离婚,周炜连想都没有想就直接同意了,甚至连离婚协议书都没有看,就签下自己的名字。

    离婚后的刘灿才发现自己怀孕了,十月怀胎生下了周垚和周淼,一男一女的龙凤胎原本应该是众星捧月一样的存在,可是刚刚生下来的时候,就要面临分离,周炜找上门,说要孩子,原本刘灿的爸妈希望把两个孩子都给周炜,但是出于母爱,刘灿怎么能做到让孩子离开自己,所以他们用了很愚蠢的方式将两个孩子进行了分离,谁知道这样的分离会不会是一辈子呢。

    两个同样字条分别被周炜和刘灿拿走,然后周垚跟着刘灿,周淼跟着周炜……

    周淼说不知道父母是什么样的感情,当时生下自己为什么要强迫两个孩子分开,周淼虽然不懂,但是多年后和自己的亲生母亲见面,二十几年没有相见,但是依旧无法阻挡亲情的存在。

    虽然周垚一直嚷着周淼这个外来的孩子,可是周垚对周淼也是真的好,在任何人束手无策的前提下,周垚还是通过了最快的渠道将周淼救了出来,这种不用言语就将亲情表现到极致的做法,估计也只有周垚能做出来了。

    周淼现在的状态完全不用孙颖晨担心,毕竟现在她也算是有后盾了,再也不是一喝多就拉着孙颖晨的手左右摇摆着说“孙颖晨,你知道吗,我多羡慕你有妈。”

    那个时候的周淼但凡说出这样的话,孙颖晨总是觉得十分窝心,可是现在周淼张嘴闭嘴和她谈有妈妈的感觉,孙颖晨依旧觉得窝心。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这样的感觉,就是在一本正经的事情上,从来都不觉得不对,相反的是,非正经的话题上,听着却总是可以听出别的意味来,就比如周淼和孙颖晨说:“下个月我哥过生日,你说我送他点啥。”

    听听呀,这就是对于突然出现的亲情极度的炫耀,周炜活着的时候一只万宝龙的手表,周淼连想都没想就直接划卡买了,这回遇见周垚了,她反而麻爪了,在床上来回蹦跶了好几回,孙颖晨都担心这个昂贵的床垫会不会坍塌了,虽然她知道这是多余的,可是她还是很担心,毕竟周淼现在异常激动的状态也让她担心。

    孙颖晨想了想,拉了一个单子,给了周淼,本以为周淼会放过她的,可是周淼十分认真的看着单子,那神情就像是你高考审题一样的专注,她几乎是像是初学认字一样,对着书本牙牙学语。

    “怎么着,你这个样子,是不是对我写的东西有质疑。”孙颖晨开始很担心了。

    周淼放下单子,然后十分认真的说:“倒不是质疑,只是你这里写着让我亲手做一个蛋糕,我不是很懂,蛋糕都是外面买现成的,从牌子到口感,分分钟就可以在大众点评上刷一个好评第一的门店,我为什么要亲手做呢?”

    孙颖晨只是觉得瞠目结舌,良久她才找到突破口,如同知心姐姐大姐姐一样的和周淼解释,什么叫所谓的后来亲情:“周淼,你看啊,我爸过生日我妈总是会掂两道菜,其实口味不比饭店的多好吃,甚至是难吃,但是我爸总是会打开一瓶红酒,两个人美滋滋的碰杯,说一句你辛苦了亲爱滴。”孙颖晨自己说完了,也觉得这俩老夫老妻的了,还玩这么肉麻的也是实属过分,但是对于能让周淼开窍,她也是无所不用其极了。

    周淼在一旁听的格外认真,就像是中考老师在讲台上押题一样的专注,就怕自己画错了终点,考试失分。

    “其实我妈给我爸做了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她亲手下厨做的,这样的一份饭菜是否可口暂且不论,主要是一份心意。”孙颖晨说到这里也觉得自己说的简直太好了,真想给自己办法一个忽悠人大奖,来慰问一下自己那文思泉涌的才华横溢。

    “这个想法我接受,你再帮我想想,还应该送点什么。”周淼一副暴发户的样子,孙颖晨简直一个白眼翻到天际:“一个礼物主要的是心意,心意懂不懂呀。”

    后来周淼接了一个电话,然后手舞足蹈的兴奋异常,挂了电话之后周淼直接如同宣布圣旨一样昭告天下:“陆恒他成功了。”

    孙颖晨依旧云里雾里的,然后她似乎懂得了什么,翻开手机,所有的热门消息都是关于陆恒的,这个消息已经发出,晴天公关部已经开始宣布陆恒的新书将准时上新,这个消息如同重磅炸弹一样彻底炸开了原本应该一直陷入平静无波澜的生活。

    孙颖晨一直替陆恒高兴,毕竟在这样的低估依旧迎来了他的高峰期,不知道陆恒现在在做什么,孙颖晨甚至想要打个电话去慰问一下,可是她想了想,不管说什么都觉得矫情,所以只能默默的祝福他。

    周淼却认为这样高兴的事情一定要聚聚,毕竟她被放出来也应该好好和这个世界言归于好,所以周淼摸出电话给李瑾打电话,说不管如论如何都要预留一个包房出来,今天晚上要不醉不归。

    孙颖晨在一旁听着,周淼可以很旁若无人的和李瑾打电话,可是孙颖晨却对李瑾有了一种莫名的隔阂,毕竟在周淼最难的时候,李瑾没有想过一次想要去看看周淼,虽然在周淼离开的时候,他把燃酒吧照顾的很好,可是孙颖晨依旧无法原谅他。

    孙颖晨说要回去提前准备一下,毕竟晚上要聚会,她也不能灰头土脸的出现吧,要不然丢了周淼的脸,周淼想了想,最终还是同意了孙颖晨先回去,晚上确定好时间之后,才依依不舍的放孙颖晨离开。

    回去的路途中,车况十分顺利,毕竟是刘灿的司机送孙颖晨回去,刚开始她还是抗拒的,毕竟回家只是一个小事罢了,可是刘灿执意要如此,孙颖晨也不好再推辞了,只好说谢谢。

    司机一路上十分安静,甚至多余一句废话都没有,也许这就是富贵人用的专业司机,一整个路途中,司机只说了几句话:“欢迎您,请系好安全带,看看是否遗落物品,再见!”

    孙颖晨算是知道了,这司机是把言简意赅用的淋漓尽致,也知道了,这就是江湖上盛传的贵人语话迟,今天她算是见到了。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