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222 奇葩的家庭
    娱乐圈好像这样翻转的事情太过正常,成败就在一夕之间,陆恒重新赢得了粉丝的尊重,而他的身价也因为这一次的事件叠叠高升,很多商家想要重新和陆恒合作,酬劳更是天价,可是陆恒却只是一切的合作渠道交给了罗森去打理,交给他之前,只是说了一句话:“酬劳不需要那么高,维持之前的价格即可。”

    罗森原本还不懂,可是还是照着陆恒的交代去做了,但是很快罗森就懂了,因为这么一做,很多商家更是无地自容,当时是他们自己不相信陆恒,还在雪中泼了一盆冷水,可是如今陆恒重新回归,对以前的事情都既往不咎不计前嫌,更加让他们无地自容。

    陆恒的成功好像都是在大家意料之中,没有任何一个人面部表情上显露出来十分诧异,当然了,孙颖晨在第二天之后知道的时候也已经算是晚间新闻了。

    那还是孙颖晨睡眼惺忪的起来喝水,走到客厅的时候,刚巧孙父孙母坐在沙发上边嗑瓜子边拿着遥控器看新闻,可是不管她按那一个台都是一个内容,无一例外都是陆恒重新火起来的新闻。

    孙母十分烦躁:“这电视是不是坏了,怎么全是陆恒的新闻。”

    “快点换台吧,咱们家小晨被他害的还不够惨吗?”孙父声音带着一丝叹息。

    孙颖晨就安静的站在他们身后,只感觉一种窝心的感觉,虽然她没有和爸妈说关于陆恒的事情,但是她知道,爸妈都不想知道,只是希望她今后的生活可以简单点。

    孙颖晨回到房间的时候,感觉困意已经完全没有了,她摸着手机,开机,很快手机屏幕一亮,1月1日元旦,新的一天,她难得睡到自然醒,她还想继续摊在床上醉生梦死的时候,想着周淼这个时候在干什么,于是就直接把电话拨打了过去。

    电话那边一阵嘟嘟的一阵忙音,孙颖晨打算挂断电话的时候,那边声音传来,周淼兴许也是睡眼惺忪的状态吧,她喂了一声之后,说了一句:“尚悦湾公寓11号楼,过来吃午饭。”说着,就直接挂断了电话,紧接着就听见电话里头嘟嘟嘟的忙音,孙颖晨无非只是想要慰问一下周淼现在怎么样了,可是她像是睥睨天下的王者,直接告诉你一个地址就告诉你,可以跪安了。

    周淼就是周淼啊,不管是什么时候她还是骨子里面透露着说了算的劲头,孙颖晨扯动一下嘴角,然后想也不想直接滚到衣柜边上开始伤神要穿什么衣服。

    尚悦湾公寓这里非富即贵,位于陆家嘴的高商业地段,价位贵的那叫玩的一个心跳,在孙颖晨的记忆力周淼家里的房产应该没有尚悦湾的,可是她还是准时出现,并且在门口的保安一百万个询问的眼神之后,还是放孙颖晨进去了。

    11号楼,她像是来过一样,立刻就找到了,就在孙颖晨考虑要不要按门铃的时候,门开了,开门的是周垚一张因为熬夜盯着巨大黑眼圈的无神双眼,还有他应该没有做发型而导致的蓬松如稻草一样的发丝,哦对了,就算是稻草也是昂贵的稻草,毕竟在这样的地段,他应该也是身价不菲了吧。

    “周……周总,早。”孙颖晨看着他却忘记别过脸去,只是觉得脸颊热热的,跟熟了似的。

    说到这里应该解释一下,因为周淼没有穿衣服,当然了,你也别想太多了,毕竟他只是穿着一条睡裤,**着身上虽然没有八块腹肌,但是好歹他皮肤也是说得过去的,孙颖晨都怕自己忍不住问他用了什么牌子的沐浴露,如果周垚愿意的话,她还想问他事后用什么身体乳,可是这一切都在她歪歪的意淫之中结束了,因为周垚看了孙颖晨一眼说:“你那是什么眼神?!是不是没有见过比你胸还小的人。”

    孙颖晨简直要暴走,和男人比胸,他无不无耻啊。

    可是很快就让孙颖晨更加震惊的一幕,因为此刻周淼穿着睡衣从卧室里面出来,脸上敷着面膜,对着孙颖晨扯动一下嘴角:“来了,进来坐。”

    昨天孙颖晨依稀记得周垚十分神情的和周淼说,哦不对,应该是十分正经的和周淼说:“我是你哥哥。”

    那些话还犹言在耳,可是下一幕,两个人就穿着同款睡衣,然后同样的睡眼惺忪的出现在同一个房间里面,如果太多的巧合都出现了,那么孙颖晨就算脑子是个黑洞她也无法想象,到底是怎么样的兄妹情谊可以上演这么劲爆的一幕,但是更快的却让这一切的不和谐场景都和谐了,因为一个十分高雅的女人从厨房出来,手里面端着刚烤好的面包,当然了,她身上穿着同样的一样款式的睡衣,脸上带着周淼招牌性的微笑,可是比周淼脸上多了一些女性柔软的气息和妩媚。

    如果说孙颖晨眼前看见的这个高雅的女人和周淼没有关系的话,那么打死她都不相信,毕竟周淼喊那个女人:“妈,都和你说了,我不想吃面包,你怎么还烤呢,我喜欢吃简单点的,煮个粥煎个荷包蛋就行。”周淼性质的撒娇还没有结束,就听周垚喊了一嘴:“怎么就那么馋呢,你要是想吃,就自己动手去做,别使唤我妈。”

    周淼一听就不乐意了:“三土小朋友,你怎么说话呢,我和我妈昨天才相认,今天我撒个骄怎么就不行了,你厉害,你厉害这么多年都比不上我在妈心中的地位。”

    周垚还想还嘴的时候,就听见漂亮的阿姨,两个人口中一直争夺的那个高雅的周垚和周淼的妈妈说话了:“周垚,你怎么和妹妹说话呢,请注意你的言辞,还有你的语气,你这是在说我的小棉袄吗?!你就不怕日后有小鞋穿。”

    听听,这简直就是**裸的偏心。

    孙颖晨站在门口听的云里雾里的,可是下一秒就被周淼拉着进屋,然后很正式的介绍着:“妈,这个就是我和你介绍的孙颖晨,我闺蜜。”然后转头给孙颖晨介绍:“这位就是我那个二十三年前就失散的妈,昨天才抱头痛哭的刘灿,刘女士。”

    孙颖晨自然和所有见过家长的孩子一样,十分拘谨然后叫了一声:“妈。”然后突然想到什么似的,急忙改口:“哦不不不,阿姨。”

    刘灿想着能和周淼做朋友的人一定不简单,刚看见孙颖晨的时候她就知道,这孩子错不了,和昨天深夜畅谈之中的那个女孩子的印象好像一层层的在重合,说心里话,她很喜欢这个一直坚信不疑相信自己女儿的孙颖晨,也真心高兴自己的女儿可以拥有这样的朋友。

    (笔趣库 www.biquku.com)